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37章 手足兄弟
    冬天来了,王金山又烧起了土暖气,家里暖烘烘的,张春山也是从东北来的,烧土暖气也是一把好手,两家人时不时的凑在一起,不是打扑克,就是下象棋,日子倒也过得安逸。

    “老张,听说新小区都是集体供暖,我们终于要等到不用自己烧土暖气的那一天了!”王金山下着棋脑子也不闲着。

    “谁说不是呢!虽然咱们烧土暖气的手艺已经几十年了,但我真是烧的够够的!先不说往楼上提煤,再往楼下倒煤灰,就是一捅炉子这满屋的灰尘,我已经受够了!”

    “老张,咱们当时租房子的时候,觉得这个小区新盖没几年,又有电梯,暖气片也有,那时我还想这回不用烧土暖气了,咱也享受一下集体供暖,没想到咱们租的这栋楼是还建的,居民们舍不得花取暖费,虽然装了暖气,但没接通热力公司,简直是失算了!”王金山懊恼不已。

    “咱就是上了房东的当了,当时说得好好的有集体供暖才租了他们的房子,谁曾想只有取暖设备,没接热力公司!”张春山附和道。

    “要说还是王老师的主意高,把土暖气安在阳台上,烧无烟煤也没有什么烟,然后将土暖气接在暖气的总阀上,除了自己烧辛苦点,这不跟集中供暖一样吗!”陈玉慧在一旁哈哈笑了。

    “那是,我这脑袋瓜,一拍就是一个主意!”王金山不无得意的说。

    “看把你能的!”李慧嗔怪的看着王金山,这个老头子从年轻的时候智商就不一般,不然聪明如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易的上了他的当?

    “不管怎么说,咱们再坚持一年,明年搬了新家,不就有集中供暖了?”张春山还是一向乐观的。

    “新楼已经全部封顶了,胡组长说了,明年十一交房,可以达到直接入住的标准!”王金山眉毛一挑,眼睛发亮,兴奋的说。

    “太好了!老王,我家冰箱里还有条羊腿,我决定了,今晚我请客,吃羊肉汤!都到我家去!”张春山一拍大腿。

    “这可是你说的啊!”王金山也不客气,“李慧,晚上接了一鸣,直接去他家!”

    “哈哈哈!”

    四个人正一团融洽的说说笑笑,就听有人按门铃,“谁呀?”李慧有些纳闷,自从搬了新家,由于是租的房子,除了自家人,平时也没有什么人过来。

    “别乱开门,先从门眼看看是谁?”王金山嘱咐,这个李慧,生活能力一向有些差,上次有个不明身份的人,说是找人硬往里闯,幸好自己在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李慧趴在门眼上看了半天,突然“啊”的惊叫了一声,打开了门。

    “哎呀!大哥!你怎么来了?”

    “什么时候冒出个大哥来?”王金山有些不解,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大哥!”王金山看清了来人后也叫出声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王金山的哥哥王金锁!

    王金锁只比王金山大一岁,上面有个大三岁的姐姐王金玉,从小在家里就不受重视,用老话说就是那种蔫不叽的孩子,成天不言不语,上面有当家作主的姐姐,下面有古灵精怪的弟弟,而王金锁就像是一个透明人一样,在家里来来去去悄无声息。

    “大哥!你怎么来了?外面冷吧,赶紧进来!”王金山激动的语无伦次,前些日子和王金锁通电话的时候,王金山告诉了他自己搬家的事情,当时王金锁还仔细询问了他现在的详细住址,这让王金山有些不解。

    王金山在这里住了三十多年了,只有女儿王振华结婚的时候,哥哥来过一次,平时也就一年打两三次电话,来往不多。

    王金锁住在同一个省的海边,王金山一次也没去过,那是大嫂苏秀娟的老家,父母去世以后,王金锁在东北的单位也黄摊了,两口子买断了工龄,直接回了苏秀娟的老家,海边的一座小城市。

    王金山之所以没有去过王金锁家,原因在苏秀娟身上,母亲去世的早,葬在了长春的一座公墓里,当时王金山和李慧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回东北,和哥哥姐姐一起办的丧事。

    没有了母亲,父亲王福一直一个人生活,住在干休所里,身边有一群老战友,成天一起锻炼身体,闲时打打麻将,生病了有专职的医生和护士,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倒也不寂寞。

    王金山几次要将父亲接往山东照顾,都遭到了王福的拒绝,一是人老了,总喜欢在故乡呆着,二是舍不得这群老战友,再说了,身边有大儿子在,王福哪里也不想去。

    王金山也是考虑大哥就在父亲身边,没再坚持,后来姐姐王金玉告诉王金山,随着父亲的年纪越来越大,身边的老战友一个个都离开了人世,王福心里有些落寞,想跟着王金锁一起居住,没想到遭到了苏秀娟的强烈反对。

    当时王福已经八十多岁了,虽然身体还算硬朗,没有什么大毛病,但毕竟也是个耄耋老人,照顾起来自然辛苦,苏秀娟坚决不接王福到家里居住,说是可以给他请个保姆,让他住在自己家里,这让王福很是伤心。

    王金玉实在看不下去,虽然她也六十岁了,一身是病,又嫁到了外省,但看着父亲没人照顾,心里着急,便做通老伴的工作,将王福接到了内蒙古生活。

    没想到,本来是件好事,苏秀娟又跳了出来,指责王金玉是贪图父亲的遗产才将王福接走的,两家人打得不可开交,王金玉气的高血压犯了,住进了医院,王福在家没人照顾,中风跌倒瘫在了床上。

    虽然王金玉尽心照顾,王福还是在两年后离开了人世,享年九十岁。

    王金玉悲痛过度,再加上常年操劳,诱发脑溢血也一起离世了,王金山去内蒙的时候,办了两场丧事,让他没想到的是,苏秀娟不仅自己没来参加葬礼,拽着王金锁也一起没来。

    王金山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到长春和母亲合葬,王金锁对于自己没去参加姐姐的葬礼一事只字未提,苏秀娟却倒打一耙,说当年王金玉带走了父亲的全部财产,把王金山气得在父母合葬的葬礼上,打了苏秀娟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