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霸体巫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二章 算计和应对
    (求加入书架、推荐票和订阅。)

    李罗整个人刚一倒下,就见一道道金色电蛇从高空中涌动而来,密密麻麻,称之为广袤无垠也不为过。

    此刻,李罗身上皮肤不断冒出缕缕黑气,双目更是一片血红,浑身上下除了这些黑气,还充斥着一股浓郁至极的红色煞气,血红的眸子中更是一股强烈杀戮之意冲天而气,仿佛在挑衅空中的雷电禁制一般。

    天空中的阴云也仿佛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一般,一阵翻涌之下,一道道金色雷电纵横交错,如同一根根巨大的金色雷鞭朝着他的身上劈打着,刹那间霹雷之声大作,虚空都一阵颤鸣。

    显然,李罗因为体内涌出浓郁的煞气,一下也刺激了天空中阴云的雷电禁制,故而引动了金色雷电的攻击。因为其身上的煞气浓郁到了近乎液化的状态,空中的雷电落下的声势自然也极为恐怖。

    即便有幻影迷踪衣傍身,李罗被这种近乎于天灾般的雷海浇灌,体内的景象同样令人心惊。

    此时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丝丝雷弧之下,持续的活跃起来,但这种活跃不同于辛苦修炼而来,每一个细胞都仿佛承受着莫大的压力,不断有衰弱老损的细胞爆裂而开,全身上下都充斥着阵阵剧痛。

    但随着金色雷电的持续,他的原本转化成的黑龙之魂,竟在周身黑气的不断冒出下,凭空浮现而出,身上的黑色龙麟虚影更是黑气蒸腾之下,开始泛起点点赤红色的光泽,竟有回转成正常龙魂的样子。精神海中更是有阵阵狂风巨浪掀起,里面雷电交加,轰鸣狂响不断,直震荡得他眼前模糊一片,更是理智完全消散,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金色雷电仿佛无穷无尽,虽然被幻影迷踪衣挡去了九成之多,但余下的雷电把李罗全身尽数笼罩了起来。电得李罗周身皮开肉绽,丝丝黑气升腾下,更像是血肉烤熟后冒出的黑烟一般。一股股钻心的疼痛涌向他脑海深处,把他从昏迷中惊醒,又在精神海的剧烈震荡下重新昏迷了过去。

    若非其意志力远非常人可比,肉身又经过多次强化,可能在雷电落下的瞬间就崩溃了。即便如此,他此时的精神海都震荡得快要崩溃了,就要在肉身未灭之前,先行意识消散了。

    可就在这时,李罗突然忍耐不住张开了嘴,身躯也随之一僵向上一躬,原本不断冒出的黑气突然一盛,忽然一阵激荡,紧接着就以数倍于前的速度溢散而出,刹那间粘稠如墨,朝着四周呼啸而出。

    而这些煞气刚一排出,空中阴云突然翻滚一下,其中金色电弧噼啪一阵乱响,雷浆一下浓郁了数倍,仿若金色蛟龙一般就要落下,但很快阴云就停止了翻滚,金色雷蛟又消散一空开来。

    此时,李罗身上的肌肤几乎没有一点完整的样子,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血壑纵横交错在胸前、四肢之上,更是有一块块婴孩拳头大小的血洞不断有鲜血流出,显得凄惨到了极致。

    他此时的状态,也呼吸微弱至极,气息也衰弱到了一个极点,但若是有人在此感知之下,这种气息却显得更为纯粹,没有了半点杂质可言。

    李罗的伤势似乎已经危及到了生命,但下一刻,他衣袖间蔓延而出的曼陀罗藤突然涌出一股股翠绿光霞,将李罗整个身体笼罩了下来。

    紧接着,他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了起来。新的肉芽生出间,散发出一股股清香之气,引得周围倒在地上的煞尸都发出一声声兴奋的嘶吼,引得地面一道道青色雷电狂涌而去,又转眼安静了下来。

    一刻钟后,李罗原本紧闭的双眼颤动了下,露出一脸痛苦之色,渐渐转醒了过来。

    方一转醒,他便面色一紧,一个鲫鱼打挺翻身而起,迅速扫了一眼周围,这才神色稍缓。

    随后李罗又闭上双眼感知了下身体的状态,面色为之愣。

    在他的感知下,不知什么原因灵魂中那些难缠的杂质去除了大半有余,心中的杀念也消散了很多,整个人也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没了之前那种黑暗能量侵蚀身体的不适感。

    虽然还未能完全去除滞留在灵魂中的怨魂杂质,但此时这些杂质对他的影响也小到了一个极点,就连远处封印尸王本体的石屋内散发出的邪念波动,对他的影响都一下消除了大半之多。

    现在李罗看起来脸色苍白至极,但从精神层面上却轻松了不少,远处那个石屋感受起来,不再是一靠近就要失魂被控的状态。

    李罗暗自沉吟了片刻,一边控制曼陀罗继续吞噬周围倒下僵尸的血肉,一边拿出一条条烤鱼肉吞食起来。

    “现在煞尸和尸王分身一下阵亡了这么多,恐怕已经大大延迟了尸王解除封印的进度。只要把亏损的血气补充回来,再次让金雷洗涤一遍神魂,远处石屋内散发出的邪念波动就会降到最低了这样一来我就能尝试接近那个尸王,一击重创于它”李罗喃喃自语着,目光越发的明亮。

    但就此过了大半天后,他衣袖间的曼陀罗徒然一阵翠绿霞光之下,所有伸出的蔓藤嗖的一下尽数收回,又化为了迷你形态,一动不动了。

    “该死!”李罗看了一眼周围,大骂了一声。

    在不远处密密麻麻的煞尸向石屋这边涌了过来,而曼陀罗却又因为木元素能量不足,又陷入了沉睡。

    李罗此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周身一阵灰光之下,飞入了半空之中。他手中拿出仅剩的几颗极品魔石,脸色阴晴不定。

    现在若是消耗这些魔石让曼陀罗苏醒过来,他就能激发煞气,继续引得天上的金雷禁制洗筏他的神魂,去除剩下的杂质。

    但这样一来,切不说能不能全部将杂质完全去除掉,就是灵魂洗涤的纯净无比,靠近那个石屋,他也不敢完全保证自己能不被里面的尸王控制。

    对方可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怪物,各种诡异的手段不知道有多少,怎能那么容易被李罗得手。

    自己的巫师等级又低,对方即便是被封印,恐怕也有能力在关键时刻,控制自己那么一瞬间。

    一瞬间对于尸王这种级别的生物,足足够它将李罗手中的戒尺巫器夺去,让他处于极为危险的境地!

    但现在不让曼陀罗恢复,这么多煞尸涌来,恐怕很快就会冲破这里的青雷禁制,向着石屋直冲而去。

    到那个时候,李罗再想阻止就迟了。而离那个神兽前辈所说的两个星期已经过了十多天了。即便是李罗延迟了煞尸推进进度,但也是在石屋里那个尸王消耗本源尸气的情况下,毕竟煞尸推进可一刻没有停下过的。

    推迟也只是削弱这个尸王,从而使其对封印的抵抗变弱。一旦让这么多煞尸真靠近石屋,那可真就不妙了。

    到时候,这个尸王和这些煞尸里应外合之下,必定有办法破除封印的。

    他可不相信,这尸王准备了这么多年,没有把握就做出冲破封印这个决定的。

    正当他犹豫要不要消耗掉这些魔为曼陀罗补充元素能量之时,目光不经意扫向了地上那几滩神兽前辈流落出的暗红色精血,目光闪动了下,留下两块极品魔石后,便把剩下的魔石全都收了起来。

    大群煞尸很快涌入了布满青色纹路的地面。

    刹那间,地上冒起刺目的青色电光,噼啪炸响之下,大片的煞尸倒了下去。

    随即,李罗拿出了两个圆型巫器,将两颗极品魔石镶入插槽,一红一银两卷霞光将所有倒下的煞尸全都笼罩了起来。

    这两个圆型巫器正是那两个献祭巫器,此时李罗非但没有节约魔石,反而加速消耗起来。

    地上煞尸被两股霞光放一笼罩,便开始迅速的溶解,化为一股股掺杂着点点黑光和血光的气流向着李罗的手上汇聚而来。

    很快,一个巨大的精魄团就在李罗手上凝聚而出,规模之大,足足有几百米大小。

    地上的煞尸也足足消融了五百只之多,但比起曼陀罗的吸食却是差上了许多。

    剩下的煞尸足足还有七、八千只以上,似乎怎么看李罗这么消耗魔石,都颇为不划算些。

    对此,李罗丝毫不在意,他口中念念有词,不断将精魄团引入袖袍之内,片刻过后这团精魄便消耗一空,李罗又拿出了两颗极品魔石将两个巫器消耗掉的魔石替换掉,继续献祭起来。

    半个钟头后,又是一个几百米的精魄团被李罗收入了衣袖间,他这才面色讽刺得看了一眼远处的石屋,露出了一副轻松之色。

    虽然不知道这个尸王有几个分身,但从神兽前辈没被周围煞尸吸收的几滩精血来看,多半还是有尸王隐藏在这周围的。

    至于为何不在刚才李罗失去抵抗时出手,多半是这个尸王想在破除封印后进食他血肉,晋级成他所说的死亡领主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死亡领主在亡灵一族中什么地位,但李罗猜的出来,一定会对这个尸王的能力有很大的提升才对。

    而这个尸王恐怕也算计到了曼陀罗沉睡这个变数。

    至于为何不将李罗手脚断掉,恐怕也是不想引得那个神兽前辈的出手,空空损耗掉几个分身而已。

    想必剩下的尸王分身对他破除封印极为重要才对。

    想到此处,李罗露出了一丝冷笑,口中加速了咒语的念动。

    他现在催动的,正是从古墓中那个前辈传承的一种催化秘术。

    此秘术名为三转催化。每次施展,都会以主人大量精气和魔兽寿命的代价,来协助魔兽突破自身等级。

    这个秘巫术对同一个魔兽一生只能使用三次,三次过后再施展必定消耗掉魔兽一身细胞活力,使其爆体而亡!

    本来,李罗还想在曼陀罗突破四阶或者五阶时再使用,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个尸王既然这么算计自己,恐怕即便是自己完成神魂洗涤,这个怪物也有信心在自己靠近石屋的那一刻,用其强大到不知道何种等级的邪念控制住。

    到了那个时候,可就真中了这个尸王的诡计了!李罗想到这里,心脏狂跳几下,露出了一副后怕之色。

    现在,凭借这个秘术,李罗也不得不连续激发两次,一举让曼陀罗突破到三阶巅峰苏醒过来。

    果然,曼陀罗在李罗的秘术下迅速转醒,气息迅速提升了起来。

    李罗动作丝毫不慢,时刻盯着那几滩暗红色血液的同时,落在了几百米开外的地面之上,其袖袍间的曼陀罗,如同饿了不知道多久一般,无数紫色蔓藤向着一只只倒下的煞尸急射而去,速度之快,李罗只看见一阵密集的紫色虚影之下,几百具煞尸迅速干瘪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异变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