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残道君 > 章节目录 72 你咋没长个呀?
    无名询问小尼姑的时候,绮卉就在不远处冷眼旁观。

    此时重重地“哼”了一声,取出一对大锤子就气鼓鼓的要继续往上走。

    绿萝连忙拉住她,劝道“你到底别扭个什么劲啊?无名只是在找失散多年的朋友而已,又不是来抢亲的。再说了,就算真让他找到又如何?人家可是尼姑呀。”

    绮卉恍然道“对哦,他对个尼姑能有什么想法?”

    初心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鬼魅般幽幽道“听说平洲的僧人大多是不忌讳婚嫁的。”

    绿萝扭头过头怒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继续装哑巴不好吗?”

    初心缩了缩脖子,看到无名朝这边走来,灰溜溜跑去找荆钗了。

    无名见绮卉一副收手不打的模样,笑着问道“师姐不继续往上打了?”

    绮卉仿佛突然想通了一般,把大锤收了起来,轻哼了一声道“算了,不打了。再打下去就得用符了,赢了也没意思。”

    绿萝问道“无名,你那位朋友……对你很重要?”

    无名点了点头道“许多年没见了,一直挂念着呢,也不知道她过的怎么样了。”

    绿萝有些迟疑地问道“那如果……如果咱们也分开了,你会挂念我……和绮卉师妹吗?”

    无名毫不犹豫道“那当然了,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呀。”

    绮卉笑逐颜开道“去吧,早点上了山顶也早点知道你朋友的消息。”

    绿萝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落,喃喃自语道“只是伙伴而已吗?”

    第四阶武台。

    聚集在这里的武僧更多了,这一层面的体谈已经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对决了。对观战的大多数武僧而言都大有裨益。

    见登山之人中只剩无名一人,其中一名早就等侍在此的武僧主动让了出去,留下了一个矮胖的僧人做无名对手。

    枯竹对瘦高僧人道“缘悲,贫僧对武道不甚了解。你觉得无施主能走过这一关吗?”

    高瘦僧人语气平谈道“从无施主之前的几场来看,应该留有不少的余力。但万象境的玄妙之处在于直指人心,拿下这一局的难度不小,能不能到达山颠很难说。”

    枯竹疑惑道“山颠?守擂金刚境武台的那位莫非真是无施主要找的旧友?”

    高瘦僧人没有作答,而是把目光投向武台上的二人。轻声道“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

    无名已经和对面的矮胖僧人斗到了一起。既然想早点得到灵雀儿的消息,也就不和这位僧人慢悠悠的彼此试探了。

    僧人亦是直接用出了压箱底的功夫。

    修佛皆以摒弃欲念为修行的正途,而万象境的僧人却能将对手的欲念化为武器,让他自己去击倒自己。说白了,就是拥有迷惑对手神识和阻断五感的能力。

    无名对这种攻击手段感到新鲜无比,这跟制造出的幻境和障眼法完全不同。他是真真正正沉浸到了矮胖僧人所描绘出的世界之中。

    无论是看到的还是听到的,甚至闻到的和触摸到的都真实无比。一盘盘瓜果美食,烧肉酱汤摆在无名的面前。稍远一点的地方堆着小山一样的金银珠宝,光芒四射。一群艳利无双的美丽女子翩翩起舞,舞姿妖娆,边跳边一件件褪去衣衫……

    矮胖僧人见无名已经彻底陷入了万象之中,面露喜色。手掐莲花印,像一口滚地缸一样冲了上去。

    就在莲花印即将落在无名胸前的时候,无名自然而然的向后退了半步,恰到好处的躲过了这一击。

    矮胖僧人一惊,连忙向跃去。

    再定睛细看,才发现无名仍就是面色木然,目光中没有任何焦点。

    这是……身体在无意识中做出的反应?

    矮胖僧人发现这点之后,再次扑上前去,拳脚越来越快,带起阵阵风压之声。

    无名依就面无表情,可身体却像是随波逐流的水草一样,任你水流来的再快再疾也只是轻轻摇摆荡漾一下就避了过去。

    高瘦僧人点头道“了不起,无施主小小年纪就领悟了自然心,而且看样子还领悟的有些年头了。”

    枯竹疑惑道“自然心是什么?”

    瘦僧人道“全身心的投入到自然万物之中。去感受事物的生长衰败,从而借用它们的某些特性。在防守的时候,可以是风,可以是水,可以是云。进攻时可以是山峰,可以是海啸,可以是雷霆。这些东西平时不明显,但身体已经形成了习惯,哪怕是无意识的情况下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番极高的评价如果落在无名的耳朵里,他估计要痛哭流涕地告诉老和尚“这都是被清云子那老不死给逼出来的!当年好好的一段路,非得封掉他的五感。那三步一摔五步一倒的滋味没把他整疯才真的是个奇迹呢。”

    矮胖男子的身上开始泛起金光,速度又上了一个台阶,一双手的动作已经快到有些模糊不清了。

    “啪啪!”

    很突兀的,矮胖男子的两只手腕在半空中一定,被无名死死抓住。

    此时无名的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咧嘴笑道“功夫挺有意思,可惜眼界窄了点。”

    说完,只听“嘭”的一块沉闷声响传来,矮胖男子被打的倒飞了出了五六丈远,挣扎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春禅瞪大了眼睛道“一……一击就赢了!”

    高瘦僧人摇头道“不是一击,是三击。无施主刚刚在极短的时间里连出了三拳,都打在了同一个位置上。因为速度太快,所以听上去只有一声而已。”

    春禅张大了嘴巴,感慨道“无施主好厉害啊……”

    无名见场上胜负已分,向矮胖僧人行了一礼道“承让了。”

    矮胖僧人在师兄弟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还了一礼道“没想到施主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脱离了万象法境,刚刚施主说贫僧眼界窄,莫非是有什么深意?”

    无名点头道“大师的这个万象确实挺有意思,所产生出的事物无比真实,不过这些东西是以你自己的眼光刻画出来的。那些花生,小枣,猪蹄子之类的东西可能在你眼里是美食,可是放在我这个厨子的眼里实在没什么吸引力。还有那些美女……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光头的姑娘。至于那堆金银嘛,对我确实有点影响,但还没大到忘记对手的地步。”

    说到底,还是眼界限制了这位高僧的想像力。无名好歹是坐过几天龙椅的人,这点东西实在太小儿科了。

    矮胖僧人再次躬身行礼道“谢施主教诲。”

    无名打了个哈哈道“我这算什么教诲?大师闲时不妨走出这修罗堂,到世间去多走走瞧瞧。法不在寺中,而在脚下。”

    拜别了这位僧人,无名等人继续向最上方的武台走去,只是脚步下意识的放缓了许多。

    到了这种时候,无名的心中反倒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万一这间修罗堂是些道貌岸然的害人和尚,灵雀儿已经遭了毒手怎么办?又或者那个小尼姑的师姐只是在路上偶然捡到的呢?

    始终保持了一定距离的高瘦僧人和枯竹师徒靠了过来。

    高瘦僧人主动开口道“守在金刚境武台的弟子法号慧灵,是定贤师太从平洲以外收来的关门弟子。资质极佳,说是千年一遇的武道天才也不为过。虽然才刚刚成就金刚体魄,但年纪尚小。是堂中最有望肉身成圣,武道成佛的弟子。”

    无名眼中升起一丝希冀之色,连忙问道“敢问大师,这位慧灵是不是来自江洲,本名叫做灵雀儿?”

    高瘦僧人不置可否,轻声道“快走两步,自然就知道是不是无施主的旧友了。何必在这庸人自扰呢?”

    听了僧人的话,无名脚下不自觉地快了几分。

    只是等到无名几人随着高瘦僧人来到最高处的武台时,全都傻眼了。

    武台规格确实比山下要高出一些,是以大块青石板铺成的。空空荡荡的武台上,一个人影都没见到。只在一旁的硬泥地上看到一颗金光闪闪的人头,在阳光下散发着黄金一样的光泽。

    金色人头在几人出现的时候睁开双眼望来,从瞳孔中射出了两道尺余长的金芒。见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神色愕然。

    待高瘦僧人走近后,金色人头缓缓收敛光芒,恢复成正常人的肤色。开口问道“住持,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陌生人?”

    高瘦僧人点头道“是几位别洲来的施主,到修罗堂来体谈的。

    已经走过了下面的四个武台。”

    身后的绮卉跟绿萝咬耳朵道“唉,原来这看门的老和尚是住持呀。瞅这一身行头和气质一点都不像呀。”

    绿萝小声回道“有些得道高僧就喜欢扮成扫地僧、看门人。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候展露身份出来吓唬人。几千年前就流行的古怪癖好了。”

    无名在金色人头恢复成正常人后就在一旁仔细观察,只觉得声音清脆锐耳,长得蛾眉螓首。一双大眼睛像清澈的泉水,干干净净。抿嘴的时候腮边会出现两个小小的酒窝,隐约有些灵雀儿小时的模样。试探着叫了声“豁牙子?”

    人头猛地转了过来,一脸难以置信地神情。眼眸中缓缓蒙上了一层雾气,颤声问道“你是……小无名?”

    无名满脸的激动之色,拼命地点头。

    身后的绮卉咬着嘴唇,酸溜溜地对绿萝嘀咕道“哪有尼姑长这么漂亮的?这要是长出头发来还了得?”

    绿萝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是很漂亮,无名从小就有眼光呀。”

    绮卉哼了一声,嘟起嘴不再说话。

    高瘦僧人道“慧灵,你还是出来吧。让大家蹲着跟你说话像怎么回事?”

    灵雀儿开心道“是,住持。”说完对无名道“小无名,你往后退退,我要出来了!”

    无名乖乖往后退了两步,脸上满是喜悦之情。

    灵雀儿娇喝了一声,身周的地面颤抖起来,被刻意压实的泥土开始一寸寸的龟裂开来。一股磅礴之气自下而上沿着裂缝喷薄了出来。

    胖妞“喵”地一声惊叫,在初心的背上一蹬,半空中扭过身子落地就跑。扒着一棵老树“嗖嗖”两下就蹿了上去,躲在树冠里瑟瑟发抖。

    灵雀儿吸了口气,先是一只手从土里伸出来,然后是另外一只手。撑在地面上一点点把身子拔了出来。

    随着灵雀儿的动作,无名看她的目光从俯视变成了平视,然后又成了仰视,下意识的张大了嘴巴。

    这还是那个弱不禁风的瘦小妹子吗?

    只见灵雀儿一身筋肉虬结,肩宽背阔。胳膊都快赶上无名的大腿粗了,身高就算比起蛮族来也毫不逊色。

    无名身高八尺,体型和常人相比已经是极为高大了。结果措不及防之下,被灵雀儿的蒲扇大手摸到头上调笑道“小无名,这么多年了。你咋没长个呀?”

    “咔嚓”无名感觉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碎了,碎的渣都不剩!

    当年他六岁,灵雀儿七岁。

    那时候,这丫头就总是拿他的身高来说事儿,这下子是真的无望雪耻了。

    一同前来的几人中,除了荆钗之外。包括旺财和躲在树上的胖妞,都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绮卉语无伦次地喃喃道“我最近是不是没休息好?绿姐姐,你是不是也看到了我看到的东西?”

    绿萝咽了下口水,目瞪口呆道“如果你看到的是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蛮子,那咱俩看到的就可能是同样的东西。”

    无名的身体跟着大手一阵晃悠,结巴道“你……你……你咋变成这样了?”

    灵雀儿笑容爽朗道“师父说我是天赋异禀,不知不觉就长得比别人高了。”

    无名心中腹诽不已“屁的天赋异禀,小时候还是根豆芽菜呢,再见面就成了女蛮子。不!比蛮子还大了一号。”

    高瘦僧人点头道“故人重逢,这是好事。不过叙旧一事可以稍稍放后,慧灵,你这段时间修习地母经,进境如何了?”

    灵雀儿收起了笑脸,恭敬道“回住持,慧灵修习地母经已有月余,或许是福缘不够吧,尚未摸到门径。”

    高瘦僧人微微点头,道“看来无施主便是来给你送福缘的了,既然你们已经相认。体谈一局如何?”

    灵雀儿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无名,语气满是怀疑道“你行不行呀?我要打高兴了,会控制不住力道的!”

    无名接连被灵雀儿瞧不起,梗着脖子用拳头擂了擂胸口。砸的“咚咚”作响,撇嘴道“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

    灵雀儿雀跃道“太好了,你跟青爷修行了那么多年,肯定得到他的真传了吧?来来来,快让我见识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