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三章(第一部分) 就绪
    拉上窗帘,关灯,穿上厚厚的黑色外套,打开手提,打开小视频,又用小眼神瞥向四方,在挂钟那里稍微看多了一会,他坐在电脑椅上,屏幕亮度调低再调低,带上耳机,悄然打开静音,点击播放。

    ‘系统,这钱什么来历?’

    【该资金起于华夏印造的法定货币经特殊手段成为宿主所有物,后经银行,终转至唯心。其已添上正当来源,请宿主安心使用。】

    ‘…我能问问那特殊手段和来源理由吗?莫非是说的瑞银?但现在瑞银已经不再保密了吧?不过我也不怎么清楚,反正我又没存钱在瑞银。’

    【特殊手段宿主以后便会知晓,至于来源是你长辈的遗嘱。】

    ‘…一个四线城市,小康家庭出身的一个扑街青年突然收到一千万的遗嘱,国家就不会怀疑?’

    【引起注意是真,但却不会被国家怀疑,因为转账人是你二大爷。】

    ‘谁?’

    【你二大爷。当然,他是虚构的二大爷。通过技术,我已改变历史,信息,记忆。完美且潜移默化的将他融入七十六亿四千四百八十一万六千八百五十九人之中。这笔钱也是“你之前就领取的,且已办理手续的”,国家已得信息。】

    ‘…恐怖如斯,这得多大工程?一上场就在lw b系统里显得鹤立鸡群。不愧是留在群里的大佬。’

    【基本操作。】

    齐东闻言而沉吟‘这笔钱我能随意使用吗?比如说请人调查一些事?’

    【不能。】

    ‘…那能给我讲下规矩吗?比如股票?债券?基金?大宗商品?’

    【身为经济学者的宿主应该知道买股票等被你们视为储存的手段之一,但买股票亦非不可。规矩如下:买金融产品,可。但为防止宿主使用此次任务的金钱购买金融产品,过后便售出,金融产品售出后,宿主需在一小时内将股票售价加其净利、或股票售价减净亏损全部花在自身身上,而其售价不得低于当时平均现价的95。若购买方为宿主亲朋好友,则出售价自动视为购买价。第二,此任务资金购买的任何货品,需在售后一个月内才可出售,且以购买价减去折旧归为任务钱财。若出售总价低于宿主当时所有现金的10,则其财产归宿主,若高于10,则需在一个小时内花在自身身上。其他类型,估计以宿主的学识能以此类推。嗯,没错,宿主的推算完全正确。一天过后,宿主所得的所有金额,不得以任何货币的形式存在。若任何一项不完成,则视为任务失败处理。】

    ‘你能再说一次吗?’齐东拿出纸和笔。

    【不说,说出来给宿主找漏洞吗?】

    ‘…别闹,认真的。’

    【认真的找漏洞?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

    简朴版:如果买股票的话,那在出售后,售价减其他等等所剩的金额,在一小时内全部花在自己身上,而且售价不得低于市场平均价的95。

    如果买自己股票的是自己亲朋好友,则需要在一小时内花掉当初买这些股票的购买价。

    购买货品的话,要过一个月才能出售。出售时,看的是货品当时的保值价,而不是出售价。如果总售价低过自己当时身价的百分之十,那么钱就是自己的。如果高过,那就是任务财产,要在一个小时内花掉。

    而那当时所值价的百分之十,和其他的其他等等等等…

    齐东在桌面瞧着手指,低着头,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系统,你可以知道我正在想什么吗?’

    【可以的。】

    ‘果然吗……’

    【说的都没有多少参考价值,请宿主不要再试探。】

    ‘我还没问就回答了…那你知道我的打算吧?我可以购买大量商品,然后分期出售吗?’

    【…可以。】

    ‘哦,另外还有挺多问题的。不过系统,我想知道你对黄金的定义是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我对黄金的定义是什么,你只需要你可以买,还可以存就行了。】

    ‘…我似乎错过了黄金还有多久就会彻底变成原料的答案了?算了,那就从纸黄金,etf,延期?有点想存实物黄金,出仓差价有点高啊…’摸着下巴,齐东在房间里,查看这国际黄金的走势图‘算了,别管这些了,反正没出售限制,问题就是任务限制的一个月。’

    【黄金?我建议你还是先别从黄金下手,至少不要买太多,那太引人注目了。】此时,脑中响起的却不再是机器人所产之声,而是一股与人类声音完全相同的声音。声线富有感情,可其语气却相当之平静。

    听到此声的第一瞬间,齐东惊得双眸顿睁,可随之变微眯眼眸而问:‘引人注目?引谁注目?’

    【我不能告诉你,等你完成了那个任务之后,自然会知道的。你现在要知道的是,这游戏不是你看过的那些都市系统文一样,你要。】话还未完,其声不再。

    紧接的是如常的那般电子音【留给宿主的时间不多了,请尽快完成任务。】

    ‘我要什么?!’齐东问起,却无人回复。不知为何,他不寒而颤,久思之后想道‘系统,除我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一样有系统?’

    【过了这次试炼任务,宿主自然会知道。】

    ‘…也就是有,是吗?’无声传来,齐东苦笑,续想:‘如果这样的话,在政府或银行工作的其他宿主完全可以查看有没有人收到来自他们二大爷在外国银行寄来的一千万,然后查看他们有没有在一天内花光。这样新的宿主不就完全暴露自己了吗?有这样强大系统的人,应该不愿其他类似自己的人存在吧?能告诉我,宿主之间输的人会怎样吗?失去记忆?死掉?’

    依旧无声,齐东情绪不由大有波动,那是他对自己大意的恼怒。

    他渴望得到财力,即便只是启动资金亦足矣。但他不能为了笔莫名其妙的资金,在自己还没成功之前,就被完全对抗不了的巨头盯上。

    【请宿主尽情花掉资金。】

    深呼吸,齐东揉起太阳穴,‘我会…但我只是想问问我现在在什么个处境。你叫这消费任务做试炼?我不觉得这任务有一丁点的难度,而失败则是失去记忆…这个任务其实就是个选项吧?想安安分分的就什么都不做,或者满足下一天暴富的享受,然后被抹掉记忆。而想拼的就去花掉这一千万。呵,不过你对新手可真是一点都不友好啊。不知道的贪逼怕是会以为自己是的主角,然后被你这个坑爹的系统给放进狼群,被抹掉脖子吧?’

    此论过后引来无言。

    很多时候,无言比有言更有言。

    双手捂脸,深呼吸,齐东大概能确定自己在什么处境了。

    ‘如果你们真的能改变历史,能改变记忆,拥有这神一般的能力,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也不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想知道。哦,对了,你们能知道我的想法…我的确想知道,但估计你也不会告诉我。有这能力,你们应该不受任何宿主的摆布,也就是说宿主要活在你们的规矩下。就算是宿主掌控了你,那一位也会不屑于攻击我们。不!如果有人掌控着你,那就代表是他邀请我来此,既如此,他为什么还要攻击我。除非你只部分受控于宿主,另外招人方面就由你控制,并且你想击败控制你的宿主这个几率有多大?你不用回答我。而如果他们都活在你的规矩下呢?我想一些规矩,不是这任务的规则,而是宿主的规则…’

    齐东大脑飞速推算着,些许想法甚至可称之为逻辑有误,但其大概就在那里。

    【唉…】此时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两者音调,响度和音色的妖媚之声传来。

    ‘嗯?’

    【真是搞不懂你,其他那些妖艳贱货收到钱后早就买名牌,买跑车,买豪宅,给女主播打赏了,为什么就你这么墨迹。】

    ‘…你称赞我不是妖艳贱货归称赞,但请别给我招黑。我一个人不容易啊。’

    【碧莲不要。】

    ‘对了,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人呢?’

    【嗯?之前有玩家跟你说过?嗯?我怎…哦,你刚才问什么来着?】

    齐东闻言,赶紧全神盯向屏幕。

    顿时

    【啊!你为什么突然想这些!】正如鲁迅的歌一样:辣眼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抱歉,我害怕被偷窥,就开个视频,做些手脚了。’话罢,他又添了句‘我绝对不是哔’

    【我也是服了!算了!懒得跟你计较!你刚才说在我之前还有人跟你说话?】

    ‘我的确是有问刚才跟我说话的人是谁,不过我想我应该是听错了,你也知道我开着这视频。要不你再看看?’

    【别!别看!】

    见此,齐东转移话题‘哦,话说小姐姐,玩家是什么?是宿主吗?你也是吗?这系统的规矩又是什么?’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规矩我不能告诉你,这是规矩。】

    ‘也就是说’

    【不!】

    ‘哦,那你就告诉我一些不破坏规矩的规矩呗。’

    【…我恶魔妈妈卖卖萌你求我啊。】

    ‘…呵,笑话!你怕是不知我大汉男儿铮铮铁骨之风吧!’齐东冷哼。

    见此,她也是冷哼【哼,那就没办…】

    可不待她完话,齐东便续以‘玩家爸爸求告知。’

    【…叫妈妈。】

    ‘本是九义生,相秀何太急?’

    【抱歉,我十二年。】

    ‘…’

    见齐东无言,她骄傲得哼起了小曲,随之道【作为宿主的当然不止你一人。但你也不用担心,因为每位宿主会得到的财产,要做的任务都是不固定的,资金来源也不一定是百分百。很多任务甚至都不是去花钱,一些宿主开局甚至也得不到任何钱。何况,即便你真的被发现了,他们也不敢随意出手啊。】

    ‘…不敢随意出手?有规则不准动手?还是说猜疑链,或是说组队结盟的文明说法?但真暴露了,我这个什么都没的萌新,也就是延迟死期的后果吧’

    【这我就不说了。好啦,话我只能说到这,别想再从我这里知道任何信息!好好活着,争取别突然人间消失吧。略略略。】

    在昏暗的环境下,齐东头对屏幕,眼观键盘,一只手将关键词写成草书,记在纸上,打理的所有细节。最后,写上一个字“改忆宿无效”“败失?”“她们人,宿?”“系白”

    写到这,其陡然想起一事‘系统,我的钱在微信里,提现是有限额的啊,支付也有日限额,那我怎么在一天内花光一千万?嗯?等等,微信是什么?’

    齐东看了看他手机里的唯心,摇了摇头。

    不能被那可怕而神秘的东方力量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