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43章 远方来客
    王金锁出院了,顾嘉良用车把他送到了租的房子里,王金山按照他的要求雇了一个保姆,每天来给他做饭打扫卫生洗衣服,早上来晚上走。

    租的是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房子虽然小但是家具家电都齐全,因为只住一个月,算是短租房,房租不便宜,一个月两千块钱,等复查完王金锁就回自己家了,贵就贵点吧。

    头一个星期,王金山每天都往王金锁租的房子跑,怕保姆不合意,伺候不好王金锁,又怕保姆做的饭不合王金锁的口味,有时让李慧包点三鲜馅的饺子送过来,王金锁吃的那叫一个香!

    眼看王金锁和保姆相处的挺愉快,王金山放下心来,不再探望的那么频繁了,有时周末让王振华小两口过去看看,自己的日子又步入了原先的轨道,一切恢复了平静。

    可是好日子没过多久,半个月后,苏秀娟打电话过来了!

    “喂?找谁呀?”家里的座机响了,王金山刚刚睡着午觉,李慧赶紧接起了电话,小声问道。

    “我是苏秀娟!王金锁呢?”电话里传来苏秀娟蛮横无理的声音。

    “哎呀!是嫂子啊!你这心可够大的,大哥做手术你也不过来看看,真是对我们太信任了!”李慧一听是苏秀娟,话里话外也不是那么客气了!

    “他做手术关我什么事?谁知道他是不是真做手术去了,我还怀疑他转移财产呢!告诉你们,你们要是给他帮忙可是犯法的!”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苏秀娟声色俱厉!

    “你!你真是无理取闹!”李慧气得手都哆嗦,“啪!”的一声把电话扣了!

    没一分钟,卧室里王金山的手机就响了,李慧气得在心里骂,这个混蛋老太太,你就作吧!

    就听王金山没说两句就扯开大嗓门开骂:“苏秀娟!你个混蛋玩意!告诉你,甭吓唬我,你出轨在先你以为我不知道?!打官司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光惦记钱了!”

    李慧赶紧走到卧室,一看王金山坐在床上,气得脸通红,电话已经挂了!

    “别生气了,王老头!气坏了身体不合算,咱不和她一般见识!”李慧赶紧劝。

    “不是!你猜苏秀娟刚才跟我说什么?说老二在东北就出轨了!和原先我们水利局一个女职工相好,那女的我还认识呢!”王金山若有所思。

    “会不会是苏秀娟血口喷人呢?她自己出轨想拉大哥一起,省得别人说她是过错方,经济上会吃亏?”苏秀娟分析道。

    “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王金锁从小就蔫蔫的,心里想啥大家都猜不透,也难说他能干出什么事情来……不行,我得找他问问去!”

    王金山一掀被窝就准备穿衣服,可把李慧给惹急了,“不准去!他们两口子爱怎么折腾就让他们折腾去!外面正下雪呢,冻感冒了咋办!”

    “瞧你说的,我是纸糊的吗?切!”王金山怎么可能听李慧的,三下五除二穿上外套和棉大衣,戴上李慧给他织的毛线帽,头也不回的走了。

    王金山气哼哼的敲开了王金锁的门,出乎意料的是,开门的居然不是保姆,而是二十几年没见的刘爱莲!

    刘爱莲就是苏秀娟嘴里说的第三者,水利局的退休职工,王金锁曾经的同事!

    刘爱莲看到王金山也有些惊慌,但她很快就镇静下来,笑着打招呼,“哎呀,是金山啊?多年没见了!”

    刘爱莲是前天到的l市,王金锁五天前刚把地址发给她,她立马坐火车来了!

    刘爱莲来了以后,王金锁就让保姆不用过来了,工资照发,就是别让她告诉王金山,保姆见有此等好事,赶紧答应了!

    这两天都是刘爱莲照顾王金锁的,王金山一来就看出了端倪,王金锁的床上多了一床被子,因为是一室一厅,屋里只有一张床,平时保姆晚上是不在这里住的,所以当时王金山只给王金锁买了一床被子。

    王金山脸一下就黑了,难怪苏秀娟一回到老家就变脸了,在东北和王金锁过了三十多年,也没听说过她有作风问题,怎么老了老了倒风流起来?原来是前有因后有果啊!

    “你俩这是打算比翼双飞了?”王金山直接开门见山,刘爱莲脸一下红了。

    “那个……老三,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老刘,我们就是比较谈得来,在东北的时候就是这样,苏秀娟有些误会了,其实我俩顶多只能算是知己!”王金锁倒是很从容不迫。

    “这个我不管,现在你跟家里人说到我这里来了,我对他们是有责任的,我不管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在我眼皮子底下,就得板板正正的,不然我没法跟你老婆孩子交待,人家都打电话骂到我脸上了!”

    “金山,你看我听说你哥做手术了,就是一着急想来看看他,也没想那么多,要不,我这就回去吧!”刘爱莲一边说,一边眼泪汪汪地看着王金锁。

    “老三!刘爱莲是我的朋友,她走和留我说了算!我做手术的时候你们全家照顾我,我很感激!从现在开始,你就不要再管我的事了!”王金锁言语间犀利了起来。

    “现在你不用我管了?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想翻脸不认人是吗?如果这样的话,我立马把你的地址告诉苏秀娟,产生的一切后果你自己担着!”

    王金山才不怕这一套,从小他就是个顺毛驴,给他来硬的,他比你还硬!

    “仨儿!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也知道我这些年过的什么日子!”王金锁语气立马软了下来,言语间透着一股哀求。

    “老二!虽然你只比我大一岁,我也得叫你一声哥!但是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凡事都讲个原则,我并非是那种不开通的人,但是你现在是婚内,又在我这里住下来,乱七八糟的事情我看不下去,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离婚了,你和谁谈对象我绝不拦着!那是你的权利!”

    王金山此话一出,王金锁和刘爱莲都不吭声了。

    过了一会儿,刘爱莲默默的收拾东西,抹着眼泪走了。

    王金锁至始至终没有再说话,只是不停地叹气,王金山陪着刘爱莲走到大街上,帮她叫了一辆的士,送到了火车站。

    “打个电话让保姆回来吧,这大冷天的你也不方便出门买菜,眼瞅着快过年了,大哥你就打算在这里耗着?”

    王金山重新上楼,坐在王金锁对面的简易沙发上,想推心置腹的和他谈谈。

    “不用叫保姆了,我准备收拾收拾回去,该解决问题的解决问题,逃避也不是办法,老三,你帮我买张火车票吧!”

    王金锁两眼望着窗外,似乎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