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28章 晨练
    王金山领着顾一鸣,来到梨花广场锻炼,老年健身队的伙伴们一看王金山来了,赶紧围过来,一时间七嘴八舌。

    “哎呀!王倔头!好几天没来了,干嘛去了?”说话的是老牛。

    “就是啊,老王哥,自从你做了个小手术,人也变娇气了,都过了三个月了,也没见你来过几天,这是在家颐养天年的节奏啊!”

    眼前的老太太叫程桂花,一把年纪了说话还是娇滴滴的,王金山听了就有点倒牙。

    “前几天去济南战友聚会了,所以没来,昨天才回来,这不一大早就来了嘛!哈哈!”王金山见自己仍然人气高涨,心里受用的很,哈哈大笑起来。

    “得了吧,都几点了,还一大早!”物价局退休的老周像是专门和王金山作对一般,故意唱反调。

    “嗨!我四点半就起来了,无奈外孙昨晚就说好了,今天要和我一起来锻炼,他不醒我也不能硬喊呀!”王金山倒不以为然。

    “哎呀,小帅哥,你也喜欢晨练啊,是不是受了你姥爷的影响啊!”还是孙玉梅会说话,听了让人心情愉快。

    “奶奶好!姥爷说晨练对身体有好处,我长大也想参加奥运会!”顾一鸣稚气未脱的样子实在惹人怜爱。

    “哟!这孩子,从小就有大志向啊!”

    “哈哈哈!那是,我外孙,那是一般人的外孙吗!”王金山哈哈大笑,老周偷偷撇了撇嘴。

    王金山和大伙一起打起了太极拳,顾一鸣闲的无聊,在旁边跟着学。

    太极拳动作看似简单,其实不然,王金山看着旁边一板一眼跟着比划的顾一鸣,虽说动作生疏,但贵在认真,这孩子怎么看怎么让人喜欢!王金山不仅心花怒放起来。

    想当年王金山刚退休的时候,还真是不适应,在单位里忙东忙西,一下子有了空闲,王金山心里还空落落的。

    在家里闲了几天,王金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找点事情做,于是每天早上起来,王金山在周围四处走走,顺便活动活动。

    一来二去的,就在梨花广场看到了别人在打太极拳,王金山觉得这项运动比较适合老年人,动作舒缓,而且很符合他的审美眼光,于是王金山在广场跟着别人学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不懂套路和规划,看似简单和舒缓的太极拳,让王金山反而手忙脚乱起来,练了一两个月,也没有什么长进。

    王金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找人请教,按他的脾气性格,向人低头请教的事还真不容易做,但为了学好太极拳,王金山收敛了自己狂傲不羁的个性,虚心向几个练得好的老头学习,在他们的指点下,还真的有了很大进步。

    但王金山的个性就是这样,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最好的,对于自己的进步他并不满意,他还想做得更好,于是,王金山又来到新华书店,买了一些关于太极拳的书籍和卡碟,回家研究起来。

    顾一鸣小时候看动画片的dvd,随着电脑的普及已经慢慢闲置下来,王金山正好利用上了,每天把卡碟往dvd里一塞,连上电视机,等顾一鸣上幼儿园了,王振华和王鹤立也去上班了,王金山便在电视机前一招一式的跟着练习起来。

    如此练了一年多,王金山终于掌握了太极拳的理念和精髓,八个主要特点和八种主要劲别,八门五步等要领也掌握的很是地道了。

    在这期间,王金山还学会了太极剑、太极刀、太极棍和太极扇等,又练了几个月,王金山发现,老年人精力有限,不能学的太多,要少而精,拳剑是基础,基础打好了,其他的都没有问题。

    如果把太极拳和太极剑练好了,刀、棍、扇就不在话下了,因此,王金山总结了自己的经验,熟练掌握了各种太极拳和太极剑的套路和规则,不管在哪里练习,和谁一起练,在什么位置练都是一样的。

    在练习时,最好还要懂得一定的乐理知识,因为在锻炼时,大多都要播放音乐,大家伴着古朴悠扬的乐曲如翩翩起舞一般拉伸腾挪,如果没有一定的乐理知识,往往不是快就是慢,很不和谐。

    这一点对王金山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从年轻时起他对音乐的音准就非常敏感,常常带领大家练习大合唱,这样的经历让他在练习太极拳的过程中如虎添翼。

    然而人心是复杂的,太极拳不管是打的好的和打的一般的,都没有完美无缺的,包括那些打了几十年的老师都有不足之处。

    王金山在和大家一起锻炼的过程中,右总结出一条道理,那就是千万不要轻易“指导”别人,除非是别人来请教,如果主动指导,可能别人并不爱听,都觉得自己已经打得很好了,你凭什么挑我的毛病?你那两下子还不如我呢!

    就像那年王金山热情的给刚退休的老周指点动作,结果老周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我爱打成啥样就打成啥样,关你什么事儿!”弄得王金山当场下不来台。

    从那以后,王金山接受了教训,大家都是退休的老年人,聚在一起玩不容易,活动总比不活动强,就不要在动作准不准确,步调统不统一上纠结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又不需要考试和升级,随心就好。

    一套拳打下来,王金山面不改色心不跳,气息平稳,浑身舒畅,再看在一边学习的外孙顾一鸣,早已热得小脸通红,鼻尖儿微微冒汗了。

    “姥爷!太极拳太难了!比我们在学校做的广播体操难多了!”

    “哈哈哈!”王金山忍不住笑了,童言无忌,前一阵广场新来了一个退休的老头,老周还跟人家吹嘘,太极拳是最容易的运动之一了,他退休学了几天就如行云流水般自如了,这让王金山在背地里没少摇头。

    “今天咱们出来的晚,打完拳就不练了,太阳都升的老高了,一会把我外孙子的小嫩脸蛋儿晒黑了!”王金山笑嘻嘻的捏了捏顾一鸣的脸蛋,潇洒地将剑袋往后背一甩,“走!姥爷带你喝糁吃油条去!”

    “好啊!我要放鸡蛋的那种!”顾一鸣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冲孙玉梅挥了挥手,“奶奶再见!”

    “再见再见!路上小心点!”孙玉梅笑着挥了挥手,看着祖孙二人的背影,眼睛里露出羡慕的神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