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改变
    剃须,稍微修眉。

    洗头,发分三七,各往外吹。

    半干后,没去选工作惯用,太有光泽的偏分或全后梳油头,而是用了个哑色的发泥,当然发型还是往上梳,再用发胶定型。

    刘海是不可能刘海的,自大三开始,就不可能在正式场合刘海出门了。

    如今虽四月,但仍存余凉,即是身在室外,身涂低浓度香水如古龙水亦能留香较久。而不像夏季,稍有走动便是汗味混香。

    齐东现今用的是你猜。

    其实,他之所用也不外于大地,蔚蓝,旷野,银色山泉,伦敦,还有一瓶小众香。

    五瓶烂大街香水,有些他少有用到,其一甚至没开封,原因是别人送的,自己用不上。

    而对于那些想用香水,却害怕被嘲笑的童鞋。不必在乎他们的目光,那些人怕是不知男士香水之普遍,乃至不知其之所在吧。

    而且不如精致者嘲笑精致者,这岂不滑稽?

    当然,齐东个人还是建议,香水别喷得太熏,太浓为好。

    而亦有特殊情况,若一些人对香水过敏,则需双方退步了。过敏者需礼貌告知喷香水者,喷香水者亦需回以尊重及谅解。

    别的其他,就不多提了。

    穿上从此走起非寻常路的美特斯邦威纯白t恤,但这不重要,因为他穿米白色高领毛衣,卡其色九分裤,棕色裘革切尔西靴子。

    看了下夜晚的天气,他又拿了件浅棕色简洁的中款风衣。

    此非他所长,且非其所常用的颜色搭配。但这些颜色是苏梓萱喜欢的,故而齐东便穿上了。如今一试,倒是勉强掌控了如此浅色系。

    就正如麦克所言,人帅自有天帮。

    所以他如此穿着,就能给苏梓萱来个出其不意的情侣装。

    打开摇表器,皮皮,魔都,鸥迷家。共六块机械。

    还有他搬到哪,就带到哪的魔都7120。

    犹记得那是齐东初中时,爷爷将其作为奖励送给他的。那是齐东第一块表,也是老人家戴了几十年的魔都。如今,老者不在了,表也停过。

    它一停,齐东就亲自去魔都给它修一次。

    估计爷爷也不希望它不走了吧

    将棕色的织物表带拿出,齐东拿起皮皮5296,更换表带,将其带上。

    吐出口香糖,齐东出门。

    到地点,齐东等五分钟,逐渐接近约定时间。而苏梓萱也提前一分钟到达现场。

    直中发加发尾外翘,极简圆形耳环,把领全翻过去的纯黑毛衣,八分的棕裤白格纹喇叭裤,还算简单的黑色链条铆钉包,黑牛津鞋。

    妆容,抱歉,齐东实在无法说出妆容,反正搭配的好,且好看就是了。

    齐东见其装,一阵错愣。正如苏梓萱看到齐东的反应一般。

    若非猜错的话,黑之所选因齐东,配其英伦风

    两人相视,皆愣住稍会,随之会心一笑,心中动摇起一番涟漪。

    齐东夜将衣领全翻过去,另外将大衣脱下,挂于臂中,虽说他毛衣无绵作内用以抗寒,但如此一来,倒是勉强有了几分情侣装的模样。

    “真漂亮。”

    闻言,苏梓萱抬头,露出甜到冒泡泡的笑容。职场女精英风,御姐人设不攻自破,瞬间崩坏。

    ‘这该死的甜美。’

    “冷吗?”

    “还好吧。我毛衣加棉的。倒是你,怎么脱风衣了啊?”

    “情侣装嘛。”

    苏梓萱一怔,看向齐东的衣服,又看看自己的,不禁失笑,“太勉强了吧!快穿上啦!”话罢,她伸手去拿齐东的大衣。

    齐东避开,摇首“不用的,不过梓萱你要是想让我暖和的话,我们牵下手呗。”

    “原来你这么无赖的吗?”她翻了下白眼。

    说者无心,轻者有意。

    他恍惚间看见了曾经的点滴。

    但仅是瞬间,齐东收起愣住的神情,下巴触锁骨,低头用来遮掩他的情绪波动和控制着表情,随之看向她微笑道“是啊,那你喜不喜欢这样的我?”

    苏梓萱偏过身,走向电影院,“电影快开始了,快进去吧。”

    “好!”齐东微笑,小跑上前,牵住她的手,一同进入。

    哦,对了,进去之前,他们两还在附近奶茶店买了两瓶奶茶。里面放了珍珠,布丁,彩虹,椰果,西米,烧仙草。

    不准带?有本事查我们包啊,略略略略略略略。

    两人欢乐得如同二比青年,心情活跃的带着桶爆米花,携手进影厅时。

    电影已经开始了,座位已几乎坐满。而场景相对的有些黑,齐东说着不好意思,带着苏梓萱走到正中间的坐席,坐下。

    这沙雕电影还算可以。

    至少剧情过得去,演员也的确演成沙雕逗观众欢乐,而非是那种把观众当沙雕的沙雕剧。

    在充满了快活的空气中,齐东喂苏梓萱爆米花,要苏梓萱喂他爆米花。在温情时刻,齐东用湿纸巾擦手,然后牵起苏梓萱的小手。

    “怎么走动的人有点多?”突然,苏梓萱察觉情况有些不对,到齐东耳边悄悄说道。

    “可能我们混进了一场恐怖主义的会议。”

    “认真的!”苏梓萱小声哔哔。

    “我是认真的啊,你注意到没,我们周围有很多壮的人都带着帽子”

    苏梓萱仔细看了看前方,还真是!

    当她准备往后看时,齐东及时拉住了她,到她耳边说“别乱瞄,小心暴露了自己。”

    “那那怎么办我们报警?还是装作去洗手间吧?”

    “别!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门口已经被堵住了,而我们在中间,用手机会被人察觉的。我们现在只能随机应变。放心吧,我有着计划,就算有不测,我也会全力保护的。”话罢,齐东从后抱住苏梓萱。

    苏梓萱见此,颔首,从包里拿出一瓶补水喷雾,“我不会拖累你的,找机会,我们就跑。”

    至于一瓶装着保湿水的喷雾有何攻击力可言,齐东不知道。

    但他不想被喷,所以在苏梓萱疑惑的眼神下,他将其收回。起身,举起了手。

    顿时,人们加速走动,似乎在搬动着什么。

    ‘齐东已经成为黑社会大佬了?’苏梓萱目瞪口呆。

    登!

    电影陡然结束,影厅陷于整体的漆黑,苏梓萱惊得抱住了齐东。

    而齐东也改为双手环抱住她,轻拍她背。

    “别怕,我在。”这是齐东贴在苏梓萱耳边,用着最温柔的语气说出的话。

    灯光亦随着他的话逐渐打开。

    电影定格在男女主牵手的那一刻,影厅也下起了玫瑰的鲜花瓣。

    全场满席的壮汉脱去衣服后,变成了三百个捧着爱心的抱抱熊,将齐东两人完全围住。

    而先前请来免费看电影的员工都离开了。

    眼角带泪珠,苏梓萱茫然之余犹有些许颤抖,我见犹怜。

    拿出纸巾,齐东为她轻轻擦泪,“抱歉,吓到你了。”

    懵逼的看向齐东,后四扫四周,苏梓萱懂了。

    顿时,她气急败坏,小荃拳齐出。

    “啊!饶命,饶命。”齐东笑着,手拦。同时他弯腰回着身,从旁边的小熊中,拿起它所“递”来盒子。

    开其盒子取其花,齐东他单膝下跪,献出玫瑰。

    “梓萱,我还记得是张老魔的代数班里,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我有困难的时候,是陪着我一起度过。在我最孤独的时间,是不断的给我鼓励。我也想用我的余生陪度过最困难的时候,用余生鼓励,安慰,陪伴,帮助。梓萱,我爱。做我女朋友,好吗?”

    “嗯。”苏梓萱看向齐东,然后她抹去眼泪,接过花束,灿笑道:“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对了,这么多大熊你要怎么办?我家可收不下这么多。”捧着花,苏梓萱对齐东问道。

    ‘大雄?’齐东心有吐槽,但并无口述“我已经联系好儿童福利院的人了,不出意料的话,他们已经在门外了。挑喜欢的,然后其他的就捐给一些孩子吧。”

    “嗯。”苏梓萱微笑着点点头,选了方才递花给齐东的那只。

    两人出门,果真见到了福利院的工作人员。

    寒暄一番,齐东告知他们需注意花粉过敏的孩子,及捐出五十万后,便与苏梓萱离开了。

    哦,当时,苏梓萱见齐东有此举动后,也捐出了五十万。

    坐滴离开,前往苏梓萱家。

    途中,齐东有注意到,那随己而行,或许说是随苏梓萱而行的760i。

    没记错的话,她家似乎还有5,19年的欧陆,和长轴版的幻影。

    齐东还坐过,且用过它的雨伞。

    有钱人的快乐,齐东当时享受不来。

    哦,值得一提的是以上所提皆是他们在帝都的车。嗯,另外他们的住宅在长安街,一套下来九位数。

    至于他们在帝都还有没有别的住宅,齐东就不知道了。他知道的是,当他第一次接触那别墅时,齐东动摇,甚至心生自卑感了。

    止于长安街,苏梓萱走起了长路,悠闲的在小区公园里瞎转。齐东也跟随其后,见天气转冷,几番周折后,终于给她披上风衣。

    他们聊了很多,其中包括齐东的钱。

    齐东回以实话,除了提出系统之外,简短的将游戏解释出来,却被当做随意敷衍,顿时没给齐东好脸色。齐东没办法,只能用谎言敷衍。

    理论上来说,只要非玩家不相信系统的存在,那么即便玩家道出系统和游戏亦不会受到扣五成五资产的惩罚。

    而他也询问过系统,身家无变。

    “需要我陪你进去吗?”站在别墅门前,齐东问道。

    “那随便你咯。其实我爸对你还是很有好感的”

    “那妈妈呢?”

    “唔她,你的确要注意点。我妈虽然看上去是我们家最祥和的,但其实就数她心思儿最多。”话罢,苏梓萱失笑“不过只要多加了解就行了。反正只要我能幸福,对方是个能依靠的人,她就没意见了。”

    见苏梓萱挽住自己的手臂,齐东微笑了一会,后道:“我是想过天再见面的,毕竟我现在什么都没带,而且现在也快十一点了,以后再找个时机去见他们吧”

    “嗯也好。”

    “嗯我今天就不打扰他们了。如果叔叔阿姨想见我,就告诉他们,我随时都能挪出时间来。到时候再给他们个好印象。”齐东握住苏梓萱的手。

    “嗯。”眸若月牙,苏梓萱微踮脚尖,亲了下齐东的脸颊。后便拿过齐东的花,小跑离开。

    人立门前,她回身。

    嘴冒白气,在门灯之下,仿若天地间微她独存,微她独在我身边。

    即是轻微如睫毛之微颤亦能清晰入眼中,白皙脸庞带朱唇,娇若桃花,质若幽兰。今双颊微红,胜柔情似水。

    鹅蛋脸不妖媚,此时却勾住了齐东的魂,让他愣神其中。

    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那心跳的加速。

    曾几何时,齐东便已忘却苏梓萱曾是校友所“认证”的女神。若知校花为何物种,怕她亦是其一吧。

    见齐东的表情,苏梓萱露出几分狡黠的笑意。

    有妆似御姐,却多有做出可爱之举。

    “齐东,晚安咯。”

    “嗯梓萱,晚安。”

    一步一回头,终在齐东五次挥手后,她穿着齐东的风衣进屋了。

    站在原地十秒后,齐东收回目光。

    ‘这是心动吗?这是心动吧……’

    夜风寒,难寒我心炽。

    到家,已是十一点多。

    十一枝玫瑰,一千多块

    抱抱熊,影厅的包场,运作,五十万的捐款和其他琐碎之物都不在任务消费之内。实则,齐东的任务在电影开始之前已然剩余数十块了。

    他现在的现金是三千一百万?

    有钱就真的快乐吗?

    未必,因为钱财一般是与努力,职位,权力等等为之相关的,而如此是与麻烦相关的。

    得到该有钱财前,其道路充满烦心事。维持该有钱财,甚至将其传承,又是一件烦心事。

    不过,有钱无疑能除你无钱之忧。

    至少,你不必再为柴米油盐,房贷车贷,医疗药费,孩子花费等等等等而发愁。

    而且,你还能体验到不曾拥有的快乐,如别墅,超跑,终跑,私人游艇,私人飞机,昂贵珠宝,昂贵手表,古董收藏,文玩收藏和无穷的物质快乐。

    买己所欲,用己所欲,去留己所欲而无阻。

    而精神快乐的话,你也可以捐钱之类的嘛。

    短期而论,没有什么是比钱更能直接帮助,救助他人的。

    总言而之,有钱就真的快乐吗?

    是的,比之贫穷,有钱是快乐的。

    而且它所带来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用那剩下的几十块叫了个外卖,齐东吃下,跟苏梓萱聊了一个小时,便洗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