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我完了
    四月八号,晚上七点五十八分。

    拒了他们的路虎接送,齐东独自坐滴前去其所定的咖啡厅。到达,下车,他便见到两位西装壮汉守在门前。

    ‘真喜欢包场啊。’齐东嘴角往下一撇。

    “齐先生是吧?您好,请在这稍等片刻。”其一看见齐东下车,便伸手到耳朵处,估计是用着保镖耳麦跟队伍交流着。动作十分之骚包,但不得不说,还真有点小酷…

    店内很快便出现两人,为首者是一名女性,亦穿西装,但乃西装套裙,其后则是另一西装保镖。前者确认来者是齐东,说出恭候之语,便带齐东走进这十步一保镖的咖啡厅,随之走上二楼。

    同行之时,齐东得知对方不出所料的只是一位秘书,其名刘安然,此外他还得知自己等会要被搜身。

    齐东再次撇嘴。

    到了二楼包间,其门前的保镖见来人,当即没再嚼口香糖。

    他们分别拿起金属探测仪和一盒子,到齐东面前,说道:“齐先生,还请拿下手表,钥匙,手机,皮带和任何金属物品放到这盒子里面,另外你那袋子有什么?”

    “临时场地没有精良设备,这也是无奈之举,还请您见谅。”

    齐东很不爽,但念及所见之人对自己颇为重要,齐东还是忍了。

    一切无异,保镖对那秘书点头。

    见此,秘书敲门。

    砰砰。嘣。

    无声传出,故此,秘书拿出钥匙开门。

    包间里内意外的很大,一边是站满的保镖,另一边则是静坐着的夏芷菡和另一位女性。

    待齐东入室,所有的保镖便在指示下离开。

    “你来啦,齐先生。”发言者翘腿,坐于木椅之上。年龄约三十多,中长发微卷,穿衣搭配浑身黑但不失时髦,更为难得可贵的是其虽精致却无用力过猛之现象。整体显得端庄,高级。

    其颜值并不算很高,但贵在气质,非常惊艳的气质。

    给齐东的第一印象,同类,利索,干练,职场女精英,一位可以依靠的人。

    而不像她身旁的那位夏芷菡……

    察觉到齐东观向自己的那小眼神,夏芷菡总觉得自己被鄙视了,顿时,回以怒目。

    讶于对方的敏锐,但齐东也没多在意,他对同类微笑而道:“看来你们的信息收集能力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啊,还是说我被特殊关注了?”

    “请坐。”同类伸出手,斜摆手掌,对着对面的创意木凳指道。

    “谢谢。”齐东动作还算规矩,可总体却看不出一丝萌新之色,亦不知他的底气何在。

    “我们对每一位候选成员都会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中发女生选择答非所问。

    齐东颔首,“这样看来直播间的几千观众都是假的了?还是说你们…圈子已经有几十上百年历史了?”

    “直播间的观众自然是假的。至于成员数量,等你加入了我们,我就会说。”

    闻其所言,齐东只觉得眼前这女性跟系统简直就是同一个套路。微笑颔首,“在正式开始之前,我能先说件很重要的事吗?”

    “请。”

    故此,齐东从他布袋中拿出一个相机包,放在桌面上。

    只见他重新起身,面对夏芷菡,语气不无真诚的说道:“夏芷菡,对不起,最近我因为遇到一件又一件的离奇事件,加上有人想要陷害我,所以我对陌生的人和事保持着最高的警戒心。昨晚,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对做出很多冒犯的事情来。我不求现在就原谅我,但求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话罢,他将相机包推给夏芷菡,然后就是一鞠躬。

    这是齐东的第一次正式抱歉。

    见自己的表妹无言,同类对其问道:“接受他的鬼话吗?”

    “”齐东嘴角一撇。

    说实话,她自信能在言辞上做得更好,但单凭对方那真诚的语气实在是无可挑剔,有过她而无不及…

    “接受又怎样不接受,总不能闹下去,等以后跟齐旭在一起了却被他这一哥哥阻拦吧。”夏芷菡跟同类悄声细语。

    “”用无可救药的目光看向眼前这表妹,同类摇首叹息,“决定吧。”

    “算了,你也不是有咦!?你怎么知道我收藏来嚓的胶片相机?”前段是未开相机包的,后段是礼貌性开包却被惊住的。

    来嚓系列限量版,十多万元。当初用自己的钱买这玩意儿时,齐东是几乎心痛到休克的。不过现在,看到夏芷菡惊喜的模样,齐东就知自己托妖都校友托他哏都发小托他女友的叔叔是值得的。

    原先,他还只是想让校友的发小的女友的叔叔空运过来的,谁料,那位摄影兼收藏店长竟独自一人,当天坐飞机过来了。

    齐东对此亦是喜闻乐见,强硬包下对方来回机票,定下酒店,后介绍给喜欢摄影的帝都朋友。

    若非自己实在没空顾及他人,他都想进行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全部都是我的朋友战略了。

    交友广而不深是不会雪中送炭,但至少也锦上添花不是?

    “我可能比较懂美女的喜好吧。”齐东回复。

    实则,只是因为在手机中多看了一眼。

    同类闻言,撇嘴,“那你觉得我喜欢什么?”

    “”顿时语塞,齐东面无表情看向对方,对面两人亦看着他。

    时间慢慢流逝,就在同类逐渐失去耐心时,齐东说出两字:“依靠。”

    霎时间,轮到同类被围观,而她避开了目光,对此并无回复。

    齐东见此,当即一拍掌,问:“好!我现在重要的事解决了,那们这次叫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呢?们可能不知道,现在离我的第一战没有多少时间了。”

    “呃?”皱起眉间,同类不解而问:“不知道你第一战是什么时候?”

    “会比较近。至于具体时间,等我加入了你们,我就会说。”话罢,齐东微笑,对方一笑。

    “那我这见面定得可真不是时候啊,实在不好意思。”

    “不碍事,我虽然不介意自己研究琢磨,但有些时候,我更喜欢用简单的方法。”

    微颔首,她随之道“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我这次来主要还是想见见你而已。”

    闻其所言,齐东果不其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无视齐东所举,同类续道:“我不仅作为我们圈子的负责人之一,也是作为夏芷菡的表姐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们都这么漂亮!”

    撇嘴,她可不信齐东看不出她们的关系,哪怕不知双方是表姐妹,亦不难看出她们关系之亲近。没有点破,同类拿出一包档案袋,“做个交易吧,我觉得你应该需要这些。”

    “里面是关于这游戏的?”

    她点头。

    “你想要什么?”齐东再问。

    “不要什么,只要以后你选圈子时,请优先选择我们的圈子就行。这里面也有对圈子的介绍。”

    “好!”

    就如此,在齐东都为之意外下,同类将档案袋交给齐东。

    “现在公事办完,私事也被你提前办了,你现在也得准备比赛,那就不说别的了,祝你首战顺利吧。”话罢,她起身。

    “借你吉言。”

    经过,李亭伸出手“认识一下吧,我叫李亭。”

    “齐东。”微笑,齐东伸出右手,手心向左,轻握对方四根手指,三秒后,松开。

    随后,齐东看向夏芷菡。

    只见其抱着相机包,颇是不好意思的笑道“抱歉啊,齐哥,其实我叫林简兮。”

    “那我们在名字上算是持平了?”齐东咧嘴而笑,像极了孩子。

    “嗯!我能加你唯心吗?”

    “当然。”齐东微笑,伸出二维码,哪怕他不信对方不知他唯心号。

    “那我们以后联系!”

    “好,正好我有些事过会想问你。”

    “嗯!欢迎提问,嘻嘻。”

    到门口,李亭陡然回首,对齐东说道:“哦,对了。昨晚说错话的那个已经受到该有的惩罚了。”

    “啊?你在说什么?”齐东歪头,不解而问。

    闻言,李亭嘴角一撇,带着嘻嘻发笑的林简兮离开。

    …

    翌日,四月九号,八点五十九分

    【玩家准备好了吗?】

    ‘没有。’

    【好的,请玩家在接下的一分钟内准备就绪,哦,是五十三秒。】

    最后扫一眼昨晚所出的战术,齐东将最后一小口纯黑冰咖入口。

    身体状态最佳,精神状态佳。

    五十秒。

    起身,到洗手间,随意跳动,战术摇摆,确定化妆师给自己所化的妆及那假胡须不会出问题。

    三十秒。

    戴上面具,确保鼻孔无阻,口吐之热息有处可散。

    十五。

    半融冰块于手掌。

    很凉…

    可其源于掌心之凉意却难寒他发烫之心。

    三!

    他流出了汗,

    两!

    也笑了起来。

    一!

    人在屋房内,其举首,望皓月。下一秒,乌云遮月,天如黑牢困世间。

    待云有散去,其月光依旧,他躺在床上走得很安详。

    【dang~比赛开始,祝玩家好运。】

    ‘这就是比赛的地方?’心有所念,却未得气人系统之回复。只因比赛开始之际,便不可与系统沟通。

    对此,齐东在意的是,是玩家不能沟通系统,还是系统不能沟通玩家等等疑问。

    齐东将目光放置前方。

    其眼前有一人立于彼地,而待齐东见到他的那一刻。

    轰隆!

    齐东看到了一人,而在极短的时间内,他想到了一个极其难以置信,且让他毛骨悚然的事情。

    他脑袋一空,脸色苍白得吓人,其眼珠亦瞪圆如似要瞪出来一般。嘴微张开,不断颤抖着,想要说出些什么,却始终无词从口出。

    腿部发软,若非他伸手按住其膝盖,恐怕,下一秒他就要跌倒在地。

    而对方,就站在那。他没带面具,现一袭中式休闲服,似是香云纱,更似高级定制。

    其左手戴表,右佛珠。

    面带胡须,竖背头。其面部有棱有角,长相比之明星,自是大有不如。但他很气派,昂首挺胸。不故作高人一等之姿态,但却有高人一等之实。

    实则,如此穿着,不是文青大叔,就是骚包。

    放他在人群中或许毫不显眼,对外貌协会者而言,他甚至很是平庸。但知道他的人都知道,此人魅力之所在。

    齐东的恐惧当然不是来自于他的魅力,而是齐东知道他的身份。

    其十八岁时,以留学生的身份进入帝国理工学院,后得签证,留于日不落创业,又进修于雾都商学院。

    之后前往美帝,在其发展。

    二十八岁时,他回国。三十岁时,帝都一女子为其诞下一女,后在其三十三岁时,在其世家增添男丁。

    今五十八岁,世界五百强集团董事长,多元化投资企业的巨头存在。旗下经营银行,保险,珠宝等行业,并控股多家科技,电商等企业。行业跨度之大,集团规模之高,所用时间之短,便是称之为惊天地泣鬼神亦不为过。

    他是齐东的精神偶像。

    全球富豪榜第五,身价五千亿的林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