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残道君 > 章节目录 10 哥 别打了
    小人得志的情形大家都不陌生,谁还没个得意忘形的时候?

    不过满脸的得瑟劲出现在一个年仅八岁的娃娃脸上时,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了。

    至于有没有人相信这块合金是眼前孩子鼓捣出来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无名身后有个位高权重的长老,反正道童的职责就是给长老跑腿办事的。

    常修从无名拿出长老腰牌显摆的时候,目光就没有移开过。见无名要收起来,突然道“清师伯闭关了,你从哪得来他的腰牌?”

    无名用眼角瞥着他,轻哼了一声,以极其欠奏的语调问道“你谁呀?”

    常修刚说了一个“我”就被两声不合时宜的咳嗽打断。

    身穿青色长衫的儒雅中年人已经在讲台前站半天了。

    一些注意到的学子已回到座位上端坐好,只有两个孩子在那旁若无人的吵闹。

    若是换了平时,少不了被他训上几句。不过这两个孩子中一位穿着亲传弟子的服饰。另一个问题童子他倒是认识,正把长老腰牌在手里甩着玩。

    先前轻咳了几声,没能引起两人的注意。不得不加大了几分力道,以至于嗓子真有些发起痒来。

    常修面带愤愤之色,狠命的剜了无名一眼。

    不过显然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无名压根就没去看他,如同之前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一般。端正坐好,瞬间变回了那个殷切求学的乖宝宝。

    青衫先生好笑的看了眼专心致志的无名,心中赞叹了句“这小子是要成精呀。”

    轻轻的把书页翻开,道“这堂课由我来教大家诗词鉴赏以及学习几个生僻字……”

    一堂课下来,轻松生动,课堂上下其乐融融。

    论起面对问题童子,教授识文造句的先生无疑是最轻松的一个。这一科没有那么多难点和变化,他反倒是乐得看其它学科先生的热闹。

    大学府每个品级有四个学堂,学堂每天有四堂授课。至于会不会倒霉遇上问题童子,先生们心里都没底。可若是从来都遇不到,多少又会有些失落。有时候人心就是这么古怪。

    下学后,无名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藏经阁。把《气机详解》和《机关铭文录》两本还了回去,又挑了《百草录》和《地脉相龙》两本。登记之后,礼貌的向守阁先生行了一礼,然后才姗姗而去。

    三天两头的跑来借书,无名已经和这边的管事混的比较熟了,交往之中始终不曾缺了礼数。这边对乖巧伶俐的无名虽说没表现的有多亲近,却也不烦感。起码现在借书已经不需要再出示长老腰牌了。

    须发皆白的威严老者望着无名跨门而出的身影略微想了想,突然对正在一旁忙碌的副手问道“咱们这位问题童子来借书有三个月了吧?现在就涉及二品学科了?”

    副手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笑道“何止呀,今天借的书有些内容可是到了三品才能看懂的。也不知道这小家伙脑袋是怎么长的。可笑那帮授业先生为了应付他的问题还跑来查阅二品经卷,殊不知有不少都是这孩子读完后还回来的。”

    老者点头道“过目不忘这种天赋虽不多见,但也还是有那么些个的。不过把这些知识真正变成自己的,能够活学活用……我这辈子自诩识人无数。也只见了这么一个怪胎。”

    副手面露期待之色,啧啧道“真想看看那帮授业先生挂在台上时的表情呀”

    老者没再言语,顺着门口望向外面的老树出神。

    回抵流峰的路上

    无名被两名从树后跳出的蒙面人给拦路截住。

    见到拦路之人的装束后,无名一阵无语。

    两道身影都穿着亲传弟子的服饰,脸上像模像样的遮着方巾。高的那个比无名高出半头来,矮的那个生得白白嫩嫩的。

    无名不耐烦的问道“怎么又是你俩?没完没了了是吧?”

    常灵闻言大吃一惊,对常修道“哥,咱被认出来了。”

    常修小声教训道“闭嘴,他这是在诈咱俩呢。”

    常灵“欧”了一声,乖乖不再吱声了。

    无名哪有闲功夫看这兄弟俩演双簧?还要赶几十里路呢,回去晚了膳堂就没饭了。不由耐着性子问道“二位好汉,你们拦着我是要劫财还是要劫色呀?给个痛快话,我赶时间呢”

    常修一时不知怎么回话,光想着给无名找不痛快,还没想好拦住人家后怎么办。

    常真不合时宜的声音又怯生生响起“哥,他说赶时间。要不咱们下次吧?”

    常修正想下意识的回答一声“好”,可转念一琢磨。不对呀,不是要揍他一顿出气吗?反正蒙着面呢,这小子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想到这里,对着无名说道“小子,你说对了。本大王就是求财的,快拿一千……哦,一万两黄金来。否则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无名把包摘下来,放到一旁的草地上。上前两步道“让你弟弟躲远点,伤了他我可不管啊”

    常修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对弟弟道“常真……嗯嗯,二当家,你先退后压阵。看我来教训教训这小子。”

    常真乖巧的后退了几步。怯怯的说了句“哥,要不咱回家吧。我怕”

    常修自信的一笑,弯起手臂拍了拍根本不存在的肱二头肌。

    无名看得一阵牙疼。这他妈是哪个长老调教出来的傻缺?

    常修自我感觉良好,在他看来,先前在课堂上被无名一招制住完全是个意外。

    对无名说道“那我可上了哈?”

    无名忍无可忍了,气道“真他娘磨叽”脚步一错,主动冲了上去。

    没想到势在必得的一纪冲拳竟打在空处,从常修的脸上穿了过去。

    幻影?

    无名心知不妙,正要退回的身形一顿,忙向下一沉。“啪”的一声脆响,被一掌拍在了肩头。

    钻心的疼痛让无名倒抽了一口凉气,即便顺着掌势卸去大部分力道。依然火辣辣的一片生疼。

    常修和半路出家的无名不同,还未记事就接受各种修行资源的浇灌。不善于与人交往是一回事,但一身本事却是实打实熬出来的。正因为如此,吃憋后才一直忍到现在才来找场子。

    无名也不是省油的灯,借着下蹲之势一记扫堂腿甩了出去,直奔常修膝关节扫去。

    常修不慌不忙,故伎重施。微微一晃,原地留下一道虚影。人已出现在一尺之外,刚好避开了这一脚。同时也一脚踢出,直奔无名尚未收回的腿弯处。

    无名这次看的真切,常修的身形变幻果然近乎于瞬移。而且是那种发力违背自然规律的移动方式。几乎没有蓄力动作,速度便在一瞬间提升到极致。

    常修身法诡异,无名也不是泥捏的。身体顺势扭转,另一只脚以更快的速度抽向常修的腰肋处。

    若是常修不收脚,两人结局就是各中一腿。单从力道上来讲,无名还要占些便宜。

    果然常修不愿吃这个亏。留下一道虚影,又闪出两尺远的距离,再次扑了上来。

    无名修习逍遥步虽然没有登堂入室,却也是初窥门径。相较之下竟也不遑多让。

    两个孩子一个身法诡谲,一个料敌在先。用的都是最顶级的近战之法,一时间难解难分。看上去斗的热闹无比,实际上谁都没碰到谁。

    无名如蝴蝶一般上下起舞;常修则闪闪停停,留下了道道虚影。

    半晌之后仍未分出胜负。

    常修表面看起来和无名旗鼓相当,其实心中已经暗暗叫苦了。鬼影步虽然厉害,但极耗体力。两人胶着成这样,都是骑虎难下,谁先停手,谁就得面临接下来的拳打脚踢。

    与常修的苦苦支撑不同,无名的眼睛越来越亮。不知不觉间主导了两人的节奏,还有闲心观察常修辗转腾挪的动作和发力方式。有时一个动作没看明白,就刻意引导常修再去做上几遍。

    常真瞪大眼睛,也看不出谁更厉害些。握着小拳头在一边吭声,小脸兴奋的涨红。

    你来我往,又持续了盏茶功夫。常修感觉有些手脚发软了,咬牙硬撑着。无名眼中逐渐闪出明悟的色彩,身形突然出现了一瞬间的模糊。

    常修一副见了鬼的神情,失声喊道“不可能!”

    无名得意的问道“什么不可能?”

    常修咬牙不作声。

    别人可能看不出什么门道,但常修怎么可能看不出?无名的身形之所以会有瞬间的模糊,是因为自身与虚影出现了重叠。交错开了半寸距离所致。这意味着无名不但在偷学他的招式,而且还真让他摸到些许的门道。

    他当初在父亲手把手的教导之下用了两年才达到这一步。被老爸赞为千年不遇的奇才,有望在锻体方面追上清云子大伯的脚步。

    结果这才半柱香的功夫就被人当着面给偷了去?

    两人本是贴身快打,哪容得常修的瞬间恍惚?

    无名矮身一记懒驴打滚,避开一脚。手中藏了一把泥沙。

    起身却是后背对着常修。

    常修见状大喜,想也没想便朝无名背心一拳砸去。

    却见无名左腿登地,右腿向后踹出,来了一招难看无比的野狗撒尿。

    常修微微侧身,躲过了没什么威力的一腿。还没来得及还击,便被扬了满脸泥沙。

    “啊”睁不开眼睛的常修顾不上骂人。飞身的向后跃去,变拳为掌,全力平推而出。

    “啊”这一声惊呼却是常真发出来的。

    常修目不能视,正自惊异不定。突觉身下一阵深入骨髓的疼痛传遍全身,一口冷气直抽入腹,紧接着便双腿一软痛苦倒地。

    无名一招猴子摘桃得手,乘势而上。对着常修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打归打,无名下手还算有分寸。

    学府的课没白念,‘学以至用’四个大字也被他在这贯彻下来。落拳之处尽是些又疼又不易看出外伤的位置。

    常修抱头护住脸强忍着不发出声音,可雨点般的拳头似乎没完没了一般。撑了片刻后终于忍无可忍,带着哭腔求饶道“哥,我错了,别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