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34章 莫逆之交
    王金山看着张仕明领着外科值班医生给吴明斋重新处理好了撕裂的伤口,面对痛哭流涕的女医生,王金山当着张仕明的面,毫不留情的批评了她。

    “姑娘,虽然你现在是个孕妇,按说我不应该去投诉你,不过刚才你的态度让我很是气愤,如果你不能从根本上扭转你的职业态度和职业道德,这对你今后的职业生涯没有任何好处!”

    “大爷,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他不严重……”女医生抽抽搭搭的说道。

    “打住!你看你这句话说的就有一点轻描淡写了,我喊你过来的时候,他都头晕呕吐了,而且你也查看了他的包扎,血已经渗了出来,你明明就是推三阻四嘛,你现在身体不方便,不想多干活,这个我可以理解,但你现在这个态度,我感觉你一点儿都没有认识到错误!”

    王金山眼珠子一瞪,把脸转了过去,根本不想理她。

    “小韩,你这是认错的态度吗?”张仕明板起脸来严肃的说。

    “张院长,算了!小韩怀孕了,情绪不稳定,以后咱内部再批评她吧,当着患者的面……”护士长也走过来打圆场。

    “怀孕了更是应该慈悲为怀,对患者一点同情心没有,枉为医生!”王金山嘟囔道。

    “大爷!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仗着和院长认识想欺负我这个大肚子吗?”韩医生眼看自己不占理,开始胡搅蛮缠起来。

    “哎你这个姑娘!你以为这个伤者是谁?告诉你,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是在小区里为了制止小偷见义勇为才受伤的!我正好路过,才把他送到了医院!所以你问我他叫什么名字,我根本都不知道!”

    王金山气的胀红了脸,“你们有些年轻人,自己没有职业道德,犯了错误老想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去,就更别说指望你们见义勇为了,都像你这样的,这个社会就完了!”

    韩医生一时语塞,张仕明气的声都变了:“小韩,你先回去,从明天开始停职反省!不是怀孕了身体不舒服吗,顺便在家里好好调理一下!等待医院处理结果!”

    “院长……我……”韩医生还想说点什么,张仕明一转身走了。

    护士长拉着哭哭啼啼的韩医生也走了,王金山早已打扫干净了病房,坐在吴明斋的床前发呆,吴明斋稳定了一会儿,睁开了眼睛。

    “大兄弟,真是给你添麻烦了!”吴明斋声音有些虚弱。

    “老哥!别说那些客气话,就凭你见义勇为这一条,我王金山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正义凛然,跟你一比我都惭愧了!”

    “那帮小兔崽子!想在我面前偷电动车,门儿都没有!”吴明斋精神了一些。

    “老哥还没问你尊姓大名呢?”

    “我叫吴明斋!”

    “老哥,我叫王金山!”

    “哎呀!刚才我听到你和医生吵架,但我头晕的睁不开眼,你说的太好了,我要是头不晕,早就坐起来和你一起抨击她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没法说!从小在家里惯坏了,就得上社会上摔打摔打,摔几个跟头,就没那么狂妄了!”

    “王老弟,你说的在理,不过也别一竿子打死,好医生还是大多数的!”吴明斋拍了拍王金山的手。

    “这么一想,给我做手术的那个外科的刘宇凯刘医生,还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不过给我手术的时候,他说我二,我到现在还记着他!”

    “哈哈哈!”吴明斋哈哈大笑,护士长走过来不满的说,“能不能声音小一点,还有别的病号呢!刚才还脑震荡呢,现在好了?”

    “你是想让我脑震荡一辈子?”吴明斋不高兴了,“让我声音小一点可以,我这个人天生嗓门大,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可你不能说我装病啊,我这不是和这个老弟聊得投机吗!”

    “护士长,你是不是还为刚才那个医生打抱不平啊?病人不能病情缓解吗?有事说事,别带着私人情绪!”王金山也不高兴了。

    “现在的病人真是惹不起!”护士长一扭头出去了,俩老头捂着嘴偷偷的笑了。

    王金山打电话告诉了李慧一声,在医院陪了吴明斋一夜,第2天上午,吴明斋的儿子坐第一班飞机赶了回来,对王金山是千恩万谢。

    “别跟你王叔客气,我们俩聊了一夜别提多投机了!”吴明斋症状大有缓解,看见儿子回来更是喜上眉梢。

    “王老弟,我跟你说,不是我吹,我儿子太优秀了,当年他可是战斗英雄!在部队的时候,演习中出了事故,还冒着生命危险把吓傻的战友推开,自己也就地一滚,躲过了爆炸物,立了功呢!”

    “哎呀,果然虎父无犬子!这孩子身手了得!”王金山看着浓眉大眼,高大魁梧的吴祖全,啧啧称赞。

    “别听我爸瞎吹,哈哈!”吴祖全四十岁左右,也是爽朗之人。

    “随我随我!我儿子这身手铁随我,我没脑血栓之前那身板!王老弟,我儿子现在自己做生意,事业可成功了!整天天南海北的飞!”吴明斋喜滋滋的说。

    “真是优秀啊!”

    “我孙子才优秀呢,现在在国外读高中,儿媳妇陪着去了,也好彼此有个照应!这日子过得是红红火火,可惜我老伴走得早,没享上福啊!”

    “哦,难怪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呢!咱们住在一个小区,以后见面方便,有什么干不了的活,你告诉我,要是大侄子不在家,我去帮你!”王金山见吴祖全回来了,赶紧起身告辞。

    “王老弟多谢你,改天来我家喝酒!”吴明斋恋恋不舍地看着王金山的背影,直到消失在门外。

    “爸!还喝酒!要不是您爱喝酒这毛病,也不至于脑血栓!”吴祖全抱怨道。

    “我现在基本不喝了好吗!自从你把我的酒全藏起来了,前两年我腿脚不方便,下不了楼自己买不了酒,硬生生让你把酒瘾给我掐了!”

    “那就对了!您要是早听我的,也不至于喝垮了身体!”

    “我哪垮?告诉你,你爹我三年之内恢复成这样,别的老头能做到吗?也就是我!”吴明斋不服气。

    “好好好,你能!”吴祖全拿老爹没有办法,苦笑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