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狂妃来袭:王爷,速速接驾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惯得他
    “剩下的人本王会让人安置好,你现在跟本王回城。”

    林沐沐深吸一口气,平定自己的情绪。

    “王爷让人挖个大坑,这些人都都用烈酒焚烧了,要埋得深一些……”

    “林大人放心,属下等人一定会处理干净。”

    “多谢。”

    林沐沐把身上的防护服和口罩脱下,辉让人找来烈酒给她来回冲洗了双手。

    “上车。”

    林沐沐有些麻木的走到马车旁,辉已经当先抬着赵玄凌的轮椅上去了。

    林沐沐试了好几次都没爬上马车,辉正想要扶一把时,赵玄凌伸手把她拉进车里。

    “多谢王爷。”

    林沐沐垂首坐在安静的坐在马车上,完全没有了她往日的机灵劲。

    马车内的气氛有些低迷。

    赵玄凌抬眸看着她,一个总是喜欢在他跟前没话找话说的人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他到有些不适应了。

    “你说,你能治好鼠疫。”

    林沐沐闻言抬头,神色平静得可怕。“我没有十成的把握让所有得病的人都活下来,但这病,我能治!”

    “本王之前到是小看你了,坐到本王跟前来。”

    林沐沐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想到他刚才毫不犹豫的让人救火,她一点点的挪了过去。

    “哎哟!”

    可刚一动,就牵动了背上的伤口,刚才她在思考没有注意到,现在回过神来才发现后背火辣辣的疼。

    “现在知道疼了?”

    赵玄凌伸手就去解她身上的衣带,林沐沐看得一愣一愣的。

    等到她的外衣被拉到手腕,中衣也被拉下时她才回过神来。“王爷,你这样……是要负责的!”

    赵玄凌手上的动作一顿,却没有停下来。“若是纳你为妾,也不无不可。”

    林沐沐眉头一拧,这丫的老婆还没有就想着先纳妾了,这个想法可不好!

    她把身上的衣裳拉好,腰带也束好,忍着身上的痛挪回到之前的位置。“多谢王爷抬爱,若是与人做妾还不如不嫁,即便我今后再嫁人,也绝不会答应让自己的丈夫纳妾的!”

    看着她明显不高兴的眉眼,赵玄凌微微挑眉。“你胆子不小,也足够贪心。”他到不是一定要纳妾,只是觉得越跟林沐沐接触就越能发现她的很多想法和坚持都足够的乖张。

    “在情爱的世界里谁都贪心,王爷没尝过情滋味是不会懂的。”让别人去分享自己爱的人,不管是身还是心她都做不到,何止做不到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至极!

    林沐沐的话让马车内的气氛瞬间降入了冰点,很显然她不知道又是哪个字眼触怒了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她今天心情很糟糕也没那个心思去猜,一不高兴就让人哄,惯得他!

    赵玄凌面色有些发沉,脑海里忽而闪过那张沾满了鲜血的脸,转而又想到林沐沐对赵韩君的痴恋,心情变得莫名烦躁。

    辉的马车在林沐沐他们暂时落脚的府邸停下,林沐沐也不等赵玄凌开口,车停稳之后径自下了马车。

    “多谢

    王爷相送,时候不早了下官就告辞了,明日一早请王爷应允下官到庄子上为流民医治。”

    久久马车里才传来他微凉的声音。“允了。”

    “多谢王爷。”

    林沐沐利索的转身进了大门,赵玄凌从车帘的缝隙看见她离开的背影喉间发出轻轻的哼声。

    “王爷,可是要回府衙?”

    “恩。”

    “是。”

    辉驾着车朝府衙去,马车刚一在府衙外停下就看见赵韩君从另一辆马车里下来了。

    “王叔为何要阻止本殿处理那些得病的流民,王叔是想要害死更多的人吗?”赵韩君一见辉把赵玄凌从马车上扶下就拧着眉走了过去冷声质问,刚才庄子那边的人已经把消息传到他这里来了。

    “皇上让太医院和女医署的人跟来不是让他们游山玩水的。”赵玄凌面无表情道。

    “那可是鼠疫,放眼整个东晋国的大夫谁能够治好鼠疫!?”

    “能与否试过才知。”

    简直就是妇人之仁!赵韩君没想到赵玄凌不仅仅是腿废了,脑子也变得不灵光了,还杀戮果决的战神,简直就是笑话!

    “好好好,这事既然是王叔决定的,那我便不再参和,王叔就祈祷奇迹的出现吧!”赵韩君说完甩袖进了衙内。

    赵玄凌黑眸眯了眯。“站住。”

    赵韩君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王叔还有事?”

    “范力在三年前害死了他想要当街强抢的妇人,虽然那妇人是自缢而亡但这是跟他脱不了干系,资阳县代理县官一职,他不行。”

    赵韩君闻言回过头来,压抑着眸低的怒火。

    范力是他的人,自从资阳县县官自缢后,资阳县县令一职就一直悬着,现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若是能让范力成为代理县令,等事情办完回到西京他在皇上跟前提一嘴,范力成为资阳县县令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原本明日他就能让范力上任,谁知现在被赵玄凌给绊了一脚!

    “那件事不过是个误会,范力这么多年来一直辅佐原县令吴政风,让他来暂代这个县官再合适不过了。”

    “德行有亏,这事三皇子就不要想了。”

    “你!”赵韩君气得一噎,觉得赵玄凌就是故意的,不过是一个县的县令若是换了别的地方他才不会看在眼里,可资阳县不同,资阳县可是东晋出名的粮米大县因为水源很充足,这里是每年上交税粮最多的县了,若是能将这里拿下今后只会对他有百般好处。

    可现在他的打算却生生被赵玄凌破坏了!他是监察总司,这事他不点头还真成不了事。

    “那王叔打算让谁出任?”

    “本王自有打算。”

    !!

    赵韩君“……”生气!

    辉淡淡的扫了赵韩君一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还是明显感觉到王爷是不高兴的,而王爷不高兴的下场就是……有人要倒霉,三皇子运气很不错的就撞到了枪口上。

    ……

    第二天天刚亮就有人来传话让太医院的太医和女医官们到庄子上去看诊,知道这消息后两边的人

    都炸开了锅。

    “那些得病的人不是已经让三皇子烧死了吗?怎么还让我们去医治?”

    “我听说是林医官去庄子外闹了一场,闹到了御王那儿就把火给灭了,这林医官想立功真是想疯了,那鼠疫是什么病,是她能治好的吗?!”

    “可不就是,害得我们也受累了,要是不小心染上鼠疫可怎么是好!”

    王茹听着她们的议论声,很想宽慰林沐沐几句,她觉得林沐沐是个大善人,即便知道那些人必死无疑也还愿意尽力去救他们。

    林沐沐根本就没有注意听那些人的对话,从昨晚开始她就一直在回想当初爷爷告诉过她的治疗不同类型鼠疫的药方。

    正在嘀咕的女医官们看林沐沐出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后纷纷闭上了嘴。

    林沐沐没有看她们,直接上了马车。

    不多会儿,李副医官掀开车帘也跟着坐进了马车里。

    “下官跟大人一车吧。”

    林沐沐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拒绝,也没有应声。

    李副医官也不恼就假装看着前方,其实余光一直都在注意着林沐沐的一举一动。

    在马车上林沐沐就换上了防护服。

    到了庄子刚一下马车包裹的严实的林沐沐就引来其他人的目光。

    “呵,这么怕死还要逞能,也真是可笑了。”

    “可不就是。”

    “大人们来了,请随小的来。”

    病人已经被转移到另一个庄子里了,一个官兵把门打开将他们带了进去。

    庄子里有很多屋子,每一间屋子里都有两到三个人。

    “怎么多了这么多人?”昨晚救出来的人可没有这么多。

    “大人有所不知,有好些病人都是早上才从城里送出来的。”

    “什么,城里还有染病的人?”有个太医诧异道。

    “是,这鼠疫刚染上时不一定就能看出来,有些病发了才会能知道。”

    鼠疫是有两到三天潜伏期的,在潜伏期间不是每一个大夫都能通过脉象诊断出来。

    若不是林沐沐和赵玄凌昨晚阻止,今天送出来的这些人也只会被烧死。

    “恩,先带我去看看病情比较严重的病人。”林沐沐也没再废话还是抓紧时间治病要紧。

    “病情严重的病人都被安排在庄子最后面。”官兵找人把林沐沐带了过去。

    虽然知道这鼠疫是治不好的,但其余的人既然都来了也不可能在这里干等着,也只能装模作样的跟着到了别的房间去查看病人的情况。

    林沐沐被带到一间比较宽敞的屋子前。

    “大人,最严重的病人就在里头,看着是只剩下一口气了。”

    林沐沐点点头,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屋她就闻到一股臭脓血和腐肉的臭味,屋子里有一个大通铺,上门一共躺了七八个人,男女老少都有。

    “咳,咳咳咳!”

    林沐沐走到最近的一个妇人跟前,她的脖子肿得很大肿大的那一块已经变成了暗紫色,看着已经有些畸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