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天残道君 > 章节目录 103 踏上归途
    初心和荆钗这几年并不是真的就躲在万磁海下面与世隔绝。

    不时要出来采买一些生活用品,放松一下。

    往上走的时候由初心在前面领路,稍稍和浴磁台错开了一些距离,从另外一处爬了上来。

    出了万磁海之后,三人都被上面的热闹场面给吓了一跳。都没料到浴磁台上竟会是这样一副景象: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连后方的岸上都挤满了人。

    小摊小贩眉飞色舞地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往往不到一个来回就能清空自己的货架子。

    给人一种正在举办了无遮会的感觉。

    无名长舒了口气,庆幸道“幸好没从原来的位置上来,不然光从人堆里挤出来就是一大问题呀。”

    他还没意识到这个场面就是因为他的进阶而引起的呢。

    目光扫去,在人群的最外围发现了耷拉着脸的牟念萍几人。

    无名拉着初心二人靠了过去,一拍小丫头的肩问道“这咋回事呀?怎么这么多人?”

    牟念萍眼睛猛得一亮,正要高声叫出来,又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憋得很辛苦的模样。

    范英兴奋地接过话头道“前辈下到万磁海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是哪某高僧在接连突破境界呀?那速度,真是太惊人了!这些都是闻讯赶来的僧人,说不准能亲眼目睹到佛陀升天呢。”

    无名笑着摇了摇头,对牟念萍吩咐道“去把你师父叫来,咱们走了。”

    范英有点不情愿,小声道“不在这看那位高僧升天吗?这可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大机缘呀。”

    无名咧嘴笑道“你想留下看热闹,就待在这呗。我们几个是打算走了。”

    牟念萍站着没动,眼睛越过无名,直直落在初心的身上。羞赧道“这位是前辈的朋友吗?”

    无名黑着脸道“快去!再磨蹭,信不信我让你师父把你逐出师门?”

    牟念萍这才慌里慌张地挤过人群去找绿萝,落下了一路抱怨不满的声音。

    初心疑惑道“这小丫头是绿姑娘的徒弟?”

    无名一脸无奈道“是个姓赖的。甩都甩不掉。”

    没多大一会,绿萝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荆钗快步走上前去,牵住了绿萝的双手,嘴角微微扬起。虽然没有说话,但透过面具,能看到那一对如深泉般的眼眸弯成了两道漂亮的月牙。

    领来绿萝之后,牟念萍的目光又直勾勾地落回到了初心的身上。

    范英对她说了两句话,都没能得到什么回应。倒是陈俊扯了扯范英的袖子,酸溜溜道“那丫头的痴症又犯了。”

    稍远点的地方,胖妞骑着旺财在小摊贩那里挑挑选选的捡着各式小吃,蹭得满手满脸都是糖油。反正有金豆这个钱匣子趴在头上,完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旺财的耳朵扭了扭,突然回过头看到了初心和荆钗。撒开蹄子就冲了过去,险些把毫无准备的胖妞给闪下去。拥挤的人群连忙给这只头上带着尖角的怪物让开一条路。

    初心也被旺财的样子给吓了一跳,所幸旺财的变化虽大,可那张驴脸并没多大改变。迎上前去,抱起旺财的脑袋一顿摇晃亲热。

    旺财背上的胖妞张开肉嘟嘟的小胳膊对初心“啊,啊”地叫了两声。

    初心连忙把胖妞抱了过去,本想问这是无名和谁的孩子着来。结果发现了她额头上有一抹枣核一样的殷红印记,笑着问道“这不会是胖妞吧?”

    话音刚落,胖妞“噗”地一声,变成了一只肥猫。眯着眼睛发出一阵“噜噜噜”的声音。金豆轻轻一弹,跳到了初心的肩头,“呱”地叫了一声。

    初心的性格在陌生人面前一向比较内敛。可是此时竟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引来了不少人侧目。

    生死离别之后的故人重逢,这种滋味又有几人能够体会到呢?

    照比当初来到平洲的时候,队伍中少了个开朗蛮横的绮卉,也少了一柄名为蜂尾的飞剑。却多了一群叽叽喳喳的小跟屁虫。

    好友聚齐,正式踏上了归途。

    回江洲的话,先要搭乘飞艇到水原城,然后从那里搭上回江洲的跨洲飞艇。

    初心并没有因为实力的提升而克服老毛病。飞往水原城的三天路程里,又吐成了一条死狗。

    牟念萍有绿萝手把手的教导修行,范英等人则缠上了无名。

    这次无名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对这一群精力充沛的少男少女,无论是江湖经验还是功法指导,几乎都是有问必答的用心讲解。

    到了水原城后,初心一个人被丢在客栈休息。一群年轻人与牟念萍分别在即,一起出去疯玩去了。

    飞艇是在二十天之后,时间还很富余。

    无名和绿萝,荆钗一起去购置好飞艇的木牌后,就开始走访各大商铺。把江洲带来的货物全部高价出手,然后再购买一大批平洲的特产。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三人在街上闲逛了起来。

    荆钗离开万磁海之后,就复恢了说话需要初心翻译的模样。不过初心不在的时候,也偶而会说上几个字。

    这个长年戴着面具的姑娘,挑挑捡捡之后居然买了一大堆的胭脂水粉,走起路来脚步轻快。看得出来特别开心。

    无名把一支只是凡俗之物,却做工极为精致的发钗别到绿萝的发髻中。笑着道“真好看。”

    绿萝脸颊微红,直视着无名道“无名,你是不是因为绮妹妹不在了,所以想把对她的感情都补偿到我的身上?”

    无名摇了摇头,语气平淡道“师姐的离去是我心中最大的痛,可更让我感到痛苦的是以前对她不够好。我不会把对她的思念转嫁到你的身上,也不会在咱俩的感情中夹杂别的东西。如果……我是说如果,某一天不得不和你分开。我只希望不再留下那么多的遗憾和痛苦。”

    绿萝红着眼圈,在这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扑进了无名的怀里。脸颊贴在无名的胸口喃喃道“我赖上你了!咱俩不会分开的,你想都别想!”

    许多行人见到这一幕都站住脚,尖叫着发出一阵阵的起哄声和叫好声,脸上都带着善意的赞许。

    魔教地域生活的人性格大多直爽,照比古板的佛门城市和守旧的江洲,多出了几分市井巷弄的人情味儿。

    绿萝的勇气在刚刚那一扑的时候已经用光了,羞红着脸使劲低垂着头。反倒是无名在路人的起哄声中,托起绿萝的脸,在她的额头吻了下去。带起一阵炸了锅的叫好声。

    荆钗停在他俩身后几步远的地方,十指交叉捧在胸口,肩膀微微的晃动。

    若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敢在这时揭下她的面具,大概会在临死前有幸见到一张泛着花痴的脸。

    接下来的几天,无名没再到处闲逛。而是租了一间药庐炼制起了丹药。

    由整块大地陨乳雕琢出来的丹炉,出丹的速度要比普通丹炉快很多,而且品质也极高。再加上无名炼制的都是三品以下的丹药,所以炼制的非常轻松。

    这次主要是给初心准备黄粱丹,否则在飞艇上待三个多月,说不准真能整出人命来。

    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到了蹬艇的日子。

    牟念萍和小伙伴们含泪作别,一个个哭得梨花带雨。光看这架势,就不像是来送行的,更像是送她上法场一样。

    不过在每人被打赏了一瓶行军丹后,这帮小家伙就死活哭不出来了。一边玩了命的挤眼泪一边忍不住翘着嘴角傻笑。

    与范英等人分别后,一行人登上了跨洲飞艇。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规模的飞艇了,可几人还是忍不住赞叹这巧夺天工的逆天手笔。

    这种可以轻松承载万名乘客以及若干货物的巨大飞艇,简直就是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巨大岛屿。

    无名等人住的是顶级客房,宽敞舒适,采光也好。有窗子可以看外面的景色,而且每个房间还配有一个小小的观景台。光是这一笔花费就用掉了一千多两银子。

    几个姑娘当然是越舒服越高兴。

    反倒是无名和初心两个土财主凑到一起发了半天牢骚。

    一个说这些钱够杀无名七八次的报酬了,另一个抱怨这些钱得不吃不喝卖上五十年的包子。

    结果遭受了三位姑娘和一群灵兽地集体白眼。

    飞艇升空后,初心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这艘巨大的飞艇实在太稳了,几乎感觉不到它在移动。

    和当初那艘改装过的运兵飞艇有所不同,当前这艘飞艇的内部几乎可以用奢华来形容。戏园子、赌场、青楼、拍卖行、棋舍、茶坊还有各式小吃的坊市应有尽有。

    可以说,这不但是用来跨洲的交通工具,更是一座飘在空中的销金窟。飞艇管事几乎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光明正大地把手伸进了客人的腰包里。

    无名有时陪着绿萝品品茶,听听曲儿。有时会带上胖妞旺财几个家伙去小吃坊市转转。

    倒是牟念萍,几乎每天都打着绿萝的旗号跑去缠着初心,求他指导修行。

    荆钗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小家伙的情敌。

    至少牟念萍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初心指导起修行来,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觉悟。每次都很认真地把牟念萍揍个半死。然后像拖死狗一样,拖着一条腿把她丢回自己房间去泡药浴。

    牟念萍这丫头大概对于男女之事有什么误解。越是被初心揍,就越是对他欲罢不能。伤稍好一点就急吼吼的贴上去找打。

    荆钗对此没有任何的表态,反正初心揍一个小丫头也不过是三拳两脚的事儿。

    不耽误他们俩对练。

    无名和绿萝乐得轻闲,除了一起练功之外,也会趴在观景台上一起发呆。

    飞艇在经过一些景致特殊的地方会刻意的降低高度和速度,供客人观赏。就算是没有窗子的已、丙、丁几级客房,客人也可以到公用的大观景台去看热闹。

    有盘旋在龙门渡的巨大海蛇,随着暖流漂移的白鲸群,波光嶙峋的飞鱼越海,如同在空中卷起大浪的海燕大潮……都是些陆地上看不到的奇景。

    无名每当这个时候都会兴致勃勃地用记忆石片记录下来,等回去以后送给长孙无风。

    除了这些让人眼前一亮的奇景之外。飘荡在这无垠的海面之上,久而久之就开始变的乏味无趣起来,四周不变的景色也因为失去了新鲜感而让人觉得有些麻木。

    或许那些常年在这条线路做生意的商贾们选择更便宜的房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他们更愿意把钱砸在赌场和姑娘的肚皮上。

    绿萝手里拎着两个精美的酒壶,直接推门而入。见到无名正趴在观景台上发呆,抿嘴一笑。缓缓走上前去,柔声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无名笑着

    接过酒壶,开门见山的问道“知道天残体吗?”

    绿萝白了无名一眼,笑道“怎么可能不知道?镇山尸王不就是天残体吗?”

    无名认真地望着绿萝的眼睛,郑重其事地道“我也是。”

    “啊!”

    绿萝一个失神,手里的酒壶失手掉了下去。被无名半空接住,又塞回到她的手里。然后才坦诚道“这个秘密只有清云子和我干妈知道,你是第四个。”

    绿萝惊慌失措道“你真的是天残体?我是第四个知道?那还有一个是谁?如果不是至亲之人,要不惜一切代价灭口才行。”

    无名苦笑了一声,指了指自己,无奈道“另外一个我。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是天残体了,原本的一身血肉精气都被吸走了。可我在修行方面的状态还和以前差不多。”

    绿萝满脸都是担忧之色,迟疑道“那你……”

    无名打断了她的话道“没事,那家伙不会把我的体质到处乱说的。不是因为什么好心,而是不屑去说。我就是想问问你,对天残体有什么了解没有?”

    绿萝神色莫名,甚至还伸手在无名的手背上捏了捏。摇头道“制成炼尸的话,我了解一些,活着的……我还没机会研究呢。”

    无名被绿萝一本正经的老学究模样给说得一阵毛骨悚然,拔开酒壶塞子喝了口酒,小声道“那你跟我讲讲死的就行了,活的先不着急。”

    绿萝也喝了一小口酒,缓缓道“天残体之人一身灵气基本都会被强行吸收,是种光进不出的体质。哦,这么一说我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你除了蜂尾之外连一柄飞剑法器都没有,为什么你从来不用术法伤敌,为什么你在杀敌的时候总是不愿出手。”

    无名轻咳了一声,纠正道“那个……杀敌这事跟体质没关系,是怕心魔跳出来搞事情。”

    绿萝眨了眨眼睛,用手指点了点无名的胸口道“天残体,一体双魂。这两种都是亿万中无一的体质,居然都让你一人给占了。”

    无名郁闷道“又不是什么好事,我是天底下第一倒霉蛋呗。唉,别扯远了,说说你对天残体的了解。”

    绿萝点头道“天残体的体质虽然在修仙方面不占优势,但其实有着另外一种霸道。那些吸收的能量并没有浪费掉,全都堆积在了血肉之中。肉身无论是强度还是韧性都极为惊人,天残体之人因为过于强悍,死后不腐。所以寿终正寝的话通常会选择自行兵解或由亲人火化,以免肉身化为尸煞为祸人间或者被有心邪修给利用。你的体质要是被尸煞门给知道了,他们绝对会不惜和九鼎山全面开战,也要把你抓回去炼成活尸的。活尸可比炼尸厉害多了,能保留记忆和灵智,却完全效忠于主人。”

    无名伸手打断绿萝的话道“那个……还有什么特点。你了解一些别的什么吗?我是说对我自己有帮助的。”

    绿萝想了想道“炼尸相当于很好用的法器,活尸有点像有灵性的灵宝。或许你可以把天残体当成一件法宝来看待。”

    无名摸着下巴喃喃道“法宝吗?相当于先有了器灵,然后再把自己练成法宝?那把身体锻成法宝的话岂不是至少也相当于道器了吗?”

    绿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撇嘴道“你想的美,尸煞门是有密法在炼尸体内铭刻阵纹,然后像打铁一样通过药汁反复淬炼尸身,增加强度和韧性。你一个大活人,还能把自己给炼了不成?”

    无名却是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若是通过修复身体的手法以新旧交替的方式在体内铭刻阵纹呢?然后变身成为金刚状态,不知是否能行得通?

    绿萝碰了碰无名道“喂,你不会是认真的吧?别乱搞呀!”

    无名突然不怀好意地望向绿萝,坏笑道“要不要给你个研究天残体的机会?活生生的哟。”

    绿萝大概和牟念萍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关系,多少受了点那丫头的影响。笑眯眯的把短剑取出来。一口酒水喷在剑刃上,扬起嘴角道“我还真挺好奇的呢,去床上躺好吧。”

    无名的脸一下就绿了,连忙举手投降。

    随即两人的话题就从无名的体质转移到了飞艇的物价和酒水上。

    相隔了三座大洲和无尽海水之外。

    有一块人类无法踏足的大洲,被称之为川洲。

    在世界还没被打碎之前,这里是曾是一处仙,佛,魔,妖混战不休的上古战场。无数年的拼斗,让这里逐渐成为了生命的禁区。

    到处充斥着恐怖无比的刀芒剑气和冲天的煞气。分裂成单独一洲之后,因为灵气充沛,遍布在各地的法宝残片和遗留的神兵利器中有一些逐渐诞生了灵智。

    有一些是器物化妖,有一些则是法宝修成道器或魔器,成了这里的一方霸主。

    几乎每座山头都盘踞着一位战力不俗的宝。

    而在数月前,一柄跨海飞来的细小飞剑从天而降。大言不惭的从一个个山头挑战了过去。

    结果小看了本地的英雄。

    一路打一路逃,被追杀的灰头土脸。

    最后终于捡了个软柿子,抢下了一座连山丘都算不上的小土包,总算是有了立身之本。

    而土包的原主人,一个本体是装丹药的破碎玉瓶则成了他唯一的手下。

    飞剑在山包上空环绕了两圈,响起一个嚣张至极的声音“哈哈哈……我包吞天将从这里开始,征服这片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