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游戏正式开始
    一界,一桌,一沙盘。

    两人坐椅上,此外,无其他。上无天,下无地。万物皆虚无。

    两人对立而坐,对于林开代的话,齐东先道词语,后故作疑惑,“山雨欲来风满楼。林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他瞥了眼齐东头顶“漏洞百出,等会,你自然就知道了。”

    扫过对方的手指,后见其容,齐东微笑颔首“好!”

    再一轮,双方各置对方城镇。

    “结束了。”林开代轻喃一生,随之闭上双眸,不再看齐东一目。似为不忍,似惆怅。

    齐东看着,仿若看见一头沼泽生物流下了眼泪。他后低下头,不知作甚。

    第七轮,林开代所料的并未出现。

    反之,第三方势力出现了。

    随后,第二方势力“消失”了。

    林将城,即林城大将所建之城宣布独立,并取代齐国,成为第二股势力,唯独的两股。

    但齐东没输,并非因为林将城之出现,而是齐国成为了林将国的附属国。

    ‘差不多了吧?差不多了。’

    齐东是个矛盾的人,贪婪且野心很大,却又懂得何时该知足。估计这就是他能在金融圈内活下来的原因。

    “这,你…”林开代愣住,紧接,极度的不安感涌进心头。

    齐东没有回他,反而等候七秒而道“处置失当。”

    轮到林开代。

    林开代目光发狠看向齐东,谁料齐东却满脸春风,无担忧,不狂喜,四目对视,如拳打棉花,惊不起一丝波澜。

    没有说话,林开代后紧盯沙盘中林城的军事力量,‘但这一轮我还能活…还…有机会,还可以翻盘!但现在先耗时间,至少把赌注调回来,这轮……’

    他低头在等。

    齐东也在。

    双方陷入了颇为沉默。

    十秒。

    十五。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啪!

    陡然!

    齐东大声拍掌。

    全神贯注的林开代被吓得猛地抬起了头,迎来的是齐东的发问:“我刚才想了想,总觉得有哪不对。你不是林开代吧,对吗?”

    齐东随便发问,他在时间紧迫下,还是决定问出这个。

    不过他不急,只要效果在就行。

    三十。

    【回答失败,此轮结束。】

    齐东看了林开代一眼,没说话。

    他不急了,对方先有慌乱,但后之亦然。

    已确保自己输得有限,林开代淡然出声:“你是什么意思?”

    齐东愣了稍会,似乎才想起对方所意,“哦,你不像。”

    “…什么意思?”

    齐东没回答,先将词语发挥在林城之中央,后他看向计时,道:“小冰河时代。”

    他一直在说成语,最少也是四字词语,对方亦以此回之,就此造成了一种成语接龙的假象。

    即便对方后来有所察觉,但久而久之,也会陷入思维固化,所想的第一反应都是词语。

    这是齐东所愿的,他之所学是金融工程,虽有金融及经济之成分,但还是主以分析,写程序跑数据等等。是用来推算金融的“金融分支”专业。

    而在这政治高于一切的“古代”里,经济决定不了什么,金融更甚,金融工程更无需多言。

    所以就玩些小手段了。

    若对方不接,齐东也无所谓。

    其他行业术语,他也并非一窍不通。何况词语未必就劣于术语。

    至于齐东此策若不成,他还有文化入侵,内乱等等等等。若不能胜于战略或直接不战胜,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老老实实在战术上击败对手。

    虽麻烦,但有条后路总是好的。

    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无需了……

    林开代皱眉“你这是想要结束游戏了?”

    “嗯。你看看我领地比你大,人口比你多,野外资源比你多,储蓄资源比你多,危机处理比你好,没必要继续下去了。”齐东盯着对方的眼睛微笑,“放心吧,没有下一轮了。”

    齐东说了自身的优势,但实则其优势为虚优势,此时道出只为吓住对方罢了。

    见大势已定,而自己被小瞧,“林开代”心生不爽,讥讽道:“…也行,反正十万而已。其实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小鱼就算再怎么做也只能给大鱼弄点皮外伤,而大鱼要是想弄死小的只是张下嘴的事。”

    话没说白,但也差不多。

    颔首,齐东闻言而回:“你说得对。”

    感觉打到了棉花,林开代一愣,心中那股气愈胜。终,化作嗤笑一声。

    可当他准备调改筹码时,他意外发现齐东隐藏了赌注。

    “…”

    轰隆!

    晴空霹雳。

    不安如同瘟疫以极速传遍浑身。林开代拼命克制着心中的惊恐和面部表情“你…你改了赌注了?”

    “嗯,改了。”

    “多少!”

    “不多,一个亿而已。”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一个亿!你怎么可能!”双腿陡然乏力,林开代不断的捉向桌子各处以求找到支撑点,但无论他怎么找,也找不到让他心安的一处。

    “你刚开始那时还说有些人直接上亿。嗯,不才,正是区区在下。”

    终,他双臂按桌上,双眼死死的盯着沙盘,默默念叨着什么。

    齐东听不见对方所言,但也大概知晓对方所意。他还清楚,就凭对方现在这状态,何来妙策?

    不出所料,林开代瘫痪在地,大喜大悲透支了他的情绪管理,疯笑起来。

    齐东就此看着,没出声。

    ‘虽然不知道对方定下多少赌注。’齐东看向对方早已偷偷隐藏且修改了的赌注‘…但现在,他至少不会去降了。’

    三十秒过。

    齐东词语,小冰河时期。

    林开代,没回答。

    小冰河时期席卷全图。

    大旱。

    大寒。

    牲畜冻死,秧田废。

    重灾之下,人性的丑态百出,不加遮掩。

    饥饿和寒冷带来了疯狂和暴动。资源见底之后,大战开启。

    后又有祈祷,祭天,暴乱,战役,食人…

    无疑,所有手段皆为求活,但如此这般的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齐东不懂这些,不曾经历过如此地狱般的环境,让他无权在此评是否、论对错。

    终,半年下来,沙盘从山水树田城池院到苍白一片,死寂一片。

    没人能活下来。

    并不奇怪,在这科技水准,连染上风寒都有几率致命的时代,何以熬过半年?

    但齐东计算得没错,林开代的人先死光了。

    唯一失算的是那林将城的新王竟差点追平林城王室的苟活时间,那可是他用上多个回合来保林城王室的啊,而林将城却是硬生生靠自己的能力支撑如此之久。

    路有冻死骨,豪门亦灭绝。整片沙盘陷入死寂。

    看向以往热闹的城镇,齐东不知为何,偏过了头,闭起了眼。

    静坐地上的林开代也闭目起来,等待着宣判。

    【比赛结束,胜方林…】

    【开代的对手。】

    有过那么一会,齐东想要暴揍系统一顿。

    【双方还有一小时沟通时间。】

    见自身的资产变回了几十万,而非赤字,林开代问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可以,但你问我一个,你就要答我两个。我先问。”见对方无言,齐东继续道:“我的问题,问任何一位玩家都行,而你的问题,估计只有我能回答吧?”

    怔了许久,林开代才颔首,无力道“…你问吧。”

    “玩家们的交流,交易组织、平台是统一,类似,还是各有不同的?”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圈子基本都一样,只是里内的规矩各有不同而已。”

    闻言,齐东没有意思暂停,直接提出第二个问题:“玩家有多少?”

    “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多。”

    “这回答不算,我再问一个。你比赛了过几次?你碰到过的对手都什么水平?”

    “包括这次,也就两次。有些厉害,有些不行。”

    得到了所要的,齐东便道:“你问吧。”

    “你…的赌注是多少?”

    齐东想了想自己得到的三千五百万多万,说道“三千万。”

    他可以嘲笑对方的演技多糟糕,讽刺对方多愚蠢,可以自捧英明,但没必要。

    因为这无谓,幼稚且小人得志。

    实则,若对方耍疯,齐东估计已经走了。他不会在归为无谓的败者身上浪费一分一秒。而所言之败,非是输赛,是输人。

    对方闻言,稍后情不自禁的笑了一下,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道“我…输得不亏。你很厉害,相信你以后会站在这金字塔顶端的。”

    “借你吉言。”

    “我还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见对方眼瞳几乎没有色彩,齐东说道“你问吧。”

    这次,没要求二问一答。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不是…林开代的?”

    “从比赛开始的那一刻。”话罢,空间开始崩解,齐东就静坐于此,看着此世与林开代化作尘烟。

    “哈…”双手紧握双臂,齐东坐在床上,弯腰,深呼吸,压制着身躯的颤抖。

    五分钟后,齐东起身,到电脑旁,整理数据。

    三千七百多万,加进齐东的近七百万身价,即四千四百万。

    ‘真是相当不吉利的数字啊。’

    其中三千七百万,近两千万是现金,其次,房地产,汽车,股份,古董。

    ‘我应该已经把仇恨值拉到最低,能动这些资产的了…如果一切都按我步骤走的话。’

    但话是如此,齐东不得不做出双重保险。

    在外界眼中,齐东所获得的资产和钱并非“突如其来”的,否则唯一的下场就是账号被封,自己被相关部分盯上。

    这笔资产是“林开代”亲自“转”给自己的,而理由简单粗暴。

    其他不怕,若非大组织出手,否则在交易数百亿,过千亿的市场中难以追踪到齐东,但那房地产就很恶心了。

    另外也要堤防那个“林开代”,别人难查,但绝不包括“林开代”。他是最能顺藤摸瓜的找到自己的,如果他还有那人脉关系和财力的话。

    齐东不知道,他也不会这么赌。

    ‘怎么弄出去呢?’

    【因玩家无外力之助下,于短期内,获胜一局且表现出色。系统将加倍玩家获胜所得之金额,但玩家需完成一个消费任务。】

    ‘金额双倍?如果能有个更完善的资金来源借口的话,那就更完美了。不过又一个消费任务…’齐东权衡着优劣。

    【玩家选择亦或是放弃此奖,完全决定于你自身。】系统催了。

    ‘奖?呵呵…不过也算了,领吧。八千一百万…九九也好,数之极嘛…嗯?不对?两个极,不就是盛极必衰吗?’

    齐东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距离神秘的东方力量更进一步,不过随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算了,谁知道是不是一口毒奶呢…不过下一次改资料,查资料才是真正的心痛到循环血量减少,全身器官缺氧……’齐东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