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残道君 > 章节目录 9 魔对魔
    枯井开始像喷泉一样,往外喷涌大滩的烂泥。

    一股中之欲呕的恶臭铺天盖地的充斥在整个鬼阵之中。

    烂泥在极短的时间里汇聚成了一具庞大臃肿的丑陋怪物。

    怪物有四层楼高,没有头和四肢,看上去像一只没有壳的蜗牛,顶着一对硕大柔软的触须。无数人类的面孔在它身躯表面沉浮,发出刺耳的痛苦哀号。

    怪物触须轻摇,对无名发出了一道直透灵魂的柔和呼唤“来啊,他们都在等你呢。你怎么现在才来?”

    几个稚童的身影蠕动着从怪物体内浮现出来,亲热的招呼道“二狗哥,你可算回来了,一起玩吧。”

    话未说完,便“唰”的一声被横扫而来的剑光打断。

    “啪嗒嗒”稚童摔成了一地烂泥,裹着几颗头颅滚回了怪物的体内。

    “小王八蛋,长能耐了是吧?给老子滚过来。”清云子咧着嘴,对无名露出了招牌式的坏笑。

    下一刻,斩铁剑沿着他的眉心直劈而下,干净利落的将其斩成了两段。切口处冒起一片灰气,如同冷水浇在烧铁上一般发出“滋滋”声响。

    晁思薇冷着脸,哼一声道“小名,你怎么对小李子动手了?他可是……”

    “噗……”

    晁思薇的头颅从耳朵的位置被横斩成了两段,抛飞而起的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无名瞥了眼化为灰气逐渐消散的晁思薇,笑容不减,声音嘶哑地对怪物道“很好玩是吧?不得不承认,你成功的把我惹毛了。我现在很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少颗脑袋给我砍。”

    初心逃跑无果后,躲到一间屋子后面心惊胆战的偷看。

    他宁愿被组织派来的刺客干掉一百遍也不想死在这些鬼物手里。至少刺客动手时干净利落,不会又恶心又吓人。别说他现在重伤未愈,就算全盛时期也是有多远躲多远。此时连无名都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简直就是另一种形态的厉鬼。

    无名舔了舔嘴唇,提剑缓缓前行,眼神阴冷,嘴角跷起一个残忍的弧度。

    怪物厉喝了一声,身上一阵抖动。从身体表面分离出了无数颗拳头大小的泥浆团子,呼啸着向无名攒射而去。

    无名身形连闪,斩铁在身前舞出了一片密不透风的剑网。

    未击中无名的烂泥团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之后,重新飞回到怪物的身上。而被斩铁砍中的则失去了力量,化成一股灰气凭空消散于天地之间。

    无名被没完没了的烂泥搞寸步难行,烦躁无比。仅凭砍那点烂泥巴,什么时候才能把高达十丈的怪物给耗死?

    不过那只怪物显然比他更加的焦躁。被砍掉的可是它多年来一点一滴积攒下的修为呀。

    怪物怒喝道“有把破剑就以为了不起了是不是?这么喜欢砍就让你砍个够好了!”

    说话的同时怪物的背上裂开一张巨口,向着天空猛的吸气。村里散落的铁器和棍棒等物在牵引下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

    怪物体内的头颅纷纷从它身上分离了出来,化成一只只恶鬼,抓住武器朝着无名飞扑而去。专门往无名手中的木剑上招呼。

    终于有比砍泥巴有趣的事干了。无名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神色,主动迎上了漫天鬼影。一字一顿道“剑名,斩铁。”

    “嘶啦”一声,像是撕纸一样。离无名最近的恶鬼连同挡在它身前的厚重铡刀一起断成了两截。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飒飒飒”十多道无名的身影同时出现,消失,再出现。

    几次眨眼的功夫过后,“哗啦啦”棍棒掉落在地上的声音便响成了一片,大股的灰气呈雾状徐徐散去。除了满地的狼藉外,只剩下无名的身影孤零零站着。

    无名把斩铁扛在肩头,露出一个邪异的笑脸,挑衅地对怪物勾了勾手指头道“再来!”

    初心背倚着墙坐在地上,使劲搓了搓脸颊,感觉肌肉有点僵硬。

    不说你无名为啥会带着头变异的驴子和一柄怪异的椅子,也懒得探究你从哪整来的削铁如泥的木剑。可这套诡异的身法是咋回事?千万别告诉我这是厨子该有的职业素养。那大家还修仙干什么?都去开饭馆得了呗。

    怪物停下了动作,一对触角直直指着无名。即便看不到它的脸,依然能够感觉到它的愤怒。

    片刻后,怪物突然仰天大吼起来。背部的血盆大口将村民所化的恶鬼统统吸了进去,传出一阵咀嚼东西的声音。随后它身上的烂泥向内翻涌起来,不断地压缩,体型越来越小,气势直线攀升。

    无名没去干扰它,静静的等侍怪物变换形态。

    怪物最终变成了一副身高一丈,通体漆黑的壮汉模样。面孔不断的闪烁变幻,喜怒哀乐的表情也在闪烁中变化个不停。如果说和之前的形态还能找到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只是头上依然顶着的两根柔软触须了。

    气势到达颠峰后,怪物示威性的握拳在胸前擂的“嘭嘭”作响。深吸一口气后猛地向无名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

    无名气势上丝毫不输于怪物,用半生不熟的狮吼功对吼了回去。

    随后两者不约而同的对冲在了一起。

    无往不利的斩铁砍在怪物身上时,没有了之前那般所向披靡的感觉。仅在它身体表面留下一道道冒着丝丝灰气的浅淡伤口,瞬间就被恢复抹平。

    而怪物不但时刻散发着蚀骨的森森阴气,铁拳也沉重无比。硬抗几剑后,一把抓住了斩铁,从腋下又生出一条胳膊来,握拳轰在了无名的胸口。

    无名像是被战车撞中的皮球,“嘭”的一下就飞了出去。后背接连撞穿五六堵土墙,然后才手脚并用的扒在地上,继续滑了七八丈远的距离。

    怪物看了眼在手中滋滋冒烟的斩铁,随手向后扔去。然后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舔烫伤的手心,一步步向无名走去。另外一个腋下也长出了一条手臂,刺耳的嘈杂嗓音响起“有舒服的死法你不选,非得把你打烂才行。你不知道我对食物的口感很挑剔吗?”

    “啪”一颗小石子毫无征兆的打在怪物的头上。

    “嗯?”怪物扭头四望,没找到扔石子之人。再回过头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无名的身影。

    无名借着坍塌的墙垛,将步法和隐身术发挥到了极致。躲在怪物的视角盲区里绕行到了它的身后。

    然而当无名飞扑而起的时候,怪物的后脑突然露出了一张婴儿的脸,惊恐的尖叫道“在后面,在后面。”

    无名身形败露,轻轻“嘁”了一声,一记肘击砸在怪脸上,刺耳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怪物的正脸直直的扭了过来,身体微微闪过一阵模糊,后背变成了身前。一把向无名的头上抓去。

    无名人在半空,仰头勉强躲过了一抓,反手擒住怪物抓来的拇指。身体翻转,两脚借力在怪物的脸上“嘭嘭嘭”就是三脚。

    怪物被踹地身体后仰,怒喝了一声。迅速回过身来四手合抱,就要把无名给搂死。

    无名借着刚刚的反冲力,身子向后轻盈一弹。脚尖勾住怪物其中一条手臂的臂弯,身体在空中打了个半圆。荡回时到了怪物的肩头,抓住它的脑袋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膝撞。

    怪物被撞的失去平衡,向后踉跄了两步。被无名抓住了机会,游鱼般滑怪物身后,双手扣在它的大腿上,腰背猛的向后发力。来了一记头下脚上的抱摔。

    无名一击得手,正要起身后撤。突然脚踝一紧,被暴怒的怪物抓了个正着。像拎小鸡一样倒提了起来,然后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被狠狠砸在了地上。

    在“嘭嘭”声中,无名像条破麻袋,被反复轮起砸下。地面上硬生生砸出了两个深达半尺的土坑。

    乱摔一通后怪物尤不解气。提着软绵绵的无名,另外三条手臂攥紧拳头又是批头盖脸地一顿乱捶。

    “啪”一颗石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向怪物飞来,被它挥拳

    凌空打成了齑粉。陷入狂暴状态的怪物怒不可遏地吼道“谁?给我出来。”

    “唰”的一声轻响,蜂尾在怪物提着无名的那条手臂处绕了一圈,瞬间将手腕切断。

    不等怪物将手腕接回,满脸鲜血的无名已经突入进了它的怀里,露出一个狰狞阴森的笑脸道“该我了!”

    说罢,无名在怪物腹部一踢。身体拔高一截,抓住怪物头上的两根触角就是一记头锤。紧接着改为连环膝撞“轰轰轰”把怪物撞的连连后仰。

    等四只大手抓来时,无名两腿夹住怪物的脖子,重心移到了他的背部。身子倒仰,借势一记翻身摔。怪物的身子再次头下脚上的轰然摔下。

    这次蜂尾早已等在下方,借着冲击力从百汇穴刺了进去。无名没有浪费丝毫机会,控制蜂尾在怪物体内就是一顿疯狂绞杀。

    然而,蜂尾毕竟没有克制阴邪的作用。仅仅在怪物体内穿行了数尺就被死死的卡住,动弹不得分毫。

    无名翻身而起,险之又险地躲过当头跺下来的大脚。五指成钩,抬手来了一记娴熟无比的猴子摘桃。

    可惜这次却是空手而归。虽然怪物有一副壮汉的模样,却压根就没长桃。

    怪物抄起无名的胳膊,将他提了起来。与无名几乎是脸贴着脸,尖声道“今天玩的很尽兴,不过你该死了。”说完,嘴角咧到了耳根,张开血盆大口向无名的头上咬去。

    无名千钧一发之际,右臂猛地一抖。卸掉了肩关节,扭身把胳膊挡在前面。同时歪过头一口咬向了怪物的脖颈。

    “扑哧”两张嘴几乎同时落在了对方身上。

    无名的护腕在利齿下崩出一串火星,巨力生生将他的胳膊扭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无名的牙齿也在怪物脖子上撕开了一道口子,大股灰色气体被他鲸吞入腹。

    怪物痛喝一声,松开嘴再次向无名的头颅咬下,被无名用肩膀挡住。

    不管怪物下口乱咬还是用手疯狂的撕扯,此时的无名就像见了血的蚂蝗一样死死叮在它的脖子上。

    正僵持不下之际,初心鬼鬼祟祟地捡回了斩铁。摸到怪物身后,一跃而起“噗嗤”一声刺进了它脑后那张脸的嘴里。斩铁轻而易举地贯穿了怪物的头颅,从前面那张脸的口中刺了出来。

    怪物动作一滞,回身呼的就是一拳。

    结果拳头落到了空处,偷袭的小子一击得手后已经弃剑逃得没了踪影。

    怪物顾不上再去嘶咬无名,“呵呵”怪叫起来。四只手拼命去拉扯斩铁,试图把剑从嘴里扯出来。

    可斩铁如同在他的脑袋里生了根一般,无论怎么挣扎都拔不出分毫。像一根烧红的铁棍插在黄油中一般,冒起了漫天的灰气。

    在刺耳的哀嚎中,怪物渐渐失去了挣扎的力气。软倒在地,开始缓缓萎缩起来。身上不停长出脓包,脓包破裂后流出恶臭的黄水。

    初心强忍着恶心,小心地凑上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掰开无名的嘴,把他往远处拖去。

    随着怪物的消亡,鬼阵也失去了作用。太阳的光辉终于洒落在这片土地上,逐渐驱散凝聚多年的阴寒气息。

    初心检查过无名的伤势后不由一阵头疼。

    无名除了那口好牙,全身几乎找不出一个完好零件来。一副随时都可能断气的模样。

    见踢踏着蹄子小心翼翼靠过来的旺财,初心唉声叹气道“这下你小子欠我的钱可有得还喽。”

    “哦……”无名发出一阵受伤野兽般的嘶哑声音。猛地抬起头,骇人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初心,强挤出了一个人的诡异笑脸。

    脱困的蜂尾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对着初心的背后刺去。

    “我去你娘的。”初心毫不客气的一记手刀砍在无名脖子上。

    无名两眼一翻,彻底昏死了过去。

    初心扬手接住没什么威胁的蜂尾,没好气的“呸”了一口“你小子属疯狗的吧?见谁咬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