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 > 章节目录 第45章 火车上的爱情
    “哎呀!你脸红什么!”王金山就是喜欢李慧这样的,无论多大年纪,心思还是这么单纯,内心还是这么保守。

    “还好意思说呢,我被你骗了!”李慧也笑了。

    “我可没骗你啊!我对你多好,你在火车上发烧,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我又给你找药,又给你倒水,一直把你伺候到北京,又帮你买好了北京开往徐州的车票,把你送上火车,你说病好了回头给我写个感谢信,结果我等了半年也没见着!啧啧!”王金山晃着大梨核脑袋,一边咂着嘴一边摇头。

    “那能怪我吗?你又没说你是哪个单位?等我回到家想写感谢信给你的时候,发现根本不知道寄到哪里去!”李慧急了,自己可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

    “那天啊,正好是我值乘,我转业后便分到哈尔滨铁路局的列车段工作,遇到你的时候是我当列车员的第二年,那年你才从师范学校毕业吧?文文静静的,我走来走去多看了你好几眼!嘿嘿!”王金山眯起眼睛笑了。

    “毕业后我分到了沈阳,离家很远,一个人在那冰天雪地的地方,心里可彷徨了!”李慧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你那时候扎两个大辫子,可好看了!”

    “你意思是说我现在不好看了呗!”

    “现在也好看,在老太太堆里你是最好看的!哈哈哈!”王金山扯开大嗓门哈哈大笑。

    “好不容易等到过年放寒假,第二天我就买票准备回老家江苏,可能是头一天晚上收拾东西太晚,洗了头也没干就睡觉了,上了火车我就开始发烧,那时候从东北回老家,怎么也得两天左右,我一个人在火车上难受极了!”

    “可不是嘛,我看你满脸通红,浑身哆嗦,就主动问了你的情况,结果你说你发烧了,我趁机赶紧给你找药,一会过来给你倒水,一会又从列车长那里找来体温表给你量体温,真是天赐良机!”

    “你小子从那时候就居心不良,当时我还感动得不得了,心想这个列车员大哥可真负责任,回头我一定写感谢信给你门单位,让你们领导好好表扬你!”李慧感觉自己上当了。

    “我就是很负责任,平时我经常做好事,有一次我跑车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孩偷偷的在座位上哭,也就是十岁左右的样子,身边好像没有家人,我就赶紧过去询问,你猜怎么着?”

    “自己偷跑出来的吧!”李慧从老师的角度来分析,这孩子恐怕是离家出走了。

    “错了!你都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父母!人家两口子从沈阳站前面的一个小站下车了,把孩子拉在车上了!你说奇葩不奇葩?”王金山一拍大腿,眼珠子瞪的差点掉出来。

    “这两口子真行!脑子想什么呢?”

    “主要是孩子太多,仨孩子!扔在车上没带走的是老二,当时去厕所了没回来,结果到站了,两口子拿着大包小包领着俩孩子,赶紧下车了,车上人又多,等老二挤回来,发现父母和兄弟通通不见了,只会在那里哭,直到被我发现!”

    “你说这事闹的!那你把这孩子怎么处理的?”

    “当时已经到饭点儿了,我赶紧给他买了两个面包,又买了根红肠,找了杯子给他喝水,花了我两块多钱,一个月的烟钱没了!”

    “拉倒吧,人家一顿饭能吃那么多?我说家里怎么没攒下钱,都让你抽烟抽光了!”李慧趁机开始攻击王金山。

    “等到了下一站,我把他交给车站的公安,让他们联系他父母下车的车站,看看有什么线索!可巧他父母下车后就发现了丢了一个孩子,正在车站上求助呢,这边公安就用车把他送到了他父母身边!”

    王金山根本不接李慧的话,继续诉说自己的英雄事迹,李慧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

    “王金山,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了,不然半年后怎么会再次遇到你?”李慧轻轻说道。

    “老天爷拴好的红线,你想扯断门都没有!哈哈!”王金山得意的笑了。

    “唉,过去我不信这些,现在我觉得是有道理的,不然我再次放暑假的时候,怎么偏偏又坐上了你的车?”

    “哈哈哈,这就叫千里姻缘一线牵!你不仅坐上了我的车,我我还再一次救了你!”王金山已经开始手舞足蹈了。

    “嗯,你说那次还真惊险,我旁边的一位老大爷,辛辛苦苦攒了几百块钱,要带老伴去北京看病,结果让旁边的人偷了!”李慧想起当年的事还心有余悸。

    “我真没想到你一个文文静静的姑娘,能这么勇敢地指出来那个小偷,要不是你们在那里高声叫喊,我还没发现你又一次坐在了我的车厢!你说这不是缘分是什么!”王金山笑了。

    “其实我当时也很害怕,但一看老大爷痛哭流涕,我的心里难受极了!那可是救命钱啊!我亲眼看见那个人偷了他的钱!”李慧一边说一边攥紧了拳头。

    “你不知道当时有多危险,那个人骂你多管闲事,还掏出了弹簧刀,我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这还了得!他要是敢伤了我媳妇,我非跟他拼命不可!”王金山大喊一声,把李慧吓了一跳。

    “死老头子,你吓死我了!”

    “我一边用对讲机大声呼喊乘警和列车长,一边冲了过去,照着那人就是一记老拳,得亏我在部队上锻炼了两年,那体格不是吹的!”

    “快拉倒吧,等乘警他们过来的时候,你胳膊被划了一个口子,肉都翻了出来,血淌了一地!”李慧回想起来心里还哆嗦。

    “这点小伤算什么!你没看那人被我摁在地上了吗?一只眼让我打的跟乌眼鸡似的,都睁不开了!”

    王金山向来喜欢逞英雄,估计他自己早就忘了自己晕血了,那人被戴上手铐押走之后,王金山看到自己流血的胳膊,一下就晕了过去。

    “在北京的铁路医院里,我才认出了你,现在想想我真是傻呀,被你趁机要走了我的单位地址,还有我的名字,回去没两天就收到了你的来信,再后来……”李慧脸又红了。

    “再后来,你就成了我王金山的媳妇了,哈哈哈!”房间里回荡着王金山的笑声,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