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 章节目录 第141章 最多半年
    “奶奶,对不起……您这么相信我,我还以为您……”

    那一瞬间满心的愧疚,江映月真正的体会什么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自认是个小人,奶奶是个君子。

    “没事,孩子,我知道你在陆家受的苦,奶奶不怪你,你乖乖的,奶奶相信你。”宋晚秋笑着摇了摇头,对着江映月低声安慰道。

    奶奶的话越发让江映月无地自容,看着宋晚秋心里不是滋味。

    回到陆寒这边,江映月盯着他许久忽然说道:“陆寒,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本身没准备害陆寒声,当初那场车祸,真的只是意外对吗?”

    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似乎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陆寒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坏,很多事情都是有双面性的,或许他们之前真的把陆寒想的太差劲了,这个男人并非如此。

    “事实真相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现在问的太多了其实并无意义,你如果真的想知道,就默默等道那一天就好,我不是个好人,但希望有一天你们也能明白,我从来不是一个坏人。”

    陆寒说的轻描淡写,可他越是如此,江映月就越是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好像他这个人根本不在乎会被误会一样。

    “陆寒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有些话如果你愿意现在说出来的话,会解开许多人对你的误会,那对你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

    江映月看着他,心中对这个男人充满疑惑,他做的许多事情毫无道理,这才是江映月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在陆家出生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有自己的责任,对阿声我也有我的责任,那就是让他成为最合格的陆氏继承人,你告诉我,现在的陆寒声能够在任何时候保护好陆氏吗?”

    陆寒忽然转过头来,眼神中满是凝重与严肃,只这一个问题顿时间让江映月整个人都愣住了。

    “陆寒,你小时候为什么那么对他,那似乎对他影响很大,他一直把你当成值得敬重的哥哥。”

    江映月为难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不解,毕竟他们是亲兄弟,但是之前听陆寒声所说,他们之间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那样的关系,或许是主观意识,让江映月越发觉得,陆寒这么做是故意的。

    “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陆寒垂眸,说完这话又道:“早点休息吧,明天你要早点起来。”

    “为什么?”江映月神色一怔,她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处理,为什么要忽然之间早起。

    “你哥哥的病情加重了,我找了大夫给他专家会诊,你需要在旁边,要不然我觉得以他的性格会选择放弃治疗。”陆寒望着江映月,说话时候语气中满是笃定。

    他这段时间对江奈多少了解一些,最重要的是他也听江奈说了许多次想要放弃的话,能看的出来亲人对江映月十分重要,如果江奈真的选择放弃的话,只怕江映月会后悔一辈子。

    “我知道了,我会早点起来的,多谢你。”江映月这才了然点点头,对眼前人表示感谢。

    毕竟他特意告诉江映月一声,这个男人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嗯。”陆寒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第二天一早,江映月果然一早起来就准备好去医院了,因为这段时间没去医院产检,她还特意准备了自己的东西,准备看完江奈之后去做个产检,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

    上了车,陆寒声的车子从他们身边过去,江映月能明显感觉到有一道冰冷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闪过,一定是他的,但是这个男人并没有停留。

    “其实你是第一个让他放在心上的女人。”陆寒忽然开口,望着江映月低声说道。

    “他把我放在心上只是一时新鲜,从始至终他心里没有我,也不会喜欢我。”江映月忽然垂首,想到他们之间之前相处的末世,江映月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这个男人对自己是有感觉的。

    “人啊,有的时候要对自己有点信心,而且你不了解他,作为哥哥,我比你了解他。”陆寒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望着江映月如此说道。

    江映月垂首没有多说,她确实不了解他,也不知道从始至终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到饿,这个男人的心里似乎无时无刻不是在谋划,这也正是江映月不喜欢的原因。

    跟在他身边,每一天都要做好有可能会被算计的打算,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

    但更可怕的是,陆家的每一个男人都是如此,陆寒声是这样,陆寒是这样,陆锦柏也是这样。

    “信心这个东西太奢侈了,我对自己从来就没什么信心,也没什么事让我可以对自己有信心。”江映月忽然苦笑,自己生存的家庭,从小到大经历的一切事情,都在告诉她,她和别人不一样,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有信心呢?

    信心这个东西,都是优秀的人生存与一个优秀的家庭背景之中,才能去奢求的东西。

    “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你的自信心与任何东西都没有关系,只要你相信自己,就可以了。”陆寒淡笑,说出这话的时候目视前方,从未挪动视线分毫。

    车子停止在医院前,江映月忙下车朝着哥哥所在的科室去,江奈已经在做检查了,大夫从诊室里面走了出来,摘下口罩叹息了一声。

    “病人目前的情况很不乐观,你们家属要做好准备,毕竟已经是晚期了,治愈是根本不可能的,只能靠治疗手段拖延着时间。”

    大夫望着两人说着,脸上满是无奈,作为救死扶伤的医生,他们本就已经见过了太多死亡,所以对此已经麻木了,死人是他们每一天都会见到的东西,生离死别更是司空见惯。

    “那如果继续这样拖延下去,我哥哥还有多久的时间?”

    江映月急切上前,望着大夫开口问道,眼神中满是担忧,那一瞬间似乎还有泪花在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