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残道君 > 章节目录 79 芥子纳须弥
    初心掂了掂手里的砖头,一脸的嫌弃。要不是觉得和它放在一起的东西都不俗,差点就随手扔掉了。

    在几人面前晃了晃,问道“这玩意儿谁认识?”

    无名郑重其事地打量半天,一本正经道“根据我多年的游历见闻,这很可能是一块砖头!”

    绮卉接过去后,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摇头道“看样子不怎么厉害,应该不是用来拍人的吧?”说完,把砖头又递给了绿萝。

    绿萝用手指轻轻抚摸砖头上的纹理,又放到鼻间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生铁气息。最后摇头递还给了初心道“可能是用来打磨东西的。”

    蜂尾自己飞了出来,平躺着剑刃在砖头表面上轻轻划了一下子。由包吞天给出了最后的答案道“这是块剑心石!”

    初心终于得到点有用的信息了,眼中一亮,激动道“剑心石?干什么的?”

    包吞天出声道“当然是用来磨刀剑的石头。有些高品阶的神兵利器,自身材质过于坚硬,一般的磨刀石根本没法打磨,就要用上这东西了。”

    初心大失所望道“不就是块磨刀石吗?”

    包吞天沉声道“不一样!品阶过高的刀剑,大多是没有自我修恢能力的。一旦用钝了,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东西来打磨。别看这块剑心石的样子不起眼,若是放到懂行的人眼中。价值不低于那柄本命剑胎呢!”

    这话前半段是真话,至于具体价值如何,是无名暗地里吩咐老包来安慰初心的。

    初心半信半疑地收起了剑心石,对荆钗道“我先帮你收着,用的时候跟我要就行。”

    荆钗望着稍远的枯竹塑像,双刺像蝴蝶一样在指间不断翻飞。对初心的话充耳不闻,没有半点回应。

    无名现在的样子惨,可实际上受的伤并没看上去那么重。巨魔正面的那一巴掌,大部分伤害都被护心镜承担了下来。最可惜的是收纳在其中的数十万两银票,有一小半被震成了废纸屑。

    只是这会儿顾不上心疼银子,能多收刮点东西,就相当于减少损失了。

    巨魔虽然已经化成了飞灰,可长在脑袋上的一对巨大链锤却留了下来。锤头有一人多高,重达数万斤。不同于任何一种已知的金属,通体浑然天成,没有任何后天锻造的痕迹。像是从巨魔身体里生长出来的。

    无名没有过多的研究,将两个实心大铁球收入到芥子空间内。然后走到春禅身边,轻声问道“我们能帮你师父做点什么吗?”

    春禅已经擦干了眼泪。虽然眼睛还有些红肿,却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神色。站起身来对无名行礼道“多谢无施主的美意,我们赤足比丘不为任何事物所累。既然师父走了,便是真的走了。留下这个塑像已经足够,不需要为他做任何事了。”

    绮卉走过来,目光停留在金身塑像上,问道“不给枯竹大师立个庙或者碑文什么的吗?好歹让后人知道他的功绩呀。”

    春禅摇了摇头,轻声道“简简单单的来,干干净净的走。不需要留下什么,也不用谁来记住。”

    既然春禅这个做徒弟的都这么说了,其他人也就不再坚持了。

    一群人在原地生起篝火,安安静静的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春禅和无名等人一起上路。

    走出没多远,无名回过头遥遥望了一眼。

    一片残垣断壁的废墟前。枯竹的塑像在朝阳下金光灿灿,虽然背朝这边,却感觉这名僧人正在向大伙挥手告别一般。

    无名忍不住也挥了挥手。

    春禅见状,站住了脚步。双手合十,向枯竹的方向深深行了一礼。

    队伍中少了一位见多识广的长者,最为神态自若的反倒是这个春禅小和尚。

    没了那个时不时敲他脑袋的僧人,也没了那道总是刻意放慢脚步与他并肩而行的枯瘦身影。他的变化不仅仅是腰间多了个老旧木鱼,也没了那些没完没了的问题。

    无名用力拍了拍脑袋,似乎这么做能让识海中的惨叫声轻上一些。然后偷偷瞥了眼春禅,清了清嗓子问道“春禅小师父,有个事我一直想不明白。能不能帮我解惑呀?”

    低头赶路的春禅用脏兮兮的袖子抹了一下脸,语气平静道“无施主请讲。”

    无名想了一下,问道“你和枯竹大师都是阅历丰富的苦行僧人。见闻和看待事物的深度都不俗,怎么都是普通的比丘呀?而且我记得你明明在修罗堂有所顿悟,怎么事后没有任何的变化呢?还有啊,枯竹大师那一步一境的跨越是怎么回事呀?”

    春禅想也不想的答道“赤足比丘追求智慧,但不为智慧所拖累。寻求佛法,而不拘泥于佛法。境界品阶虽然不算是身外之物,可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拦在路上的石头。”

    说完,自嘲地指了指自己的脚道“我们的脚能走过戈壁险滩,却难以迈过心路上的拦路石。所以有些事情悟了、懂了,但不必刻意去拿起来。师父最后迫不得已之下一步一境,实际上是原本就能够破境而已。”

    无名惊讶道“这么说枯竹师父早就有化身为飞升佛陀的资格了?”

    春禅笑了笑,一脸的骄傲道“师父原本还差一点,是遇到几位施主后才勘透了一些道理的。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的时候,师父曾和我说过:‘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一心求佛,后来懂的道理多了,发现求的其实就是自己。真成了不死不灭的佛陀,反倒会让生命变的不完整。只有体验过生老病死才算是走完了该走的路。’”

    无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枯竹看上去也就四十几岁的年纪。成就金身佛陀?那可是和羽化仙人一个级别的存在呀!在江洲,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大炼气的修士都属于千古奇才了。试探着问道“枯竹大师多大年纪了?”

    春禅讶异地看了一眼无名,然后回道“师父从来不说自己的事情。不过他曾和我提起过一个破戒僧的故事,说那人是他的师兄。两人都出身于千佛窟,曾在屠魔大战之时有过一个赌约,正是那个赌约束缚着两人停步不前。”

    无名大感意外,点头道“原来是位深藏不露的老前辈啊。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出身于千佛窟一脉。难怪你们师徒两个一听说是要去千佛窟,就非要一起同行了。你告诉我这些,就不怕我生出什么歹意?”

    春禅张开手臂,在原地转了一圈,一穷二白道“无施主想要我身上的什么东西,只管拿去就是。而且我师父早就说了,无施主身上虽有魔气,却也藏有佛光。不会害我的。”

    无名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些和尚说起话来比骗钱的神棍还玄乎。突然想起了扔在芥子空间吃灰的十卷佛经,摸出一本丢给春禅道“这是千佛窟一位高僧留下的,看得懂不?”

    春禅接了过去,略一打量。脸色瞬间变的潮红,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微微颤抖着抚摸经书封面。想要翻开一页,却在两次深呼吸后选择了放弃。眼睛极为不舍的牢牢落在经书上,双手却已经托着递还了回来,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沉声道“请无施主妥善保管好这本经书,这是佛祖传法时留下的记录手札。是真正的佛门至宝,若是善加利用,平洲的佛法将有可能回到大一统的昌盛时代。”

    无名不置可否,接过后随手丢到了芥子空间的桌子上。

    什么佛不佛法的?他又看不到上面的文字,就算能看到也对这些东西也没兴趣。知道值钱就够了。

    初心一直竖着耳朵旁听,对无名道“唉,你说黄皮子洞里的那个秃……高僧。既然能算到一千多年后咱俩会过去,难道就算不到屠魔之战吗?早干啥去了?”

    无名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怎么觉得知道的越多,心里就越没底呢?总觉得一千多年前就有人挖好了坑等着咱们去跳似的。”

    初心连忙纠正道“唉,别说‘咱们’,只有你自己而已。那些东西可都让你一个人收起来了,和我没半个小钱的关系。”

    无名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他。扭头对春禅道“春禅啊,你要是没个明确去处的话,就干脆跟我们一起去趟千佛窟吧。”

    春禅根本就不问原因,痛快的点头道“好呀,那就打扰几位施主了。”

    在又走了半天之后,无名趁着休息的空当,把记录夺舍的玉牒取了出来。让所有人都修习起了壮大神魂的方法。

    其他人有所不知,无名之所以急着修习这个,是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噪音的煎熬。老人魂魄的惨叫声一刻都未停歇过,走路、吃饭、睡觉都不得安宁。无名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却已经快被逼疯了。

    万万没想到,这套功法一旦开始修习根本就停不下来,除了荆钗和春禅之外,所有人都进入了一种生不如死的状态。那种痛,像是用无数柄小刀片一下下地刮在神魂上一般。

    比凌迟之苦还要痛上百倍千倍。

    每个人都面色惨白,全身颤抖,汗如雨下。闷哼之声像比赛一样,此起彼伏。

    绮卉这阵子来了疼劲,手上没个轻重,差点把怀里的胖妞给勒死。胖妞见势不妙,躲到旺财的背上去了。

    绿萝的丹凤眸子媚态全无,整个人变得病殃殃的,眼看着一点点的消瘦了下去。

    初心不愧为练起功来连自己都不放过的大狠人,虽然样子也不太好看。却比其他人好出很多,颤颤巍巍地走到无名的身边道“唉,这功法不会是假的吧?可别把人给练坏了。”

    无名现在已经不觉得识海里的声音吵了,练这鬼功法疼得他直翻白眼,根本就顾及不上别的。咬着牙抓出一把茶叶,塞到初心的手里道“煮了……分给大家喝!”

    芥子空间的那株老茶树是无名目前唯一能想到的东西,滋补神识的效果要比一般的灵丹妙药好很多。

    好在荆钗和春禅两个都能帮忙煮茶,这才不至于落得个无人照顾的凄惨境遇。

    无名以前从来没觉得这棵老树的茶叶这么管用,哪怕是知道有滋养神识的作用也没怎么摘来喝。可现在一口茶水灌下去,味道还没品出什么来,整个人就打了个激灵。像是兜头盖脸

    地冲了个冷水澡,忍不住舒服地发出一声长长地呻吟。

    然而这种舒服劲只持续了盏茶功夫,几人就迎来的更为猛烈的一轮刺痛。

    这么没日没夜的折腾,别说是绿萝了,连无名都掉了十几斤肉。

    芥子空间里的老茶树已经被撸成了树杈子,差点就要剥树皮了。

    幸好,熬到第五天的时候,仿佛永远不会停歇的疼痛感终于缓缓减弱了下去。

    无名,绮卉和绿萝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并排躺在草地上。脸颊深陷,一副比苦行僧还苦的样子。脸上都挂着死里逃生的侥幸,要不是有那株老茶树的辅助,真的会活活疼死。

    其实现在三人的神魂依然在承受着不逊于第一天的痛楚,只是照比后面几天已经强出了太多。

    绿萝眼神空洞地望着天空,声音有些嘶哑道“初心呢?”

    无名机械的扭了一下脖子,有气无力道“和荆钗对练去了。”

    绮卉闷哼了一声,颤巍巍道“他不是人!”

    春禅已经习惯了几人半死不活的样子,此时正盘坐在不远的地方看初心和荆钗过招。身边蹲坐着旺财和胖妞两道身影。

    初心动用了两柄飞刀与荆钗对战,在荆钗在不动用超速度的情况下刚好可以斗个旗鼓相当。

    荆钗的腰肢柔韧性极好,每次出手都像绷出的弓弦一样,在近距离爆发出可怕的冲击力。

    初心则攻守有度,潇洒异常,还有闲心说话“我呀?没事!这点疼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更厉害的都挺过来了。”

    “哗拉”一大把木签迎面飞来,初心连忙闪躲。狼狈道“不是吧?你什么时候削的签子?切磋而已,不用下这么大本钱吧?”

    木签来的突然,等初心反应过来不能像飞针一样去控制的时候,为时已晚。胳膊腿一下子被钉上了好几根。

    初心手忙脚乱地把木签拔掉,怒道“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呀?”

    荆钗闻言,竟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起来。低着头,两只手使劲绞着衣角,眼中蒙上了一层雾气。

    初心暗道一声“要遭”,正要开口缓和一下气氛。

    只见荆钗的身影微微出现了瞬间的模糊,然后就感觉整个人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了十多丈,落地后又是一阵翻滚,刚好停在了无名等人的身边。

    无名一动不动地打了声招呼“来了?”

    初心哭丧着脸“嗯!”了一声。

    刚刚一瞬间,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反正两条胳膊脱臼了,腿上有条大筋被拉伤。要不是穿着护甲,大概又是个重创的下场。

    几人为了调整状态,在一间不大的小庙里又休养了十天。

    无名趁着这段时间没事,进了趟芥子空间,整理一下东西。

    一直以来都是把芥子空间当成个超大号的纳物法器来用的,什么东西都是随手往里一扔了事儿。

    进来之后,无名自己都有些懵了。

    好端端一个芥子空间,被他搞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

    里面最多的是没来得及去换取军功的蛮族装备。铁甲、皮甲、斧子、盾牌,还有两架抛石器和五架攻城弩。像破烂一样堆在一起,其中还夹杂着十多根图腾柱。

    除了这些之外就是准备用来做贸易的铁矿,药草。堆出了好几个小山头。稀有金属和灵草什么的也都铺散了一地。

    巨魔留下的两个大铁球和一地材料,无名也都没腾出时间来研究呢。

    漫步在这颗荒芜的星球上,无名总觉得好像什么地方变的不太一样了,可一下子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直到走近茅草屋的时候才发现,那棵被撸光叶子的老茶树竟然又发出了新芽。在树下长出了一小片娇柔的嫩草。

    这个发现可不得了,这里居然生长出了菜圃和茶树以外的东西!

    不光是这些,无名转悠了一圈后,还在茅屋后面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水洼。虽然里面只有一层薄薄的水皮,可确实是以前不可能出现的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和这里堆着的某件东西有关系?

    无名满脑子的疑问,在一堆堆小山中依次检查了过去,最终在茅屋里发现了一点端倪。

    被他随手丢在桌上的两枚佛果都小了一圈。虽然不明显,但因为贵重的关系,都是被无名仔细检查过的。

    无名一屁股坐在小木椅上,捏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菩提子的空间,佛果……。这两者之间是有啥关系吗?种下之后长出菩提树……难道说佛果能补全芥子空间里的某些规则?菜圃和茶树不会也是两颗佛果变的吧?那我要是有个百八十颗,岂不是……这靠!佛祖的极乐世界不会是一枚菩提种子吧?”

    细思极恐,无名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据说佛祖证道后升起的须弥山后来也消失不见了。

    名副其实的芥子纳须弥啊!

    能装下那座比天还高的大山,那位大佬的菩提种子一定比自己的这枚大很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