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33章 初次结识
    人群中总有那么一部分人,看似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但自成体系,如果有幸遇到和自己相似的人,大多会视为知己,或者成为莫逆之交。

    王金山在租住的小区也遇见了这样的一个人,此人名叫吴明斋,这个老头今年69岁,比王金山大几岁,王金山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小区里教育一群孩子。

    “小兔崽子们!小小年纪就不学好,长大就是蹲监牢的料!”吴明斋拄着一根拐杖,看起来腿脚有些不灵便,说到激动处,不停地用拐杖怼着地面。

    “怎么回事?”王金山向来喜欢凑热闹,赶紧上前一看究竟。

    “就这几个小崽子,想打人家电动车的主意,我就坐在这里看着,我看谁敢偷!”吴明斋用拐杖重重地捶着地面。

    “老爷子!说话得讲证据,谁想偷电动车了?我们就是看看这个电动车是什么牌子,挺好看的,准备也买一个!就摸了两下,不行啊?”

    一个长头发染着黄毛的小子嬉皮笑脸的说道,另外两个剃着鸡冠子发型的流里流气的混蛋小子也跟着起哄。

    “当然不行了!你们拿个小铁丝在那里捅来捅去,你当我不知道是干啥的?”吴明斋嘲讽的一笑。

    “老爷子,这电动车是你家的?”鸡冠子头问道。

    “不是!咋啦?”

    “不是你管什么闲事?老不死的!”

    “哎,你这算说对了!我虽然老了,但是就是不死!看我这腿了吗?脑血栓后遗症!别人都瘫在床上了,可是我又重新站起来了!我既然活得好好的就得管管你们这些小混混!”吴明斋用拐杖在地上一撑,站了起来。

    “嘿!你个老东西!看把你能的!”长头发从腰里蹭的拔出一把折叠刀,在老吴面前耍来耍去。

    “你们干什么!把刀收起来!”王金山看不下去了,大喝一声。

    这几个坏小子被王金山的大嗓门吓了一跳,鸡冠头一看又来了一个老头,“嘁!又一个老头!都活腻了是不是!”

    “小兔崽子!看把你们烧的!”王金山掏出手机便报了警,这几个坏小子一看不好,撒腿就跑,吴明斋挡在他们前面不让他们走,长头发使劲一推,吴明斋一下子跌倒在地,头磕在了马路牙子上,顿时鲜血直流。

    “哎呀!老哥!你怎么样?”王金山又拨打了急救电话,没几分钟,120救护车便来到了小区,拉走了吴明斋,王金山见他身边没有别的人,便也爬上救护车一起去了医院。

    吴明斋头顶缝了七八针,脸色煞白,躺在急救床上,王金山问了他家里人的手机,赶紧帮他联系,接电话的是他儿子,说是在广东出差呢,立马往回赶,听说他还有一个女儿,但嫁到外地去了,这下王金山傻眼了。

    “病人家属吗?”急救室的大夫过来询问。

    “不是……是!”

    “到底是不是?”

    “我是他邻居,他家里人都不在,你就当我是吧!”王金山向来干脆。

    “一定要注意观察病人的情况,现在来看只是皮外伤,已经缝合好了,我现在担心他有脑震荡的情况出现,如果有剧烈头晕恶心呕吐的情况赶紧告诉我,我们好帮他处理!”

    “好的医生!”王金山一本正经的回答。

    吴明斋昏昏沉沉的迷瞪了一会儿,再睁开眼睛已经是晚上了,他一时恍惚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使劲揉揉揉眼,吴明斋看清自己的床边坐了一个老头。

    “嗳!你醒了老哥!”王金山见他睁开眼看着自己,赶紧和他说话。

    “你是……我这是在哪里啊?”

    “哎呀,老哥,你刚才摔倒了,头都摔破了,这里是医院,我把你送到这里的!”

    “哎呀!太谢谢了!”吴明斋挣扎着爬起来,还没坐稳又一头倒在枕头上,“头晕!”

    吴明斋只觉得天旋地转,喉咙发紧,心怦怦直跳,一张嘴呕吐了起来。

    一阵折腾后,头上的绷带也渗出了血迹,王金山一看不好,赶紧去喊医生。

    医生已经换班了,新接班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医生,小腹微凸,好像是怀孕的样子。

    “医生!刚才急诊送来的那个老头,他头晕的厉害,刚才吐了!您赶紧给看看吧!对了,他头上的绷带渗血了!”王金山心里急得火烧火燎的。

    女医生抬眼看了看王金山,“叫什么名字?”

    “我……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您管他叫什么的,赶紧去看看呀!”

    “你不说他叫什么,我怎么看记录!我得看看白班医生写的病例吧,病历就在他床上放着,您过去看不就成了!”

    女医生不情愿地站起来,跟着王金山慢慢向急诊室的小病房走去。

    “哎呀!吐成这样,你怎么不给打扫一下?恶心死了!”女生捂着鼻子满脸不悦。

    “您放心,我肯定要打扫的!这不是先得救病号吗!再说了,我也没找着扫把和拖布!明天给他看着,我这就去扫!”

    女医生拿起病历看了两眼,“哦!没大事,就是有点脑震荡!多躺几天就好了!”

    “那是轻微脑震荡,还是严重的脑震荡?”王金山刨根问底的。

    “我怎么知道?再观察一下吧!”女医生说完抬脚要走。

    “医生你别走啊,他的纱布开始渗血了,会不会是刚才呕吐的时候用劲儿过猛,刀口撑开了?”王金山心里有点不高兴,这老头少说也得快70了,医生怎么这么不上心?

    “摔伤了肯定要有少许血液渗出,不要大惊小怪!”

    王金山看着女医生抬脚出了门,赶紧凑到吴明斋面前看了看,就见他眉头紧皱,面如金纸,头上的鲜血已经浸透了纱布,显然情况有些严重。

    “医生,你赶紧去看看,他头上的血出的很厉害!”

    “跟你说了不要紧,怎么这么烦人!”女医生不耐烦极了。

    “你混蛋!你还是不是医生!不会看给我滚蛋,别在这里占着地方耽误事!”王金山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那女人吓了一跳。

    “你什么意思?你会看病你自己看呀!”女医生不依不饶。

    “混蛋!你这种没有医德的医生根本不配当医生!我要去投诉你!”王金山怒吼道。

    “要去赶紧去!谁不去谁是孙子!”

    王金山掏出手机便打通了院长张仕明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