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残道君 > 章节目录 60 万事俱备
    九鼎村烹煮坊中

    百里惊脸上挂着幸福笑容,洋洋自得地哼着小曲,把炒勺颠的“哗啦哗啦”响。

    他身后有个梳冲天辫的稚童坐在案台上,小脚丫晃悠个不停。

    一只大手突然从稚童后面伸了出来,一把揪住了他的小辫子。

    稚童先是从左边回头瞅瞅,又往右扭头。没能找到身后的人,又无法挣脱头上的大手,急的哇哇直叫。

    百里惊闻声回头看了一眼,嘿嘿一乐,没去理会孩子的叫嚷。先把菜盛到盘子里,递给一个杂役,然后才擦了擦手道“无名呀,你师娘这阵子都在念叨你咧。”

    无名松开了逗弄孩子的手,在他小脸蛋上捏了一下。对百里惊道“刚回山门没多久,这阵子都憋在丹阁和锻器峰上了。”

    百里惊抱起握着小拳头正对无名龇牙咧嘴的孩子训道“小海,不准对你大哥无礼。”说完,抬起头对无名教训道“还有你,厨房的手艺也落下了,久了就要生疏了。”

    无名点头应了一声,问道“师父,怎么没见师娘呀?”

    百里惊眉梢挂喜的道“你师娘又怀上了,这烟熏火燎的对母子俩都不好。让她在家养胎呢。”

    无名闻言大喜“真的啊?看来我又要多个小弟弟啦。”

    百里惊哈哈大笑,不无得意道“还真让你给猜着了,听大夫说这次还是个带把的。”

    小海嘟着小嘴,恶狠狠的冲无名哼了一声。

    无名刮了小海的鼻子一下,取出个半人高的傀儡放在地上。

    傀儡雕琢的眉目清晰,与小海有着六七分的相似,头上也扎着个冲天辫。

    小海看到后挣扎着从百里惊怀里下来,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傀儡,满是欢喜之色,手指痴痴地塞在嘴里,另一只手伸出去小心地摸傀儡的脸。

    无名弯下腰用力揉了揉小海的脸颊,问道“大哥对你好不好?”

    小海含糊不清的拉着长音道“好……”

    无名满意的点了点头,在傀儡后颈的小开关上按了一下。笑着对小海道“送给你啦。”

    傀儡对小海眨了眨眼,用略带机械的语调对小海道“你好小海,我叫小海。咱俩作朋友吧。”

    百里惊看着孩子跟傀儡手牵手跑出去玩耍的开心模样,摇了摇头,无奈道“你呀,唉,有这个心就够了,那么麻烦干什么?”

    无名摆手笑道“不麻烦,一个玩具而己,顺手的事。”说完,取出一套用油纸小心包裹的刀具放到案台上道“这是徒弟的一点心意。”

    百里惊表情严肃地凝视着无名,半晌后才缓缓道“无名呀,是不是看上哪家姑娘了?想让师父帮你提亲就直说,咱爷俩还用这么见外吗?”

    无名一阵无语,不愧是师父,这思维跨度够大的了。连忙摆手道“提什么亲呀?我还小呢。我是最近几天里要离开山门去游历了,临行来跟你们道个别的。”

    百里惊“哦”了一声,长长舒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呀,害我下了半天决心。还以为得给你准备彩礼呢。我跟你讲,攒那点私房钱是真不容易呀,你师娘管的可严了。”

    无名嘴角抽了抽,没敢接这话茬。又取出两个瓷瓶道“这两瓶是强身健体的滋补丹药,平日吃点对身体有所裨益。劳烦师父带给师娘吧。”

    百里惊接过瓷瓶塞进怀里,问道“不去见见她?”

    无名摇头道“不了,还有些事情要去做呢。”

    百里惊点了点头,爽快道“那成,你快去快回吧。到时让你师娘准备几桌好酒好菜,咱爷俩好好喝一顿。”

    龙虎台

    程云子处理完一天的事务后,疲惫的扭着脖子回到住处。

    迈步进屋的瞬间,眼睛猛然眯了起来,一身气机鼓荡不息。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潜入到他的房间里?

    然而一番查探过后并未发现躲着人,屋里也没有翻动的痕迹。只是在床头榻案上摆放着一对银亮如雪的拳套。

    拳套的关节灵活,阵纹密布。尺寸大小刚刚合适,显然是给程云子量身定做的。

    拳套靠近手腕的位置用一排蝇头小字刻着“第六峰魔王炼制”

    一向不苟言笑的程云子把拳套戴到手上感受了一下,逐渐露出个和煦的笑脸,低声道“这个臭小子……”

    主峰之上

    星云子拿着一柄简陋到令人发指的长剑,铁青着脸冲着无名吼道“这破玩意儿值两颗上品灵石?”

    无名一副无赖的神色道“要不你把剑还我,灵石我退给你得了。”

    星云子心头又极为不舍,剑确实是好剑。可这造形也未免太糊弄人了吧?连剑鄂都没有,鞘和柄只是一截硬木随便刻了几下装上去的。不出鞘的时候简直就是一根木头棒子无异。想他堂堂一个掌教真人,要是走到哪都背着根棒子不得被人笑话死?

    星云子深吸了口气,换了张和气面孔,打着商量道“乖师侄,你再给我改改。当初说好了照清云子长老那个样式给我打一柄的。这差距也太大了点吧?”

    无名叹了口气,道“我说掌教大人,青爷的性格你比我清楚吧?浮夸啊!俗啊!我当然要满足他的虚荣心了。可你不一样呀。你是真正的雅士,怎么能落入那种俗套呢?相信我的眼光,也要相信你自己。此剑带在身上,显示出来的是第一高手的眼界,是胸怀也是不屈的风骨。”

    星云子琢磨了一下,好像确实有那么点意思。

    无名趁热打铁道“对了,还有件事得麻烦星伯伯。”说完,把背后宽一尺,长五尺的木匣摆到身前道“这藏兵匣里面刻了几道阵纹,第一次注入的灵气量决定了它的容纳空间。青爷让我来求你帮忙。”

    星云子接过时还没当回事,一副随手应付了事的架势。可是越打量面色就越精彩,喃喃道“真是暴殄天物啊,你个败家玩意儿。”

    最后心满意足的无名几乎是被星云子黑着脸给轰出了主峰大殿。

    丹阁下的酒窖

    仁阿牛体形比当初明显胖了一大圈,站着不动时像是一堵厚实无比的城墙。若说他跺跺脚酒窖就会颤上几颤,那绝对不含半点水份。

    仁阿牛把一根卤鸡腿连骨带肉的扔进嘴里嚼的津津有味,再呲溜上一口自家产的果酒。醉眼惺忪地对无名道“咱自家兄弟不说两家话。无弟弟你要出门游历,做哥哥的别的没有。要多少酒,只管搬就是。”

    无名取出个青铜葫芦,笑着道“装上一葫芦就够了,以后想仁兄的时候就喝上两口。”

    仁阿牛揉了揉眼睛,看这葫芦顶多也就能装个三五斤酒水。遂喊来一名助手,吩咐道“去,打酒。把最好的装上。”说完,口齿不清的对无名道“路上多有不便,哥哥就不给你塞那些个酒坛子了。说实话,要不是本事不济,我也想走上这么一遭。人活一世,总要多走走瞧瞧……”

    声音越来越低,竟是坐着睡了过去。

    无名站起身来,把仁阿牛扔在一边的衣服拿了过来,帮他盖好。

    半柱香后,那名去打酒的助手面色古怪的把葫芦拿回来。

    无名怕吵醒酣睡的仁阿牛,轻声向那名助手道了声谢,悄然离去。

    助手望着他的背影,轻声赞叹道“一葫芦愣

    是装去了十几坛子的好酒,不愧是管事大人的兄弟呀。”

    回到抵流峰颠,无名开始一样样的整理装备。

    清云子偷瞄了一眼,没好气的笑骂道“你小子是出去游历吗?这他妈是去发动战争的吧?”

    无名哼哼一笑,不无得意地道“出门在外自然是安全第一。”

    地上摆着的瓷瓶有数百之多,几乎囊括了丹阁记载的所有四品以下丹药。

    安乐椅被重新炼制出了一把,虽然纹理与木质相仿。却实打实是通体合金锻造而成的,而且正如无名当初所言那般,增添了毒药喷口和发射暗器的功能。

    喇叭比最初的那个更加的小巧,重量也轻了许多。不过上面却了铬刻了五道阵纹,威力强了数筹不止。现在别说用上狮子吼,就算大声喊叫都能把天上的飞鸟震给下来。

    最不可缺少的落宝手套,无名是尝过甜头的。只是如今的落宝手套虽然功能没什么变化,外形却骚包无比的绣了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时刻惦记着劫富济贫的无名还准备了两套能够模拟身周环境的隐身衣。

    除了从未用来对敌的蜂尾飞剑藏在发簪里之外,命名为蝶舞的一对剔骨尖刀已经收入到了木匣之中。

    木匣里还新添了两件武器,就连清云子看了也直咧嘴。

    一柄是用引雷枝的树芯炼制而成的木剑。剑柄长一尺,便于双手持剑,剑身长两尺三寸,看造型就属于劈砍类的武器。可这毕竟是木剑呀,再结实也不是这么个用法吧?偏偏还给它命名为“斩铁”。

    另一把武器更过份。是一柄通体赤红的巨锤,光锤柄就有一人高,八棱形的锤头有西瓜那么大,怕是有数百斤的分量了。卖相是足了,可这玩意儿怎么打人呢?吓唬人还差不多。等你把锤子轮起来,人家早就跑没影了。名字取得倒还算贴切,唤作“千均”。

    无名把这些分类摆好后,一一收到储物装备之中。

    不算上青铜葫芦的话,无名的两个护腕、镯子、护心镜以及身后的木匣都有储物功能。东拼西凑的加起来,有方圆一丈的空间。

    全部收好后,无名感受了一下。经过阵纹的调整,大概只多出了七八十斤的份量。舔了舔嘴唇道“总觉得还能再装点什么。青爷,帮我想想,还缺点什么不?”

    清云子脸皮抽搐道“娘的,都武装到牙缝里了,你干脆把老子也带上得了。”

    无名一拍大腿喊道“对了,还有旺财。”

    清云子眼角一抽“旺财又是什么鬼?”

    无名嘿嘿道“就是驴子呀,这么多年光浪费粮食不干活,也该它出出力了。”

    清云子“嗯”了一声,点头道“是应该带上那头畜生,关键时候还能宰了吃肉。它什么时候叫旺财了?”

    无名得意道“我刚才想的名字,叫起来多顺口呀。以后我手下两员大将,一个叫旺财,一个叫金豆,听着就喜庆。”

    清云子望着直奔百兽坪而去的背影欲言又止,轻轻摇了摇头“那头蠢驴在百兽坪的日子滋润得很啊。哪那么容易跟你回来?”

    一个时辰后,无名骑着驴子风一般的跑了回来。

    无名鼻青脸肿,披散着头发,浑身的驴蹄子印。驴子也是一副少皮没毛的狼狈相,还有一条后腿跷着不敢沾地。

    跳下驴子后,无名抚摸着鬃毛赞道“旺财不愧是从小养大的好伙伴,见了我那叫一个亲热呀。”

    驴子讨好的去蹭无名的脸,刚好蹭到伤处,疼的无名一阵龇牙咧嘴。

    清云子一阵啼笑皆非,扶额长叹道“我总感觉要天下大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