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一个人
    【宿主拥有八件记忆解放事件,是否要查看。】

    ‘修改记忆事件?那是什么?’

    【关于宿主成为玩家前的真实生活,因与宿主相关联的玩家失败而造成的记忆,现实篡改。】

    ‘7件?那查看吧。’

    【好的,玩家请选择解锁的事迹记忆,第一条将消费10003。第二条】

    ‘等等,还要钱的?’

    【当然,你以为我们不要赚钱的啊?】

    ‘虽然不知道你赚钱做什么,反正你不会说,但说的好有道理。嗯,你请继续。’

    【第二条,12346。第三条,56978。第四条,233373。第五条,3000100。第六条,12345679。第七条,1000000078,第八条,100060000900。】

    齐东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系统为何如此残忍,非要逼死强迫症和齐东这个完美主义者不可了。

    还有的就是到底是什么秘密值一百亿,一千亿去解锁?

    对于齐东的第二个想法,系统的答复是:第七项,第八项并非花钱解锁,而是当总财富值达到那高度即自动解锁的。

    就跟系统送礼一般。

    ‘嗯………达到一百亿,一千亿时,我的确非常需要这个礼。嗯,是的,没错。’齐东平息心态后,面临一千亿所带来的怀疑人生。

    ‘难道我爸真是国家级高官?我妈是福布斯榜千亿富翁?’齐东上网搜索父母的名字,不见异常后,才念道‘查看第一个。’

    【消费一万零三,第一条解锁……】

    记忆涌进脑中,那是齐东原本拥有的记忆。

    ‘…系统你说输掉比赛的玩家最悲哀,因为他们拥有着真实的记忆,却活在虚假的现实里但我觉得不是吧?最可悲的其实是那大多数凡人吧?我觉得我现在只要想的话,可以把以前最亲的一队兄弟,情侣反目成仇,还能顺便让他们感谢我。’

    【……】

    那段记忆本身并没什么意义,不过是齐东小时候在街上被一只狗咬过,然后去打了狂犬疫苗。其后三个月那狗主人一扑到底,然后就没然后了。

    现在的齐东的以前没打狂犬疫苗,也没被咬,这倒反而是件好事…

    ‘能整理,推算,演变到这层次的精准,系统你到底是什么黑科技?超级电脑?光脑?还是说我单纯的被你这系统自称给误导了?’

    【……】

    ‘系统,你看,我已经看破你了。你是不是得邀请我去你们的高层啊?’

    【汝乃爱于加戏乎?可须我灭口,遂汝之所趣?】

    ‘……’果断认怂,齐东旋即在钞能力之下,快速将赢来的不动产和资产换成现金。且在一定的程度下,用钱制的扫帚清理出自己相关的数据和痕迹。

    ‘想不到啊,原来赚钱可以这么容易。’

    在不连接互联网,不连接任何账号,不下载任何软件的被咬过的水果手提里,启动表格。

    说实话,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表格。

    然后,一分钟后,齐东果断切换去文稿。

    写下所得知的所有信息,猜测,问题,包括对技能的所有了解。

    抽奖到这技能时,系统并没有解说这项能力,而齐东当时也仅在档案中瞥过几眼,没发现特殊。

    故此,在首战中,他才隐约发觉到这技能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听力提升。

    不错,跟“林开代”说的技能一般,这就是齐东抽到的能力。

    那么问题来了,他要不要去趟梳打阜……

    齐东倒是毫不在意此能力的局限性,毕竟这才符合他非酋的独特魅力。

    不曾碰过手游的坑,但只经赌牌,他就对此玄学深信不疑。

    齐东也曾想过逆天改命,何耐天命难违,使他不得以罢休,且决定脸黑到底。终,他磨练出千术百招配心术和智商碾压,虐欧人无数,成就非帝。

    如此壮举,让人慷慨激昂之同时,又不禁潸然泪下。

    将文件中的反复词,关键词切成暗语。

    再将正确暗语寓意和相同暗语假寓意,全部写到化十古页笔记本的加密eel中。

    后重复十四个文件。以数字命名,从1到15在同一时间存进。

    正文文件是2和13。

    2号文件中,第一个暗语是第二个寓意,第二次暗语是中间的寓意,第三个暗语是倒数第三个寓意。

    13号文件中,第二个暗语是第二个寓意,第四个暗语是倒出第二个寓意,第六个是第二个寓意,以此类推。

    其他皆乱码。

    他可将精密及严密做到数倍以上,但没必要。

    若对方真的怀疑到进屋抄东西,那他就不可能不会查到那密案。而如果密案被发现,不论他们能否解开,都已经说明了些什么了。

    见欲写之物皆在屏幕中,齐东开始思索。

    就他目前而言,钱根本不算缺了,如今又有一大笔资金空降。让他略有顾虑的是:自己会不会在不自知之下搞死自己。

    他不会去三省吾身,不问己忠心,不问己诚信,不问己温习,但他会去思索自身一天内可能犯下的错。

    也所幸他记性不错,许多事迹都犹在脑中。

    若有所思,他找来笔纸,写下些许。

    笔落,手指敲书桌。

    随后齐东又拿起笔,字下再添新词。

    这一会,又是三十分钟。

    ‘现在资料也不缺了。’经过“林开代”的第一个回答,齐东确认了李亭资料的可信度,‘现在要知道的是怎么找到其他圈子在吗?’

    【在的。你分析得不错,本系统所提供的不仅于金钱和能力,比赛也不仅于比赛。】

    ‘我知道,但我只想到两个类似可行的路子,你还有什么更可靠的方法吗?’

    【放弃吧,你那路子不可行。】

    ‘果然啊,那什么可行?’

    【玩家是否确定使用百分之一的财产?】

    ‘否!为什么要消耗我的钱!’

    【任何玩家经历首战后,向系统询问的信息将以百分之一的财产为代价。这在玩家手册里有详细描述。】

    ‘我可没收到过什么玩家手册!’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玩家首战后,向系统询问的任何信息将消耗百分之一的身价。】

    “我…”齐东很想说脏话,但想想这是个气人系统也就释然了‘就算是这样,我也就一天可以免费问你,而那天我要拿来准备!你现在还敢说什么尽量保持平衡吗?’

    【故此,玩家才得到他人所无的额外任务。另外玩家不必对系统使用心计,你也差不多该记得系统可透视你的思想了。以前对付其他人类的手段,请留着对付其他人类。】

    ‘啊…抱歉,职业病,习惯了。’

    【没事,只要玩家没奇怪的职业病就好。】

    ‘说话这么阴阳怪怪气的,先掐死再说。还有啊,系统,我这人是个正经的人,这世界是个正经的世界,请尽量收起你的骚气。’

    【我竟然没注意到这点,多谢提醒,日后必改之。】

    ‘嗯。嗯?不对,如果说收费的话,那为什么你回答了我第一个问题?’

    【我皮一下,不行吗?】

    ‘我觉得可以,欢迎来皮。’

    ……

    【消费任务:在三天内,将翻倍而来的额外三千七百万全部消费。】

    ‘有没有什么要求?’

    【没有。】

    ‘有没有失败惩罚?’

    【没有,只是没完成任务指定的金额,剩下的余额会自动消失而已。不过如果你连这点都做不到,被割哔也是情有可原。】

    仅此一句,连环槽点就让齐东无从吐起。

    续问几个问题和闲聊稍会,有营养或无,试探出答案或否。齐东眯起眼睛。

    有些累了…

    不仅因为现在所做的繁杂事务,也与方才一战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因为现状。

    齐东懂了。

    这游戏就是通过损害他人而得到金钱。说白了,就是把社会的虚伪全部抹去,以最直白的方式拼杀…

    若身旁无器让人忌,或没能成为一只大老鼠,齐东都不能光明正大的结交其他玩家了。

    ‘另外这任务,没点警戒,很容易潜移默化的降低危机感啊。’

    这是齐东进入浅睡眠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手机响起。

    这是齐东进入浅睡眠后的一分钟。

    “……唉。”齐东深叹一气,拿起手机。

    陌生电话。

    齐东双眸微睁,睡意全无。

    只因他知道在此之前有三个陌生电话打过给他。

    他起身,把新的猜想及重点写下来,然后躺回床上,闭目继续沉思。

    ……

    凌晨两点半,醒来。

    齐东是被饿醒的。

    起身,他穿上毛衣,出门。

    这次,他有看车道才过马路…

    人在海底捞,他弄了个菌汤和番茄锅底,后摆上滑牛肉,虾滑,毛肚,竹笋,金针菇,冷豆腐,大白菜,调料和两罐啤酒。

    如今想来,这是齐东为数不多的一次独自一人吃饭。

    以往进餐,不论是在苔城,妖都,海外,亦或是帝都等,都有人陪伴。

    实则,他现在也可叫人来。不过,现已凌晨两点多,还是别夜深人倦扰人眠了。

    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一个人吃饭。曾经心想静静之时,他都一个人去餐厅。

    独自去餐厅吃饭,对一些人而言,可能是件蛮尴尬,乃至让人生怯的事。

    不过这真没什么,自己之此行是为吃饭,乃消费,而非去受冷眼的。若真遇到别样眼光,那给差评,是餐厅的错,而非你之过。

    想当初,人在异乡,齐东去中餐厅吃饭,因一人占位而遭受“排挤”。齐东当时没什么,只是事后,默默在猫途鹰给出了差评。

    捞起的牛肉,点酱,吃。

    好好味啊!

    不愧是分店开到掂的餐厅,虽然可玩性还是比不上濑尿牛丸。

    饭后交钱,齐东心中吐槽真贵后,起身离开。

    走在返回酒店的街道上,唯灯独亮,唯己独行。

    雪停了,但寒意犹存。

    齐东看向发光源头,街灯柔和含混,无一丝光芒之锐。

    喝酒喝醉了吗?

    没有。

    他酒量不高,但也绝非几罐啤酒可撂倒的。

    那么……醉意不在酒吗?

    退出联系人,齐东放下手机。

    心中有话,无人倾听。

    ‘呵…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我们流着泪ay gdbye。我走在没有你的夜里,好大的北京”齐东低声喃喃,哼唱着。

    哼声在街道上细如蚊呐,很轻,很轻。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