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16章 惹祸
    老邱眼睁睁地看着腐蚀性液体从眯眯眼的额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吓呆了。

    几秒钟之后,一名随行的年轻男孩反应了过来,“快用水冲洗!不然会毁容的!”

    一伙人冲进了老邱家狭小的浴室,随行的一个女生拨打了120的电话,一阵忙乱之后,眯眯眼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眼睛疼痛难忍,据说草酸流下来的时候,进到了眼睛里。

    120的车呼啸而去,老邱呆呆的站在狼藉不堪的家里,一时有些恍惚,“我不是故意的!”老邱喃喃自语道。

    没出两个小时,110的车来了,带走了老邱。

    “这个老邱啊,我就知道早晚他得惹事!”王金山气的直跺脚。

    “更为棘手的是,听说那个咪咪眼的小伙子伤的严重,已经转去北京了,还不知道眼睛能不能保住!”张春山有些忧心忡忡。

    “你说这事闹的!老张,你说老邱他到底图什么?他一直不承认是想讹人,一直不提要求,但我觉得他就是想多弄点好处!”

    “那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吗!咱这个小区30多年了,这老房子破旧不堪,又是预制板结构,有几个不想换成新房的?我估摸着,老邱不是想多讹点儿面积,就是想多讹点钱!”张春山一边走一边分析。

    “你这不也是废话吗?除了这两条还能干啥!”王金山对张春山的话也是不屑一顾。

    两人说着话来到了派出所,一进门就遇到熟人了,派出所的指导员侯大川是王金山战友的儿子,过年的时候还来给王金山拜过年呢。

    “哎呀!王叔来了!您这是……有啥事儿打个电话就行了,怎么还亲自跑过来?”侯大川赶紧让王金山和张春山坐在沙发上,又给两个老头倒了两杯水,“赶紧坐下凉快凉快吧,我们开了空调。”

    “我们小区的老邱听说被你们带走了,现在什么情况?”王金山顾不得喝水赶紧问道。

    “哦,王叔您是来问这个事的?您跟他关系很好啊?”侯大川有些意外。

    “关系好不好的,不都是邻居嘛!再说了,他家只有一个病殃殃的老太婆,听说连吓带气已经住院了,儿子忙着带老娘看病,估摸着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时间过问这个事情,我们两个老家伙就想来问问他这个事严不严重?”

    “哦,要是关系一般的话,王叔,我劝你还是不要管这个闲事了,这里面很复杂呀!”侯大川沉思了一会儿,决定还是要把利害关系告诉王金山。

    “怎么?我跟你说,小侯啊,这个老邱虽然可恶,可是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开发商的人上门的时候,听说他正在刷厕所,所以手里拿着草酸的瓶子,不知怎么的就撒到那个业务员的头上了,这顶多是个意外,赔钱可以,可别给他整坐牢了呀!”王金山不死心,想为老邱争取一下。

    “对呀对呀!侯同志,我们现在能不能见见他呀?他年纪一把出了这个事情肯定也吓得够呛吧?”张春山也赶紧说道。

    “王叔,您两位的心情我能够理解,刚才他的二儿子已经过来了,我们把情况也给他说明了一下,人现在关起来了,谁也不能见!”

    侯大川笑了笑,心想这个老头人缘还真不错,还有跑来帮他说话的。

    “王叔,现在这个事情还没法定论,也不能光听一面之词,受害者现在去北京治眼睛了,怎么也要等他回来才能做笔录,再一个还要看人家要不要坚持告他,现在说他有意或是无意,都为时过早!”

    “哦,那要等多久啊?难不成老邱这段时间都要待在拘留所里?”

    “那是肯定的,他现在已经给别人造成了严重伤害,要是真的眼睛瞎了,就算是无意的,他也得做牢,并且还要天价赔偿!”

    “啊?他那个家哪有钱赔呀!”张春山惊呼了一声。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那个受伤的小伙子是开发商的儿子!”侯大川凑近了王金山他们,小声的说道。

    “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王金山一拍大腿,“这不正好撞在枪口上了吗!我就说这个老邱啊,贪心不足蛇吞象,现在好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把新房抵押出去,也不够赔钱的,说不定还得坐牢!”

    王金山和侯大川道了别,忧心忡忡的和张春山往回走,一路上一言不发,张春山知道,王金山在为老邱惆怅,可是眼下这种情况谁也帮不上忙,只能等待消息了。

    刚进小区,就听着一片喧哗,老邱家楼下围了一群人,两人赶紧走了过去,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

    “这个败家娘们,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要不是你贪心不足,80多平还不行,非让我爸去讹到100平,我爸怎么会被抓,说不定要坐牢,马上就要倾家荡产了,你连一平方也得不到!现在你满意了吧,满意了吧!”

    邱老二一手拎着老婆的领子,拳头挥了过去。

    “邱老二,你这个混蛋!我真是瞎了眼才找了你,我知道你爸这么没轻没重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关我什么事!”邱老二的媳妇挨着打还是不停叫嚣着。

    “不关你事?当然不关你的事,又不是你爹!我妈也气病了!你这个黑心的娘们!”邱老二气急了,上去又是几拳。

    “住手!还嫌不够丢人吗?”王金山大喝一声,本来平时嗓门就大,这一嗓子,让围观的人感觉到地面都颤了三颤。

    “我说你爸这是弄什么幺蛾子?原来是你们两口子在背后捣鼓的!现在又打又闹有什么意义?不得全家人团结在一起,想办法把你爸爸早点弄出来嘛?”

    “怎么弄?说的简单!人伤成那样,听说又是开发商的儿子,人家没把我们全家灭了就不错了!我现在就盼着老天爷让那孩子早点好起来,别留下什么残疾,我们宁愿这房子不要了,赔他们的医疗费!只要他人没事,什么都好说!就怕……唉!”邱老二放开了拳头,蹲在地上唉声叹气。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劝你们也不要闹了,好好吸取教训,做人不要太贪心,先把你妈妈照顾好,都是邻居,咱们一起等消息!”王金山走过去拍了拍邱老二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