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40章 难熬的等待
    “唉!这就是当娘的啊!”李慧不禁感叹,“当年,我家振华生一鸣的时候,我也是担心的不得了!那心情,我最理解了!”

    陈玉慧赶紧抓住了李慧的手,“李老师,好在都平平安安的,你家小外孙,现在都长成大小伙子了,哈哈!”

    “就是就是!时间过得快着呢!转眼啊,咱们就老了!”

    “你们这帮女同志!婆婆妈妈的,有医生在呢,怕什么!多余的担心!”王金山一脸不屑!

    “王老师,你这就不懂我们女同志了,母女连心,要说不担心是假的,不过我还是羡慕李老师,有这么可爱优秀的外孙子,多好啊!不像我们,大女儿不结婚,二女儿好歹结了婚,但不要孩子!唉!”陈玉慧叹了口气。

    “为啥不要孩子?你家张襄襄结婚也有一年多了吧?前两天他们小两口回来,我还看见了呢,襄襄还是那么苗条!”李慧赶紧问到。

    “结婚都快两年了,马上就30岁的人了,为了保持身材就是不要孩子,还跟我说那个跳孔雀舞的谁谁谁,就是因为怕身材走形,连婚都不结,这是对事业的一种奉献!把我气得不轻!”陈玉慧挺平和一个人,脸上也不免露出焦急的神情。

    “要不要孩子,这些事情都是顺其自然,你们这些当妈妈的真是太喜欢控制孩子了,她想生就让她生,她不想生就不生呗!”王金山总是善于和别人唱反调。

    “老王,你这观点和我一样,虽然我心里也替她们着急,但孩子有孩子的人生,我们做父母的不能干涉太多!”张春山赶紧附和道。

    “拉倒吧!你倒是顺其自然了,老二的婆婆都打过几次电话了?上次有人敲门,你都不敢开门,怕人家找上门来理论!”陈玉慧哭笑不得。

    手术室的门又开了,这次出来的是医生,“胡金贵的家属!”

    “来了…”蹲在墙角的年轻人赶紧站起来,蹲的久了,腿有些麻,他踉跄了一下,一瘸一拐地奔到医生面前。

    “医生?情况怎么样?”年轻人脸上露出焦急和渴望的神情,他多希望能出现奇迹啊,虽然术前医生就告诉他情况不乐观。

    “情况不太好!我们已经为你父亲切除了绝大部分病灶,但有些已经转移了,特别是淋巴上的癌细胞,无法清除,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的口气很严峻,年轻人捂住了脸,泪水从指缝潸潸而下。

    “这种情况至多半年,少则三个月,你们家属要有心理准备!他还没清醒过来,一会就推出来了,你收拾一下自己,别让他看出来!”

    医生转身又进了手术室,年轻人胡乱地抹了两把脸,仰起头深呼吸了几下,王金山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人总要有这一天,坚强点,这时候得撑住,别让你父亲看出什么来!”

    “嗯!”小伙子重重的点了点头,不一会病人被推了出来,小伙子俯下身来,对老人耳语了几句,冲王金山他们感激地点了点头,回病房了。

    “唉!人生如此艰难!我们要直面惨淡的命运!”王金山仰天长叹!

    “神经病又犯了!”李慧翻了个白眼,陈玉慧抿着嘴笑。

    “你们还别说,老王还是有几分才气的!当年在学校工作的时候,还经常作诗呢!”张春山夸赞道。

    “拉倒吧,他写的那是什么诗啊!”李慧哭笑不得。

    “哎!老李!你说这话可没良心了,当年我追求你的时候,可给你写了满满两本诗集呢!到现在你不还珍藏在手提箱里吗?”王金山瞪大了眼珠子,不满意李慧的反应。

    “别胡说八道,谁珍藏了?”李慧的脸都红了,当着外人的面,老夫老妻的秀什么恩爱!

    “哈哈!李老师的脸红喽!”张春山趁机起哄,陈玉慧也哈哈的笑起来。

    这下李慧的脸更红了,这个死老头子,脸皮越来越厚了,连这样的事情也拿出去说,这让保守的李慧不能接受。

    正难堪的空儿,手术室的门开了,刘宇凯出来了,王金山赶紧收起笑容,两步窜到他面前。

    “小刘啊,我哥他怎么样?手术顺利吧?他醒了没有?以后要注意些什么?多长时间能出院?”

    王金山一连串的发问,刘宇凯直接蒙了,“大爷,你这问题也忒多了!我都记不清你问的啥了,手术很顺利,病人肾里的结石虽然比较大,但好在是整块的,不是那种沉积型的,那种紧紧贴在肾的组织上,很难清除,还容易在手术中对肾的内壁有损伤!”

    “你说的这么专业,我也听不懂啊!你就简单点说,手术成功没?”

    “很成功,清除的很彻底!”刘宇凯赶紧按要求回答。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刚才那个不是才出去半个多小时吗?”李慧有些不解。

    “哦,那位是全麻,其实早就下手术台了,在唤醒室里等待清醒,做肾结石的大爷在那位出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做手术了,我这样说你们能明白吗?”

    “明白明白!那我哥现在清醒没有?”王金山不放心,怕王金锁跟自己一样对麻药有不良反应。

    “哦,他是半麻,和您上次一样是做的腰麻,手术全过程他都是清醒的,现在里面正在缝合,我先出来告诉你们一声!”

    “什么?缝合不是你亲自来?那你也太不负责任了,是不是让实习的在那里缝合?我可告诉你,要是缝不好,我跟你没完!”王金山大眼珠子一瞪,十分吓人。

    “缝合的是助手,不是实习的!大爷你放心,他缝的比我缝的好!”刘宇凯赶紧解释,不然这老头一旦发起火来没完没了,自己可承受不住。

    “哦!这样啊,做手术这一块,我还是很相信你的!你给我做的手术,效果杠杠的,我现在去锻炼一点问题都没有!”王金山转眼又阴转晴了,哈哈大笑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我进去看一下,一会儿病人就推出来了!你们小心照看,如果顺利的话,七天就可以出院了!”刘宇凯说完,赶紧闪身进了手术室,见好就收,是他总结的经验。

    “哎呀,一块石头落了地!”王金山松了口气,门开了,王金锁被推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