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残道君 > 章节目录 50 嚣张的贼
    房歌凑上前去,歉意的摸出五两银票塞到惊魂未定的掌柜手里。

    远远见到一个城卫军小队闻声赶来,几人连忙快步离去。

    灰溜溜回到旅店后,无名才无奈道“姑奶奶,咱现在没有长辈撑腰。能不能低调点?”

    张寒语冷着张脸“你再没大没小的,信不信我把这客栈也炸了?”

    耗子闻言脸都绿了,一个劲的给无名使眼色。

    无名撇了撇嘴,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不休,问道“怎么就你俩?其他人呢?”

    绮卉小嘴一瘪,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委屈道“被广善堂的那帮王巴八给扣住了,我俩出来找你们。结果在青楼那边被人拦住,再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烨伟换了身装扮,气势也跟着有所改变。眼睛一立,蛮横气息扑面而来“扣人?凭啥扣人?”

    结果绮卉一时清绪太过激动,东一句西一句的讲不到重点上。还得张寒语不时补充几句,这才让无名理了个脉络出来。

    原来常修等人一进城便直奔广善堂的总部而去。

    刚到的时候广善堂的人好吃好喝招呼着,态度还算不错。可当天夜里去过一伙金什么帮的人之后,广善堂的态度突然出现了大转变,开始处处刁难起一众弟子。

    他们气恼不过,就跑去理论了几句。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就动起手来。结果才厮打了没几下就被数名大炼气期的高手跑出来给镇压了。

    打斗中摔坏了一些盆盆罐罐,广善堂的人张嘴就要索赔十万两银子。

    九鼎山众人把银钱都拿出来也只有凑了六千多两而已,所以他们就放两个姑娘回去凑钱赎人了。

    无名黑着脸听完,不留半点情面的斥道“这么明显的坑都往里跳,你们都是猪吗?”

    绮卉没得到安慰,反倒得被无名给无情的嘲讽了。脸面一下子就挂不住了,眼泪刷的夺眶而出。两只小手一左一右的抹了把脸,站起身来拉着张寒语就走。

    张寒语冷冷的看了无名一眼,也起身离去。

    房歌欲言又止,焦急的看着无名。

    无名冷哼了一声,语气不善道“连句话都听不进去,我是该夸你们有骨气还是该笑你们幼稚?一帮老爷们儿都关起来了,偏偏把两个姑娘放出来。真以为是为了筹银子?你们信不信,如果先前没我们搅局,今晚你俩都得剥光了扔到某个老男人的床榻上暖被窝去?”

    张寒语猛的收住脚,咬了咬嘴唇。拉着绮卉又走回来,直勾勾的瞪着无名。

    无名敲了敲桌子,示意二人坐下。然后自顾自的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无名回过神来,发现两女还恶狠狠的盯着自己。忍不住歪头问耗子“我脸上有东西?”

    见耗子摇了摇头,无名才对两人柔声道“咱们这群人里我身份最低,年纪最小。确实不该说这么过分的话来,我向二位姐姐道歉了。咱们坐下来慢慢说?”

    绮卉碰了碰张寒语,赌气似的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无名见二人坐好,悠悠道“我把从进城到现在发生的事情理顺了一下,咱们是被人算计了。”

    张寒语被气乐了“废话,这不明摆着的吗?”

    无名翻过两个茶碗,给两人把茶水满上,慢条斯理道“我是说,咱们被自家宗门算计了。”

    啊?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烨伟不悦道“我说师弟,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再胡说八道可别怪我跟你急啊。”

    房歌没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无名不紧不慢道“还记得出发前清云子长老的话吗?要我们蛮横,跋扈,嚣张。可咱们这一路呢?凝丹宗的时候舒舒服服感悟丹神柱;兵甲阁的时候都躲在屋里不出门;尸煞宗又差点被人给灭了。你们说在规划路线之时宗门可能会没料到这些情况吗?那咱们有啥可嚣张、跋扈的?”

    无名没理会众人的脸上的神色,给自己也倒了杯茶。抿了一口继续道“德义城的人精明市侩,没理由看不出咱们是有宗门作靠山的弟子呀?可还是一进城就被盯上了。盯梢我们三个的是赤蛇帮的,估计绮卉师姐说的那个金什么帮就是金虎帮吧?”

    张寒语和绮卉对视了一眼,疑惑道“你们也被盯上了?”

    无名指了指几人道“这么扎眼的服饰,让人盯上很奇怪吗?如果不是一开始没探出深浅来,赤蛇帮也早该有所动作了吧?之所以撤掉了人手是因为觉得在咱们之中插了个眼线。对吧?耗子兄弟?”

    耗子神色如常,迎着众人的目光坦然点了点头。

    烨伟呸了一口,咬牙道“那你还留着他?”说完就要动手。

    被无名一伸手给拦了下来道“所以我说你们容易吃亏嘛,一点记性都不长。就知道打打杀杀的,肌肉都练到脑袋里了?”

    无名再次端起茶杯,却没有喝,只是放在鼻翼闻了闻。道“不得不承认,有耗子兄弟在身边,赤蛇帮真的没来打扰咱们,而且出门在外的确是方便了许多。他跟那头是怎么交待的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他至少有一句话没说慌。”

    说完,无名对耗子一笑“他说‘赤蛇帮不如他爹亲,他爹不如银子亲’”

    绮卉嗤之以鼻“势利小人罢了。”

    无名不置可否继续道“话题有点扯远了,言归正转哈。广善堂总部就坐落在德义城,金虎帮去过之后就开始对你们挖坑下套。我们三人也是在进城的第一时间被赤蛇帮给盯上的。这两个帮派都跟城主有姻亲关系。基本上能够断定,这幕后恐怕都是城主府在使坏,至少也是得了他们授意的。”

    耗子脸色骇然,没想到这事居然会扯上城主府。真把事情闹大了的话,眼前这帮人到时有宗门出面,拍拍屁股走了。可他的根就在德义城呀,根本就没处跑。

    张寒语略微思索后问道“你的意思是德义城和咱们的关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来广善堂拜访的目的其实跟尸煞门差不多?”

    无名没接他的话,反而道出另外一件事“你就不奇怪青楼门口闹了那么久都没人出来管,烨师兄才刚露面就跑出来一队城卫军吗?千万别觉得那是巧合。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那队城卫军里有个卒子有大练气期的修为,一旦动起手你们根本没得跑。”

    此话一出,屋子里一片沉默。耗子脸上满是出焦虑之色。

    房歌感觉到事态越发的复杂,头疼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无名略微思索后对耗子道“你放心,既然喊你一声兄弟,就不能坑了你。先前给你那一百两银子你照原计划去打点弟兄,至于他们干不干活,无所谓。只要不起疑心就行。”说完,又摸出两张面额百两的银票递给耗子道“到底是让你担了风险,先做好最坏的打算。以后就算城主府真为难你,也不至于没个退路。”

    说完,无名转头对几人道“你们四个就不要分开了。从今天开始,跟着耗子兄弟在城里四处闲逛。可以适当的散点银子出去,但是别太大手大脚。千万要记住,绝对不能跟人动手起冲突。”

    绮卉不知无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忍不住问道“被扣住的师兄们怎么办?”

    无名把茶水一饮而尽,放下茶碗后耸了耸肩,道“还能怎么办?继续扣着呗。你们只管到处溜达。他们越摸不准底细,就越不敢下黑手。说不准师兄们这会儿比咱们过的还滋润呢。”

    张寒语好像第一次认识无名一样,对他重新打量了一番。语气缓和了不少“如果你猜错了呢?”

    无名无所谓道“猜错就猜错呗,只好委屈那几位师兄了。德义城的实力撑死了相当于一个二流门派,依咱们掌教大人的尿性,说不准正愁找不到由头来刮它一层皮呢。别看咱们被扔在这无人问津,十有某个长辈在暗中盯着呢。你信不信,如果真有弟子在这出

    了事情,不出三天德义城就得被掀个底朝天?”

    房歌轻咳了一声,递给无名一个眼神,示意他的语气对掌教太过不敬了。然后道“也就是说咱们实际上正处于宗门的考验之中?接下来的表现会决定宗门日后投入多大精力来培养?”

    无名长出了口气,叹道“我哪知道那帮老……前辈怎么想的?这可都是你说的,我只是猜测而已。”

    张寒语皱眉道“小小的德义城怎么就敢明目张胆的给咱们九鼎山甩脸色?”

    无名打了个呵欠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依附哪个顶级势力的狗腿子吧。这种事别问我,我只是个小小的道童。”

    房歌问道“你呢?不跟我们一起吗?”

    无名“嗯”了一声,道“你们一直都穿着宗门的衣服,早让人认出来了。我虽然和你们一直在一起,不过没怎么露过脸,看清我相貌的人应该不多。回头换套衣服就行了,我有我的事要干。”

    说完,无名揉了揉眼睛。对耗子道“有劳兄弟给两位姐姐开个舒适点的房间。”

    绮卉解开个心结,语气轻松了不少。见无名刚说几句话就露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来,道“怎么成这样?晚上当贼去了?”

    不曾想说者无心,听者吓个半死。

    无名瞬间睡意全无,房歌和烨伟都警惕起来。

    耗子伸头在门外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才对绮卉道“姑娘可不能乱说,城里正到处抓窃贼呢,可别害了公子。”

    张寒语目光在几人脸上一一扫过,从闪烁的神态中隐约猜出了些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无名,恢复了往日的恬淡。笑吟吟地对无名比了个大拇指道“不愧是第六峰。”最后的“魔王”两字没说出声,只比了个口型。

    自打那天开始

    几人便在德义城中如同寻常纨绔般招猫逗狗,四处闲逛。高价淘些中看不中用的小物件,买些与青楼姑娘同款的胭脂水粉;去戏园子听曲看戏,到茶馆听书,跑赌坊里小玩上几手,烨伟这个大老粗还学那些百无一用的书生酸溜溜的作上几首歪诗。属实让暗中关注他们的势力都摸不着头脑。

    被扣在广善堂的弟子们正如无名所料:不但没有性命之虞,反倒是饮食方面还多了些许的肉食和酒水。

    广善堂的众人也是有苦难言。九鼎山压根没表露出救人的意图,城主府那头也没有进一步的指示。这些弟子就成了一块关不得也放不得的烫手山芋。

    无名没心思去管这些弟子过的咋样,让这帮眼高于顶的弟子多吃些苦头才好呢。

    他这阵子忙的很,每天昼伏夜出的做一名快乐的搬动工。

    至于城主苑星辰和两位副城主最近都心神不宁、寝食难安,嘴里起满了火泡。

    城里每晚都有三四个大户人家失窃,都是跺跺脚能让德义城抖三抖的豪绅望族。

    现在这些愤怒的巨擘就差把脚跺他们脸上了,城主府里被指着鼻子骂无能的声音几乎盖过了征讨窃贼的呼声。

    更严重的是这些富贾若是愤怒之下把产业从德义城撤走,那德义城的经济可就要塌掉半边天了。财政跟不上,税收就没着落,紧接着三千城卫军的装备维护和军饷就会变成天大的窟窿。而且这不仅是想想而已,已经有家族在出售商铺了。

    对于那名杀千刀的窃贼,城主府豢养的两名大炼气期高手已经全部出动彻夜巡逻了。而且城中的几个帮派全部加入到了围剿窃贼的行动之中。城门上悬赏的金额一路攀升,已经达到了三百两白银。无数游手好闲的流氓地痞和流浪汉也纷纷加入到了抓贼的大军之中。

    一时间,到处都有举报窃贼的,德义城的扒手几乎被抓了个干净,治安前所未有的好。城中的监狱人满为患。

    可抓归抓,嚣张的窃贼依就嚣张,甚至把大门大户全部偷过一次之后,又回过头重新搜刮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