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第一个对手就是终极大BOSS
    齐东大悲中大笑,陡然大喊:“…哈哈哈哈哈,扑街系统,我丢雷楼某。”

    “呃?年轻人,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谢谢林总。”

    “哦?看样子,你认识我咯?”

    “当然了!林总。您可是我的精神偶像啊。能在这见到林总您,真是没想到,没想到。话说,原来林总您也是玩家吗?”话罢,齐东拿掉面具和面罩,神色兴奋的说道。

    “呵呵,是啊,都是玩家随时都有可能遇见。”林开代微眯眼睛,和蔼可亲的微笑着。

    “可不是吗?”齐东也笑了起来“那个,林总,实不相瞒,我其实刚成玩家三天,这也是我的首战,还请您手下留情啊。”

    “哦?你是新人?”

    “是的。”

    “哦,那好奇问下,你得到的钱是多少?其实,我们玩家都在拿着各种数据做研究。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也不牵…”

    “不不不!没什么不愿意的,我从系统那里得到的钱财是一百万。当然啦,对我来说,是一笔大财了,对您而言,简直不要太少。”

    “不少了。谁一开始不是从十万,百万开始玩的?是,有些人是直接上亿,但拥有那钱不等于能保住那钱,你要摆正好心态,接受事实,然后好好利用那笔资金才是正道理。”林开代开始灌鸡汤。

    “你说得太对了!呃,那个,林先生,您能不能只赢一百万?我直接给您一百万都行。您也知道,我刚拥有那些钱不久,就算全部消失也不会对我有太大影响,最多让我从新变回普通人。但如果输掉的钱大于我得到的那些钱…您是慈善会的大人物吧?我恳求您,能只赢一百万吗?”说到此,齐东颤声而道,不难看出他慌得一笔。

    “呵呵,我看你这小伙也挺精明的。这样吧,一百万就算了,我们来场十万的吧,你赢了,你就拿走那十万,我赢了,我就拿走你那十万。怎么样?”

    “…这…这真的吗?那也太感谢您了!林总!”

    “哦,对了,你已经抽奖了吧?抽到了什么?”见齐东露出欢喜之色,林开代笑道:“我第一次抽到的是听力强化,嗯,大概在二十多年前,那年我第一次去雾都赌场那时。”

    “二十多年前?听力强化?难道您因为有了听觉的强化,才把赌场当做是赚第一桶金的地方?”

    闻言,林开代微笑颔首,“虽然听觉不是我的主要依靠,但的确帮了我不少。”

    “竟然是这样啊…”齐东愣神稍会,随后道“哦,我的抽奖,呃,逮虾户,爱炸死奔硬抵死呸死比富。不知道林总知不知道?”

    “…咳咳,哈哈,你倒是很幽默啊。”深呼吸,林开代续言“那么,我们就开始吧。呵呵,别看我这打扮,其实我还是挺忙的。公司机构和制度虽然完善,但追求更好和更大的市场永远是首要。对了,你知道游戏怎么操作吧?”

    “嗯,您说的没错。公司要么在发展,要么在衰退。贵公司已经成为多行业的巨头,却还依旧追求前进,不难看出有林总您很大的功劳啊,实在是让人敬佩有加。”

    “好了,马屁话就省点吧。”林开代摇首笑道,重复问题道:“你知道游戏怎么操作吧?”

    “嗯,我有看过,大致还记得的。”他崇拜的笑容依旧。

    “那就好。”

    两人隔桌,坐在椅上。面带笑容,如亲近的老板员工一般畅谈着。

    比赛项目:

    词语接龙……

    当然,不是普通的词语接龙。

    当游戏开始后,眼前的桌子会出现一个沙盘。沙盘内会出现两个国家。

    齐东,林开代各持一国,其两国相差百里,双方文明程度,科技程度,人口程度,人口智商平均相当。

    两人说出的合规词语后,有权力将词语效果释放在所选位置上。

    词语分为范围性和个人针对性。而范围性也包括范围大小,如:世界末日等概括着两个人的国家,这也导致谁也不敢乱用,除非一方有把握让对方先输。

    而个人针对性那就更为简单明了了,如五马分尸,可针对对方首领,大将或军师。

    当一国彻底败下时,另一方则胜出。当对方在三十秒内无法回答时,另一方可再说出一个词语。

    当一轮过去,即词语发效后,沙盘中的世界也过去了半载。

    值得一提的是,齐东两人并非一国之君,比之更类似于神明般的存在,不过里内民众并不知情,齐东也没任何渠道与他们沟通。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那黑心的系统是不是抄袭了别人的想法?’

    【别胡说!除了有新华字典外,我谁都没抄!这…算是借鉴了文明6的游戏玩法吧,而且我是做出了相当之大程度的调改,你去玩玩就知道了。】

    ‘哦…话说你还在的啊?还有你抄新华字典,你这是挑衅权威啊?’

    【没有,不在。】

    ‘…’

    有效词语:四字或以上的词语,专业术语,知名词语,上一词末字同拼音。

    无效词语:aabb词;不知名组合词如我的女朋友;与之无关词语如火星撞地球;星球之外词语如宇宙大爆炸;重复词语;科技未达标如国家为公元前,词为热核武器,反物质弹等皆为无效。

    若双方有效回复后,则为一轮,词语亦将在其后发效。

    若甲方三十秒内不能有效回答,即当轮结束,乙方在下一轮绝对先手,可发言有效新词,另配当轮有第两次发言的机会。

    是个先后手皆具优势的规则……

    “挺有趣的游戏。”

    “的确。”齐东回过神来,微笑回应。

    此时,林开代公开指定金额,所显现的正是十万,微笑道“小兄弟,到你了。”

    齐东露出了不太懂怎么选择金额的尴尬,完成后,看了一眼林开代,微笑,选择公开自己所选金额。

    也是十万。

    【开启条件达成,沙盘开始形成…游戏开始。】

    桌子上以极速出现沙盘,沙盘为正方,边长一米。其内先是显山,后显河,再到城墙,建筑,人……

    整个地图,七成地,三成水。两国中间无隔离,其右山川草与树,左有河流鱼及虾。城内井口颇多。两城似卵形,占地不足一成。

    而齐东国家所在之位处于河之上流,但与河相差两城之远,比林开代国家与河距离的远上四成。

    周边资源相对相当,城内人才相对相当,哲学思想相对相当,军事力量相对相当,科技水准相对相当,哲学人文相对相当。人口无异,宗教信仰不同,货币为铜钱。

    双方皇帝非昏君,政策不出所料,为君主。

    周边无第三方势力之所在,双方距离隔五城之远。

    城镇之旁似有矿,不过碍于沙盘内外无沟通,齐东也是无可奈何。

    齐东看向双方的城镇,那是比例为千一、万一、十万一的建筑。

    夏?商?秦?隋?唐?宋?明?齐东不懂,他岂知各朝的建筑风格如何,其科技水准又如何。

    不过颇为明确的是,他们没有枪,火铳都没。

    ‘那么说,科技至少在元朝科技之下?如果这科技树跟古中国科技史成正比的话。’齐东摸着下巴,估摸着。

    鸟瞰社会系统逐渐成型,完善。街上小孩奔跑,嬉闹于夏季。哪怕不可详观其模样,齐东亦不由心生一股异觉。随之,摇首。

    “也好。那么,小兄弟,看来我是先手了啊,不过这只是个随便玩玩的小游戏而已,就当是你的欢迎礼吧,你先吧。”

    齐东闻言,当即一愣,随后“这怎么行,真的,林总,您真不用让我…”

    他看向林开代,只见其头上浮空显示着100000。

    齐东话未完,林开代便已摆手“就这样吧。这是你第一场对战,想在这游戏里立足…挺不容易的。”

    齐东深深的盯着他数息,旋即,表情不无严肃道:“那好,林总,我现在虽然渺小到毫无用处,但今天的恩情,我以后绝对会报答您的。”

    “嗯。”林开代微笑颔首,然后意味深长的对着齐东说道“记住了,无论遇到什么,不要随便投降,做事就跟做人一样,不要让我小瞧你。”

    见齐东无言,其继续“好了,开始吧。”

    “好!”齐东盯着沙盘,迅速思量着以后的计划。然后他开口“好!既然林总让我先手,那我就借花献佛,丰功伟业。这词我献给林总,也会发挥在林总的领地。”

    “你…你这人真是…唉,我跟你说啊,你就算拍马屁,我也不拉你进我们的圈子。”

    见林开代颇为惊讶的表情,齐东低下头,紧接举首,咧嘴而笑“没事,我会用实力证明的!”

    “好!另外我要给你上一课!业荒于嬉!”

    双方皆答,且为有效。

    就此,第一轮结束。

    如他所说,齐东将丰功伟业此词发挥在林开代的沙盘领地中,其是单一针对词,齐东选的是对面的大将。

    而林开代选的是齐东的城镇……

    业荒于嬉属于范围性词语,可概括齐东地域的三分之一,但林开代将范围选择在了齐东城池的外围,故而导致其词发挥占地率只占齐东城池的十一。

    瞬间,即半年之后。冬季到来,不降霜不下雪。

    齐东可见他的领域边境出现了青楼,赌馆,声色犬马者随地可见,乃至士兵皆有所偷懒。

    目光从沙盘上移,见林开代的手指,手臂,再到其脸。

    见其目光迎来,林开代道“这就是我要你上的课。不要把对战当儿戏!如果不是遇到我,对手可不会选择在外围,而是你城池的中心!”

    “多谢林总指教。”

    齐东话还未完,林开代就抢先回复“不用谢我,赶紧吧,十万级的游戏而已,不过你以后可别再这样掉以轻心!”

    “是的!”齐东看着眼下行走在城中的小人,瞥了下计时“那我就…阋墙御侮。”

    林开代露出半会疑色,随之喊道“…乌合之众。”

    阋墙御侮乃范围性,范围正好可概括半个城池。

    而乌合之众也是范围性,概括地区也在齐东的城池中。

    “林总真是厉害,两回合而已,我就被压着打!对了,林总,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我们作为有系统的宿主是怎么知道我们身旁有没有其他宿主的?我们有什么特征,或者暗语什么的吗?”

    “嗯?”林开代先是皱眉,后瞥了眼齐东头顶,思索一二,还是微笑回之“目前是没有办法辨出的,暗语倒是有,不过那是圈子和圈子的暗语,没有公共的。”

    “原来如此,忠君报国。”

    “…国富民强。”

    “那…使用技能会不会让产生什么能被宿主察觉的波动?比如我在路边,突然有个宿主使用技能,我会不会感受到他在使用技能,或者有什么方法可以察觉出?”

    “波动?没有。而且,如果技能不是范围性像时间,空间之类的话,要想察觉到不对劲,很难。”林开代向前左瞄了下,又看了下齐东头顶,道“其实知道其他宿主在你身边又怎样。你又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是敌是友?实力,势力怎样?还是能当路…”

    齐东亦扫了眼其右前方,时常关注对方的军事力量的他,不等林开代把话说完,便抢话“…强本节用。是能当路人就当路人吗?”

    ‘的确,虽然有系统旁身,但也是市民,受制于法律。何况,现在是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要是被人录下,那就算是在宿主圈里公开身份。另外,当做路人,便能让我身在暗敌在明。’

    “…嗯。”

    “多谢林总一路解答。您请说词吧。”林东抢先回道。

    林开代深深看了一眼齐东,笑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第四轮结束,齐东将词包括己国三分之一。林开代亦用以强国。

    瞬间,林开代国家的朝廷中罢免文职内官数位,外官多位,内外武官零。后其君加大力度,国家整体进展相对之前如有神助。

    而齐东国内有存粮,但其他却落后于林开代的国家。

    (林开代国家里的皇帝,因为功高盖主,开始对那个大将的起疑心。)

    “啊…这次又给回我了,林先生真是厉害啊。不过林先生真是厉害啊,这么快,士兵就兵强力壮,而我这边的兵又老,又弱,不是病就是残疾,真是太惨了。”齐东见此,忍不住笑起,舔了一波后,摆出崩溃的模样后“用…用逸待劳。”

    随后他看向林开代的眼睛。

    “…呵呵,林小弟别灰心,机会总是有的嘛。那么,嗯…老弱病残。”

    “嗯?怎么了?林小弟?”林开代似乎听到齐东那边发出呵的一声,故而抬头看去,却看见齐东盯着自己的城镇发怔。

    “啊?没有吧?”齐东抬头,挠头道。

    “哦,没有吗…”

    再次一轮,齐东强己城中心,林开代弱彼城。

    开局两年又半载,两城首战开响。

    林城大将带兵五万攻城,齐东防守。前者狼兵虎将,后者甲无良甲,兵无精兵。

    结果:此战耗时两月,双方物资巨耗,人员伤亡无数。

    齐城城墙损坏极其严重,周边寸草不生。

    不过,齐城没被覆灭,反之齐城士兵前后共亡两万之多。毕竟双方科技相当,攻城需兵十倍多,外加齐东屯粮足够,勉强顶下。

    颇为意思的是林国大将首次战役,派兵数千,伤兵数千,数百亡。第二战,派兵数万,伤兵一万,亡数千。第三战,派兵万二,一万亡。最终战,林国派兵四万余,齐城便因此战,积累亦差点毁于一旦。

    林国也是资源大耗,不过战争地点非林城,故而根基犹在。

    另外,林国大将在近河之地,距齐城两城之遥,建立新城。

    后带领一万将士回林城。

    “小兄弟,看来我要赢了啊?”

    齐东抬头,看向对方,“林总也太厉害了吧!一两下子就把我完全打得翻不了盘…看来我是输定了,那我就趁机,再送林总您一个词,参天两地!”

    齐东成功用上字典的词。

    “你这人…”林开代见此,只是摇首失笑。

    见林开代别无其他,齐东续言:“不过说到天地,就不得不提宿主们的世界观,信息渠道,和圈子了,我会继续扮演…咳咳。不知道林总对这些有多少了解吗?”

    见局势已定,林开代倒也有意多说几句,但闻其所问,林开代稍加思索而回:“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免费午餐的,玩家圈是这样,信息也是这样。这些事情还得你以后去查。”

    齐东闻言,先是面无表情,紧接一副微笑“好!说来也是我一再打扰林总啊。那么我们继续?”

    “嗯。”林开代见时间只剩四秒,当即出声“地裂山崩。”

    再过一轮,此次齐东将针对词发挥在林城丞相上,林开代一如既往发挥在齐城周边的山,城外一片资源不再。

    其半载内,双方并无开战。不过,林城将士,及新林城将士征兵许多,颇有养精蓄锐之势。

    而齐城一方,则元气大伤,半载至末才刚喘过气来。

    鸟瞰天下,见胜算在握,林开代陡然开口“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小老弟,你可别怪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