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狂妃来袭:王爷,速速接驾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是不是看上林医官了
    “王爷,探子在文兴的老家发现了他已经腐烂的尸体,从尸体腐烂的程度看,死的时间应该是在吴政风死后不久就被灭口了。”

    赵玄凌脸上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一个小小的县官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胆子贪下这么一大笔官银,很显然吴政风只是这件事的替罪羔羊。

    “这背后的人做事足够干净利落。”文兴也死了,唯一明确的线索也断了,想要把背后那只黑手揪出来就更难了,不过他从来都相信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去查他今年接触过的人,不论频繁与否。”

    “是。”

    辉领命从书房里退了出去。

    “也不知道林医官在大牢里怎么样了。”看辉出了书房,明阳低声咕哝了句。

    辉没什么表情的脸绷得有些紧。“不会有事。”

    “林医官毕竟是女子,那大牢我又不是没去过,别说女子就是你我这样的待着都觉得浑身难受,林医官也不知受不受得了。”明阳直接把担忧摆在明面上。

    辉神色有些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你……看上林医官了?”

    明阳“……”妈的智障!

    没看出来他是在替王爷着急吗!

    ……

    大理寺大牢。

    “什么人,站住!”

    “我是给犯人林沐沐送药来的。”胡心把手上的食盒打开,里面是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药。

    “你喝一口。”守门的官差道。

    “好。”胡心没有犹豫的端着药碗抿了一口。

    官差看她没有异样,才伸手去拿她手上的食盒。

    胡心手上一躲,指尖快速的在药碗搅了搅。“两人大哥,我好歹跟林沐沐也是同僚一场,可否让我进去看看她?”

    “没有皇上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探视,把药给我们你回去吧。”

    “如此,那只能作罢,有劳两位了。”胡心没有过多纠缠,直接把药交给二人。

    胡心站在大牢外,看着官差拿着食盒进了大牢才满意的离开了。

    林沐沐现在还处在“昏迷”中,不管大夫用什么办法她就是醒不过来。

    官差拿着药走到林沐沐的牢房前。

    “这人都没醒,药要怎么喂进去啊?”

    “把人扶起来灌进去就是了。”

    “也只能这样了。”两个官差一个捏开林沐沐的嘴,另一个拿着药就往她嘴里倒。

    药刚一被倒进嘴里林沐沐就意识到不对,这药有毒!

    她用舌头顶住喉咙,尽量不让药汁流进喉咙里,两个官差哪里会管她是不是真的把药喝进去了,完成任务似的把药给她灌进去后就离开了。

    牢房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林沐沐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抠喉咙把流进去的药汁吐了出去。

    “想要我的命,可没那么容易!”她取下还没有被摘掉的耳环,将耳环外面那层珍珠粉捏开露出里面一颗黑色的小药丸,她把药丸吃进嘴里,这是颗解毒丸,解她刚才中的毒完全足够了。

    胡心从大牢外离开后就回到女医署。

    “大人。”胡心把

    药送出去后李副医官在女医署就有些坐立难安,看见胡心回来,她忙站起来把门关上。

    “怎么样了?”

    “大人放心,药已经让官差送进去了。”

    李副医官清楚,大理寺大牢那种地方不是谁都能进的,官差接了药,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种毒药其实很少见,中毒后三天后中毒者血液凝固而死,到时候怎么都查不到她头上。

    “恩,事情成了本官绝不会亏待你的。”

    胡心忙低下头,她一直以来都是李副医官的副手,两人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如果李副医官高升,自己也会跟着往上爬。

    “下官真是三生有幸才能得到大人的赏识,再过不了几日龙颜大悦便是大人高升之时,在此下官先恭祝大人了。”

    屋子里只有她们两人,李副医官也懒得再装,闻言得意的笑了起来。

    踩在林沐沐的尸体上往上爬,真是让她无比的快意!

    ……

    林沐沐这一晕就好几天的时间,大夫是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耐把人给弄醒了!

    大理寺卿急得不行,这么多天都过去了他都没问出半句话来,这让他怎么跟皇上交代?!

    另一边,赵韩君掐算着日子,昭和帝找人验证预防鼠疫方子出结果的时间应该快到了。

    这天早朝时,赵韩君还没有开口,昭和帝派去的人就一脸惊喜的步入大殿。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啊,李副医官想出来的方子当真是能够抵御鼠疫的举世良方啊!”官员兴奋到颤抖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昭和帝也是愣了一瞬才激动的从龙椅上站起来。“你说什么,有用,那药当真对鼠疫有用!?”

    “是啊皇上,微臣找了一百个从三到八十岁的人分别喝了药,之后让他们喝下患有鼠疫之人的血,现在已经五天过去了,那些人一个都没有染上鼠疫!”

    东晋国之前也不是没出过鼠疫,对鼠疫太医们也有一定的了解,染了鼠疫的人一般三天之内就会出现高热的症状,可现在已经五天过去了,那些人还一点事都没有!这就可以证明那药是有效的!

    “这……这鼠疫当真可以通过吃药预防?这可真是举世无双的药方啊!”

    “是啊,想当年鼠疫死了这么多人,有了这个方子,今后就再也不用害怕鼠疫了。”

    “恭喜皇上得此良方。”

    大殿上一众大臣都跪下道喜。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这个李副医官真是医术精良让朕意想不到啊,传李副医官觐见。”

    “传李副医官觐见……”

    诏令一下,李副医官就匆匆的进了宫。

    从来传话的宫人可以看出,昭和帝传她进宫绝对是有好事,思及此,她激动的脚步都有些虚浮了。

    “李副医官到。”

    李副医官迈着步子走进大殿。“微臣参见皇上。”

    “哈哈哈,李副医官起来吧,你之前献上来的方子果然奏效了,你现在可是东晋国的大功臣,你说朕要如何赏你?”

    李副医官微微抬眼看

    着昭和帝满是笑意的眉眼,努力把上扬的嘴角压了下去。

    “能够为皇上分忧乃是微臣的荣幸。”

    “恩,朕想来赏罚分明,你如今立了这么大的功,朕一定要重重的赏。”昭和帝沉吟片刻,应该是在想着该给李副医官什么样的赏赐。

    这时,一个精瘦的大臣站了出来,正是太医院的张院判。“之前三皇子向皇上献上此良方时,林医官却站出来说这良方有问题,如今皇上亲自派人验证方子有效无疑,微臣以为当初林医官会说出那样的话分明就是对李副医官心生嫉妒,才会颠倒是非黑白,如此枉顾百姓性命,枉顾东晋江山社稷之人实在当诛!”

    张院判的话让昭和帝脸上的笑意渐渐沉了下来,不是怪张院判说的话,而是想到林沐沐,当时林沐沐的话无疑时给他兜头浇了一盆冷水,现在想来也是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

    张院判看昭和帝沉了脸,眼底露出一抹笑来,要说林沐沐跟他也没什么过节,只是……让他觉得有些碍眼了!

    一个十来岁的年轻女子医术竟比他们这些在太医院待了几十年的人还要好,这样皇上怎么看他们,有林沐沐在还不知道姓蔡的那个老女人要如何在他跟前把鼻子翘上天了!

    这么多年来虽然太医院跟女医署明面上是没什么过节的,但同属于一个性质的部门,又怎么可能没有摩擦,这次李副医官能献上药方还治好了鼠疫就已经狠狠的压太医院一头了,他总得从别的方向下手好压压女医署的气焰!

    昭和帝微不可闻的冷哼了声。“林沐沐不顾百姓因妒妄言,传朕的命令下去,革去林沐沐的医官一职,李副医官立了大功,赏白银千两,明日出任医官一职。”

    虽然只是医官,可这个医官却是皇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亲赐的,这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尊荣!

    “多谢皇上封赏,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英明。”

    赵韩君看李副医官得了封赏,昭和帝却丝毫不提对他的褒奖,这让他有些不甘。

    早朝后,昭和帝却单独把赵韩君叫到了书房。

    “儿臣参见父皇。”

    昭和帝负手背对着他站在案前。“你在怪朕没有给你封赏?”

    赵韩君心口一跳,他自诩没有表现分毫也不知道昭和帝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儿臣何德何能可以得到父皇的赏赐,父皇莫要听信旁人胡言。”

    昭和帝转过身看着他。“你可知你在徽州犯下的罪足够让朕把你打入天牢!”

    赵韩君惊得一口气哽在喉咙。“父皇……儿臣……”

    昭和帝摆手示意他闭嘴。“徽州的事你当朕什么都不知?老三,朕一直都觉得你是个聪明的,没想到竟会做出这等蠢事,若非李医官想出治愈鼠疫的药方,你知不知道你会害朕背上多少骂名!”

    赵韩君整个都匍匐在地上。“父皇恕罪,儿臣也是害怕鼠疫蔓延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昭和帝有些失望的转过身,他不是怪赵韩君要烧死那些得了疫病的人,而是其他蠢,事情做不干净还被赵玄凌抓住了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