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心有多动
    “你醒了?”

    视觉一片昏黑,紧接微光透入,随之亮光渗入眼帘中,颇为刺眼‘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在这里?’

    再度睁眸之时,映入眼帘的人竟是两位警察和…苏梓萱?

    而场景倒是相对不算陌生,医院病房。

    “呃,这,这是?”齐东右手捂着额头,欲起身,谁料,其左腿和左手被绷带给绑得跟粽子一般。

    “别乱动,你现在受了重伤。”苏梓萱前来,将手轻放在齐东肩上。

    “你好,齐先生,这是人民医院。你四月七号,在某某区被一辆二手老师来诗撞到。哦,强调一下,不是劳斯莱斯,是乘龙怪婿那位贾发代言的老师来诗。”此时,警察发言。

    ‘不是劳斯莱斯,是劳斯莱斯?我不是被货车撞了吗?还有那个带假发的成龙怪婿是谁?还有…’齐东至今神志未清,一脸懵逼。他看向苏梓萱,见对方报以担忧的目光,齐东对她轻轻摇首,后又对警察问道“这位警官,您贵姓啊?”

    “免贵姓张,齐先生你放心吧,犯人现在估计还在我们警局里,现在正在跟保险公司处理着这件事。我们调动过当时的摄像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对方会负全责的。”

    “哦,那太感谢您了…那位司机是自首的吗?”齐东莫名其妙如此一问。

    “嗯,是他自首的,在撞到你之后,他就立刻报警了。”

    酒驾?自首?二手老师来诗?

    “…”齐东张了张嘴,却未吐半字,终说道“好的。麻烦警官您了,虽然我知道的并不多,但如果您们需要什么信息的话,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知为何,齐东心中十分沉闷。他总觉得真相只有一个,然而这并非真相。

    “嗯,多谢配合。你现在好好休息吧。对了,你的家人号码是什么吗?我们在你昏迷时倒是想联系他们,但你手机联系人里似乎没他们?我们准备查你父母的电话号码,谁知道你竟然这么快就醒来了。”

    闻此,齐东稍微扯出一丝微笑“他们的电话号码其实是有的,但我以前害怕我手机被偷后被人利用,所以无论是我父母还是朋友,备注名都是奇奇怪怪的。”

    “哦,那你需要我们帮你联系他们吗?”

    “不用了,我现在也没大碍。就别让他们瞎担心了。”

    闻言,警察以疑惑的目光瞄向眼前的木乃伊。见到苏梓萱的颔首,才道“那好吧,您注意休息。”

    “好的,谢谢,再见。”

    “再见。”

    ……

    应付了警察,齐东躺在床上,紧盯天花板,双眸无神。

    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人想害我?

    赵昊父子?没必要吧?

    而且在帝都这么明目张胆的买凶,是何等睿智的举动。赵明虽说是个睿智,但好歹也是个知识分子,不应该做出如此低端的手段啊……

    “你感觉你身体有什么不妥吗?”此时,身旁的苏梓萱出声。

    “嗯?没什么。话说,你怎么在这的?”

    “我在电话里听出你情况不太对,就过来了。然后…”

    见她头发颇为凌乱,不难看出她当时之仓促,齐东千言万语却终是化作心中一叹。

    正思索着,齐东却听到一声:宿主身体受到重伤,已得到修复。

    【dang~任务:宿主需在一天之内将系统所给予的一千万软妹币全部花在自己身上。成则奖励一次轮盘抽奖。败,呃…那就清除宿主所有与此有关的记忆吧?】

    ‘…’齐东沉默些许,紧接望天,悲伤得无法自拔‘我果然是被撞傻了。’

    【宿主并没被撞傻。】该声在脑中再度响起。

    “啊!!!这得要花多少钱才能治好啊!”

    “不多,你身上的伤不重,加上单独的i病房,伤口治疗,全身的检查。费用一共是两万三千三百三十三块。”此时,并不肤如凝脂,冰肌玉骨,小鸟依人的护士携药品前来。

    ‘凉凉夜色为我思念成河…话说软妹币跟我有什么仇,为什么又要嘲笑我?’齐东张口“我能先垫付一部分吧,然后会有理赔的。”

    “不,不用,已经交钱了。”那护士长又说道。

    “嗯?那司机是九世善人吗?”

    “并不是,钱是苏小姐付的。”

    扭头,齐东看向苏梓萱。

    “嗯。医费你就别管了。说到底也是我欠你的。”

    “…不,你不欠我任何,至少欠我的人不是你。”他左手拿出手机,打开唯心。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齐东不是拖拖拉拉的人,而且观点相对传统。

    古有文豪述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今有网络语不娶何撩。他并非不喜苏梓萱,反之,除前女友那位青梅竹马外,苏梓萱是最具有他好感的女生。

    可他心中有疤,起于伤痛,今为疑。心有伤疤愈不去,何以用心爱一人?

    齐东拿起手机,点开唯心支付。

    齐东沉默了。

    “…那个,你们帮我做过眼睛检查了吗?”

    “嗯?那倒没有,你眼睛有什么不舒服吗?”护士长走来,而此时,她看见了齐东的唯心。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后面的算不清楚,千万?还是亿?

    双腿一软,护士长猛然扶墙。而后,她感觉到齐东“不屑”的“王霸”目光,其顿时收手,握拳在唇前“咳咳,你觉得你的眼睛有什么不妥吗?”

    苏梓萱此时也走过来,看见此页面,顿时怔在原地。

    “呃,我…嗯…所以说…”齐东点击退出,然后再次进入钱包页面。

    零钱

    充值,提现

    “…”身体一乏,齐东彻底地躺在床上“…我…我有点晕。”

    “嗯?怎么了?”护士长将手放在齐东额头上。

    “呃…其实也没什么。”当即躲过。话罢,齐东陷入沉思。

    “那行,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还要留院观察三天以上。”

    “呃,三天?”

    “嗯,虽然你的伤不算很严重,但也不能随便走动。”

    “呃…那个,我有什么伤?”

    “嗯…”拿出报告单,护士长说出“你的头部似乎受到了强烈的撞击,差点把脑电波都撞出来,还好经过我们的紧急救援,现在已经没大事了,但还是需要留院观察一会。另外你左腿的胫腓骨有骨折现象,不用担心,是不完全性的。同时腿部也出现韧带拉伤和肌肉水肿,另外身体多处有擦伤部位,不过这些相对都是小问题。只需要疗养好,就能完全康复了。”

    ‘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沉思稍会却不得结果,还有些许头昏的齐东也不好再作深究,反之“这样啊…但是。”

    “嗯?”护士长看向齐东,表示疑惑。

    “呃,我不知道脑震荡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手脚好像没事啊?”说着,他还举起了绑着石膏的左手和左右腿。

    “呃…嗯???”护士长露出丰满护士长问号脸。

    ‘奇了,无论是意识障碍,健忘,头痛在醒后都没有发生。’心里喃喃,陈主任疑惑的看向他‘就跟以前某位被货车撞了满身血,却还能站起来威胁司机的那人一样…’

    盯得齐东毛骨悚然好一会后,陈医生才说道“你真的很急吗?我建议你现在还是多留院几天为好,我们可以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

    “…我也建议你留下来,陈主任是我请来的骨科主任,也是骨伤科的权威。”此时,几乎与背景融为一体的苏梓萱发言。

    ‘研究…研究我吗?’齐东可谓是做贼心虚,故此思维不在同一个频道“真的不必了,多谢陈主任,但我真的很急。”最后一句对苏梓萱说的。

    想起脑袋中似乎提到一天内花费一千万,齐东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搞清楚。

    陈主任看向苏梓萱,见其颔首,便也不再强求“那好吧,三天后能来复诊吗?你这情况非常少见,还是…稳点好。”

    “呃,好的。”

    “那就这样吧,你可以去前台办出院手续了。另外去一楼领你现在好像不需要药啊?等下。”陈主任拿起天书,许久过后道“一些药你不适合吃了,我重新开些给你吧。”

    “嗯,好的。”

    待医生离开后,苏梓萱紧张的问道“你真的没事吗?”

    “当然了,老虎我都能打十条。”

    见其开起玩笑,苏梓萱倒还算放心下来。她找个凳子坐下来,揉了揉她眉间。

    “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些乏了。”

    “现在几点了?”

    “嗯?现在是一点半。”

    “…一直陪着我?”别人或许不知,但齐东知晓,苏梓萱虽为该企业股东兼总监之女,但为人跟齐东一般,都是个工作狂。加班简直再寻常不过。

    高压的工作后,还得留下照顾自己……

    “嗯。”苏梓萱露出疲倦的微笑,但双眸观齐东之温柔却几乎可凝出水一般“而且你一个人在这,我回去也睡不着,就干脆坐这了。”

    “…”齐东无言。虽很不爽这种被霸道总裁宠恋的感觉,但他可以理解苏梓萱的心情,正如他曾对她的情感那般。

    他与苏梓萱太相似了,为人强势倔强的同时却又随和知进退,坚强独立却又渴望心有所依。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他的颜值跟眼前的班花级生物颇为接近。

    “…梓萱。”齐东停顿歇会,他看向苏梓萱的眼睛“能再给我一点时间?”

    “嗯?”

    “再给我点时间,然后做我的女朋友吧。”

    闻其所言,苏梓萱怔住。或许,她都不知在她发愣之同时,其泪珠不禁顺颊而落,梨花带雨。

    “你…”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齐东见此,也难得失措,只好连忙转移话题。

    “我愿意…我…我或许还不配说什么些海誓山盟,但…我会等你的,不管多久…”其双手紧握齐东手。眸带泪花,神情却异常坚定。

    ‘…我到底何德何能啊。’心中感叹,齐东将已解绷带的左手轻放在苏梓萱手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