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选择
    “呼呼呼…”身在跑步机,齐东操控着呼吸,一直跑着。

    从动态热身,推胸器械,滑轮下拉,推蹬机,绳索伸展,各种划船,到各种拉伸,然后是如今的慢跑,齐东训练肌肉耐力和肌肉力量已有超过半个时辰之久。

    大部分训练器材都相对简单,训练方式亦然,但姿势需摆正,详情可问教练或上网。

    齐东的运动强度并不算太大,对他而言如此,对专业健身者更甚。

    训练以来,他会做到身体感觉到“不适”的那一阶段,且从不超过不适。一旦身体超过不适而感觉到酸痛,那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齐东并非什么健身教练,他在健身上,所知有限。

    若想高效健身,或为格斗,或为球类,或纯属健体,还得要有专业教练指导,陪同才行。

    而齐东则不用,他只想做每日所需的运动,以维持生理及心理健康,另外保持且提高身体素质罢了。

    实则,在申请此年卡后,齐东便需经内科,骨科专家,营养师,教练的各项测验和测试,从而收集他身体的数据。

    但齐东见现今时间极缺,便一再推迟了。

    同时也明拒教练随身教导,帮助,录像以此来收集齐东的行为数据,另外纠正,终提高齐东的整体水平。

    他懂这些器材,而花费巨额也并非纯碎来健身的。

    “呼…”结束此番有氧,齐东擦汗。

    在呼吸逐渐平和的期间,齐东把另一瓶鲜奶递给方才健身所遇的一位朋友。

    这就是两万元年卡健身俱乐部带来的好处,其不仅能从国内健身房的乱象中隔绝而出,且能以简单粗暴的方法锁定办卡者的素质最低值。

    齐东有信心,以自身如今之身价,学识,智商,足以进入其圈,成为其员,而非他们的奴才。

    方才,齐东跟三人加了唯心好友,其一是一位“小本生意”的代理商老板,另一是人脉颇广的销售总监,最后是一位美容院总经理。

    除投资调研和其他专业知识外,看人能力和领导力或许是齐东最佳能力。

    从幼儿园的孩子王,小学的校“霸”,初中的校区“霸”。再到高中,市里模范学生,上万学生的学业公益圈管理者。

    另配初中就开始社会实践,趁所有机会打工,接触各方面的人。

    齐东因此,见过许多人,各种人。也学会了如何分辨他们。

    眼前人就是其三,刘依波。

    “谢谢。”接过,对方喝了一口,笑问:“我要跟我的一些姐妹去做pa了,齐小哥,一起吗?”

    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帅脸,齐东微笑婉拒道:“还是算了,姐玩的开心。我们以后再聊。”

    “嗯,以后再聊。”

    浴室。

    天价的价值再次显现出来。绝对的淋浴房。

    穿上自带的拖鞋,简单清洗过后,穿衣。先回家,把健身服丢到脏衣篮里。后便下楼吃早餐,同时看下各方新闻。

    猪肉大葱包,白菜馅包子,韭菜包子,油条,小米粥。

    来了帝都将近一年,他还是吃不惯炒肝,面茶,豆汁儿什么的。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齐东老家也有当地著名的小吃,酱料是他省人所无法接受的。

    但最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豆腐花竟然是咸的?

    这就太可怕了!

    四个包子,小米粥加油条。十二块五毛。

    舒畅。

    三天花光三千七百万。

    依旧不难,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他想买点房地产。

    ‘若在老家买,自然是能买到的,不过父母现已住在很好的房子了,怎么也比自己现在这租屋好十倍吧?那别墅…太赶了。’

    “张经理,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让我在帝都买房吗?”又在方才买下近千万理财产品和实物黄金。

    齐东所买的依旧是风险偏低,同时收益偏低的产品。

    “嗯…其实齐先生作为外地户口,想在帝都买房还是有多种方式的。比如以工作居住证,公司名义买房,嗯,的确是有着个选择,不过我个人并不推荐这项,另外还有不同产权年份的房屋,要不要我委托律师来给您定个详细的方案?”

    他之所答皆齐东之所知,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齐东摇了摇头‘还是穷啊。’

    此时,手机来电。

    苏梓萱…

    她跟齐东太像了。都算不上强势,但都太有主见了。

    在大学期间,即便是她对齐东心生情愫之后,若观点与齐东不同,都会出声反驳。

    也因如此,课堂上少有见到这两位学霸完全和平过。即是课外,亦因社团和破例进入的课题组而多有大战。

    往前,她因齐东身为他人男友而将那份感情深埋于心。可从大三开始,他不是了。于是,她追求了。

    不可否认,齐东也对苏梓萱抱有好感。他曾经也认为自己爱得起她,但因为公司那些事,他被扇醒了。

    成为玩家之前,他缺权财。成为玩家之后,他依然缺权财,实则比之更缺。

    独自一人,哪怕城门失火,齐东都能放心,敢大胆,甚至放肆的处事。但拉心系之人为池鱼?哪怕此举能提高自身之存活率,齐东也做不到。

    ‘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无疑是强加于人的善意,齐东自身也清楚知道此点。但…他没得选,只因苏梓萱是他喜欢的女生。

    ‘但……’

    “抱歉,张经理,我突然有点事要办。”齐东起身。

    “没关系,齐先生请便。若有任何问题请随时随地通知本行。”

    颔首,齐东双手接过,看了数眼,放进名片夹中,后也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齐东的名片很简洁,纯白的卡,名字,职业,电话,电子邮箱,微信。

    握手,离开。

    “喂”

    “喂?齐东吗?”

    “嗯,是我,怎么了?”

    “那个,你后天有空吗?”

    “……嗯?你是要约我吗?那肯定得有空的啊。”

    “呃,咳…”习惯了齐东一贯“我记得你喜欢悬疑题材的电影。”

    “嗯。”齐东将手机夹在耳肩之间,然后拿出另一部手机,查看现上映着搞笑电影。

    是的,作为职场女精英苏梓萱对高智商犯罪片毫无兴趣,她喜欢的是…沙雕电影。

    “最近有一部评分挺高的烧脑电影,我手里有两张票。你有兴趣吗?嗯…它叫‘你不可能知道的名字’,评分74。”

    ‘一直这样拖着你,该弱势,该亏欠的人是我才对啊…’

    “嗯…”齐东故作沉吟,卖了好一会关子,趁机多查了下作品的质量后,顺便缓冲下心情,才后笑道“行是行,不过啊,我最近想看点喜剧。我看‘你以为我会告诉你电影的名字吗?’这部新出的就不错,你看过没啊?我能约你后天来看吗?”

    “嗯,好!”苏梓萱嫣然一笑,只惜无人能赏其芳容。

    她不傻,反之,苏梓萱是在为数不多可与齐东抗衡,且有力反超,再反超的学神潜质学霸心。即是烧脑电影,她也并非看不懂而不感兴趣,仅仅是单纯的不感冒而已。

    她听出了,她因齐东为她所做的事而感到欣喜,亦因齐东的态度而感到安心。

    有时候,过于聪明其实是件烦恼的事,但其亦有他人所无之能力,人在细迹寻乐事。

    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煲,等苏梓萱挂了电话,齐东便收回手机。

    齐东已经想好了,他打算利用系统。

    用一大笔钱花在他们两人的恋爱上。继续赢下去,便娶她。败,她也能忘记这期间的经历。

    有必要如此吗?没有。但这是齐东最终的选择,亦是他在爱情方面强烈自尊的调和…

    ‘对了,我要做什么来着……’

    细思一二,齐东想起,不过他在此之前,他拿起方才所获的名片,拨打过去。

    日渐西下,天渐晚,齐东踏入此清吧内。

    这是昨晚刷唯心看到的。念及她有助于自己,而且也的确回答过自己的一些问题,齐东也不好拒绝,就来了。

    清吧风格是美式复古,播放着爵士。齐东颔首问候,便走上二楼,直至卡座。

    作为九零后老年人,他已经不适合什么迪吧了。

    而想要在三里吞玩,并且玩得开心。骚年你需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上网搜查该区域酒吧的评价。

    低评分的酒吧,不进。

    在店外拉客的酒吧,更是绝对不能。就算你的手臂被大山丘夹住也不能!

    骚年,把持住啊,她们夹住的不是你的手,是你的钱包啊。

    当然,齐东只曾耳闻,不曾身历,他倒是想…哦,其实也不想,毕竟他从小到今就不缺异性。

    此次前来,他是为了赴约的。若非对方似有要事相见一般,就她那连续骚扰,齐东早就黑名单了。

    对方提议来清吧,主意倒是与齐东一拍即合。

    “林大主播,找我有什么事啊?”坐下,齐东随意问道。

    “嘻嘻,齐哥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她把酒单递给齐东。

    道谢,接过,齐东瞄了几点。

    酒单全为英文,十分简洁。至于为什么是全英文,不难猜出。至于答案正确或否,齐东并不在意。

    他瞥了夏芷菡一眸,见对方微笑无言的看着自己,似乎抱着看戏的心态,齐东不以为意,对服务员道“有快乐肥宅水吗?”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算了。”主动打破尴尬,齐东随便点了杯威士忌为基酒的鸡尾酒,还有一些小吃。

    而夏芷菡点的是水果口味的玛格丽特。

    齐东的,不用看都知道,古典杯装橙色酒加冰,颇为经典。

    “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人在帝都没人一起玩。正好上次,那么有猿的遇到小哥哥你,就来问下要不组队去吃东西呗。”

    ‘一个人在帝都没人一起,所以叫上我?’齐东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帅脸“哦,那代表自己,不是圈子咯?”

    “嗯,是啊。”

    “哦,能说说你圈子的事吗?”

    “这可不能说!”

    “那算了,反正我最近想喝点酒,正好你买单。”

    “……我什么时候说我买单了?”

    “有的。”齐东拿出另一台手机,发出录音。

    林简兮当时就震惊了,后悄悄问道:“我……你,你不会是一直暗恋着我,所以把我们的对话全部录音下来吧?”

    “并不是。只是我的经验和直觉告诉我,这坑挖的差不多了,可以埋人了,所以就录了。”这是他工作以来的习惯。录下来了,适当运用便是一份口头合同,再巧妙运用,就能在敌所不备中多获几分胜算。

    “……好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