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30章 检举
    王金山气哼哼的回了家,李慧正包饺子呢,一看王金山的脸色,不用说,这是在外面又跟谁吵架了!

    “王倔头!这又是跟谁呀?”李慧正在用废旧的毛线织坐垫,这是昨天刚跟以前的邻居马阿姨学的,李慧一下子就学会了,此刻她正盯着自己手上的活,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句。

    “我刚才去看房子了!”

    “又去看房子了?你不是上星期才去看过吗?王老头你还真是闲!”李慧依然没有抬头。

    “你说这张春山,平常看着脾气性格挺好的,人又三观很正,平时也很喜欢主持公道,结果今天我回来把在工地看到的事情讲给他听,他居然怼了我,和开发商站在一起,你说他这是什么立场!”

    王金山气的鼻子往外喷火,九月的天气,秋高气爽,王金山一路走得急,额头上还微微的冒了汗。

    “我说你这人也是,人家张老师向来公正公平,肯定你言语间有失偏颇,不然他是不会说你的!”

    “嘿!我说老李,你这立场也不对呀,你到底和谁站在一头的?”

    “我和掌握真理的人站在一头!”

    “我就是真理!”王金山眼珠子瞪得跟铃铛一样。

    “那是你自己认为的,没有经过实践检验!”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在跟我作对?”王金山一生气走进了卧室,把运动服一脱,躺在床上生起了闷气。

    李慧织完了一个坐垫,感觉有些累了,她从沙发上慢慢站起来,揉了揉腰,感觉家里很安静,这有些奇怪呀!

    愣了几秒,李慧才意识到,王金山之所以锻炼回来没有看电视,应该是生气了!

    “哎呦!这是谁家的老小孩,嘴撅得能栓头驴了!”李慧笑嘻嘻地来到卧室,王金山正面朝墙装睡,一听李慧进来了,赶紧假装闭上了眼睛。

    “别装了!不就是生气了吗!还常说自己心胸宽阔呢,怎么变得狭窄了?要放支架吗?”李慧哈哈大笑。

    “去你的,你要咒我吗?”王金山就坡下驴把脸转了过来。

    “现在你好好说说你在工地看到什么了?”李慧知道王金山的脾气,这个事情如果不在根源上解决,他在心里绝对没完。

    “今天我去工地,他们不让进,我就偷偷的溜进去了,我到处敲敲新建的房子,发现不少地方都是空空的声音,我怀疑他们偷工减料,还和一个姓秦的关工程的副总吵吵了几句!”

    “上次不就说里面还在施工,进去危险,你怎么又偷偷溜进去了,在外面看看不行吗?”李慧一听就急了。

    “那些不重要!现在说的是偷工减料的问题!”

    “你看见人家偷工减料了?说话得有证据!”

    “你怎么跟张春山说的一样?我是没有证据,我凭的是直觉和经验!我质疑一下不行吗?你们这帮人就喜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喜欢和稀泥!”王金山噌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有事儿说事,这么激动干嘛!”李慧吓了一跳。

    “不行,我得去找赵宏伟反映一下!顺便跟胡明玉汇报一声,这可不是小事!”

    “嗳!你又去哪?”

    “去学校门卫打电话!”

    “没事别惹事!你小心点……”李慧话没说完,王金山就不见了!

    王金山撅撅的来到学校门卫,抓起电话就打,“老王,又跟上面反映情况啊?”老马挤眉弄眼道。

    “别乱打听!”王金山瞪了他一眼,“喂!胡组长嘛?想跟您反映一下情况!”

    “老王同志,您反映的这个情况非常及时,我这就派人去赵宏伟那里询问一下,您先别着急,也别到处散布这种消息,等我这边有了准信再告诉你!”

    王金山下电话感觉心里十分畅快,“什么狗屁秦总!拿偷工减料的房子来糊弄我们,我王金山第一个不答应!”

    “谁是秦总?”老马凑过来问道。

    “什么都有你的事!”王金山背着手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老马莫名其妙的挠了挠头,不明所以然。

    过了半个月,王金山叫上张春山去工地看房子,在门口又遇到了上次的那个小工头。

    “哎呀!大爷您怎么又来了?这次您可千万不能进来了!”

    “这次啊,你让我进,我也不进来!”王金山笑嘻嘻的答道。

    “怎么?你们那个秦总怎么没出来呀?”

    “呃…秦总啊,他很忙,顾不上管你老人家的事!”

    “忙着在公检法里坦白从宽的吧!哈哈哈!”王金山看着小工头窘迫的样子,哈哈大笑。

    “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小工头有点摸不清头绪。

    “好了,没有什么事儿,他就是喜欢胡说八道!”张春山赶紧解了围。

    “你怎么不让我说出来呀!”回去的路上,王金山不禁埋怨道。

    “这种事情还是少说的好,万一他以后出来对你打击报复怎么办?”张春山行事一贯谨慎,连忙劝导王金山。

    “我是害怕打击报复的人吗?切!”王金山不屑一顾。

    “你是不怕,可是你还有老伴和外孙呢!”

    “量他也不敢!”

    “王倔头你还真行,这小子在材料上没做什么手脚,可是那个赵总也是厉害,居然在进货价格上发现了问题,这个秦总算是完了!居然想坑老板的钱,这不是以卵击石吗!”张春山还是很佩服王金山的。

    “那是,我一看这小子就不地道,跟胡组长反映后,他又和赵总互通了消息,没想到查的还挺快,虽说不是空心砖的问题,但是价格上这小子做了手脚,要不是我提醒了赵总,这小子还不知道要多坑多少钱!”

    “王倔头,你真是让我佩服,我可没有你这种勇气!”

    “这算什么,你看我那楼层,人家都选6层,9层还有19楼层,你再看看我,4楼!”王金山自嘲般的哈哈大笑。

    “你休想让我夸你,你那是特立独行吗?你明明是没有抽到好签号!最后选楼层肯定没有什么好的了!”张春山忍不住想掀的王倔头的老底。

    “嗳!你这人怎么这样?哪壶不开提哪壶!”王金山哈哈一笑快步跟上走在前面的张春山,两个老头一起朝回家的路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