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眼睛
    双方握手,后对方有意复盘。

    问了几个问题,摆了几下棋局,中年大叔只觉得眼前这帅气的这年轻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交识了几人和一些高段者,完成此行目的,齐东便步行离开。

    他是不打算日后再来了,线下下棋实则无可厚非,但其效率远不及线上亦是事实不假,而齐东如今所需的正是高效两字。

    回家,近日的练习已让他重返状态,如今的主项则是下快棋。

    嗒

    十秒一步,十秒一步,十步一秒

    其实他可下的时间远不止十秒,而是每一回合二十秒,不过他自身要求自身只能每步十秒,以此一石二鸟。

    当然了,虽只能在十秒内决定棋子之所下,齐东还是有上限二十九秒用以思考的。

    有意思的是对方败后紧接发出挑战。

    齐东接下。

    同意的布局,自以为改良的中盘,然后再次被输下。

    再一次挑战,同样的布局,自以为再次改良的中盘,然后还真差点赢了。

    再一次,但此次齐东没接受,反之他发出复盘邀请。

    如此一来,便是半个多小时,相当于他们二十盘快棋的时间。

    ‘学习真特么快乐。’

    “喂?”

    “嗯。”

    “没事,你”

    “那行,这样吧,你也别叫外卖了,我就煮个饭带过去给你吧,外卖吃多了不好的。”

    “不辛苦,让我体验下靠脸被包养的也不错。”

    “哈哈哈,嗯,你这次想吃什么?”

    “嗯,那我决定咯,嗯,好。”

    “嗯。”见电话要熬粥,齐东看向时间。

    五点正

    于是乎,他戴上蓝牙耳机,然后进厨房聊天之同时,开始做饭。

    打开冰箱。

    叮

    超市内购买确认无害的青瓜拿出,丢碗里泡盐水澡。

    干香菇拿出,去根,洗,放碗中泡温泉,稍微加一丢丢丢白糖用以加速其泡发,用盘子盖住。

    豌豆拿出,洗。胡萝卜拿出,洗,切丁。

    汤锅拿出,洗,放水,豌豆和萝卜丁一同丢进去,焯一会,捞出,冷水淋几遍,弄干,丢碗里。

    鸡脯肉拿出,顺便也把五花肉拿出。

    五花肉去皮,切片,丢碗里。

    鸡脯肉,切丁,丢碗里。

    洗手。

    料酒,淀粉,生抽倒进鸡脯肉,用筷子搅拌均匀。

    洗米,煮饭。

    蒜苗拿出,切段。蒜头拿出,切片。

    大青椒,去头,切滚刀片。小米辣拿出,切半。

    豆豉拿出,洗,放盘中,没碗了。

    铁锅,洗,热,加入世量的油滑锅,放五花肉,放豆豉,加蒜片,翻炒,放辣椒,爆香,加蚝油,生抽,蒜苗,翻炒,一半撞进不锈钢保温盒中,盖上,另外大半装盘。

    技术总结,炒肉细节请自行王刚视频。

    洗锅。

    青瓜拿出,切片,放进玻璃小饭盒中。

    辣椒姜蒜切末。热锅,放油,炸,拿出,放冷,倒入青瓜中,加醋,放些老干妈,盖上。

    再之后就是依次处理豌豆胡萝卜香菇鸡脯肉,弄好,装进另一层的保温盒中,盖上。

    盛饭,装进最后一层,盖上。

    拿出便当包放进两物,再往内丢进块口香糖。

    六点了

    连碟带菜放进电蒸锅中。

    看向较为凌乱的桌面,脏碗和脏锅,齐东又看向正逐渐失去灵魂的保温盒,终是忍住现在洗刷的冲动。

    整理了下外套,看下镜子。

    ‘嗯,英俊依旧。’

    出门,打车,二十分钟。

    “你来啦?”

    “外面天凉,怎么出来了?”

    “等你啊。”苏梓萱没去接便当包,反之双手握住齐东手掌,暖退其寒。正如这波美味狗粮不断升温着,随时皆可享用一般,而且还后味无穷。

    然后齐东看见了在大厦里内,如同变态般偷窥的赵成钢。齐东向大厦举起中指,后跟苏梓萱边走边聊

    回到家时,齐东把脏碗,锅盖,锅铲,全丢进洗碗机。然后手洗下铁锅,清理了下桌面。厨房虽不布灵布灵的,但也显得干净整洁。见此,齐东不禁点了点头。

    这就很舒服了。

    拿出碟夹将肉菜取出。齐东盛饭,吃饭之余,继续下快棋。

    一局,两局

    齐东在虐与被虐中不亦乐乎。

    而第三局,刚下一子,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事情一件接一件的,看来我命中注定是主角啊。’

    看向屏幕,他眯眸。

    陈嘉中。

    若说,齐东二十余年的经历中,唯八位同辈是可与他分庭抗礼的。

    那么陈嘉中便是其一。

    他亦是唯一一位从小,中,高,大学,甚至到帝都都一路跟着齐东的人。他从未被甩开,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其内尖子班,反之他在细节,细腻事务上犹胜齐东。

    同时,也是他成为了赶齐东离开德跃证券的最后一手。终,攀上赵派,如鱼浑水。

    “喂?”

    “喂,大舅啊,我今天三点四十分,去了十一号病房,还特意带了两篮水果,谁知你都不在?每篮可是有六斤半重啊,整整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真是累死我了。”

    “你打错了,我是齐东。”

    “哟,你还没羞愧自尽吗?”

    不待齐东回复,对方挂了电话。

    对空气骂了句傻逼,齐东也没心情下棋了,直接认输。

    此时,手机屏幕上出现来自于废弟的唯心弹框。

    点击,齐东打开唯心。挥动手指快速打字,然后他退出。找其他的

    又有德跃证券的小弟,同事找他,话题不外乎为齐东伸冤,问齐东有什么门路,或打算跟齐东混。

    见此,齐东劝阻。他现在可非往时,伴随的未知和危险亦非往日可比得。最重要的是,眼前之人未必就是真心站齐东这边的。

    而且,他也确实没找到新的公司。

    结束评论,他看向其他回复。

    愿尚:喂,齐东,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新出的哔了解一下?

    ‘嗯?这是谁?我唯心里面怎么有不认识的人?’

    铭辉:齐哥,放假了,什么时候我们宿舍的兄弟几人聚一聚?

    李嘉琳:齐哥在吗?

    王德发:大佬,帮我看下这个。

    老鼠:出售和平跳机必坠死,自动被透视,自动别锁头挂。

    一一回复,最后则被拉黑。

    开挂的,卖挂的都是垃圾,不接受反驳。哪怕他卖的挂很奇怪。

    然后回到齐旭的对话,删掉还未发的信息,改为问候及鼓励。

    再之后,搜索网站。

    233233213,然后fhieghi,再然后,最后

    敲着电脑桌,齐东有些猜疑。

    终,打开桌面软件,查看已添加的edt/et,gt/bt,et/et等时间。

    哦?正好开盘了。

    打开米股券商,保证金账户,齐东输入代号。

    期权是可当之为投资者的保险,哪怕齐东并不太喜欢如此策略,也不免其俗。

    若你账号持有大量股份,那么花费相对较小的金额买下该期权,充当股票的保险,则无疑是一份保障了。

    说到不喜欢也是真的不喜欢,所谓赚钱赚钱,其不仅限于外部赚钱,亦可从内部节省花销从而拥有更多的钱。不过,若自身即非职业大牛亦非秀儿魔鬼,那还是乖乖买保险吧。

    对齐东和其他职业的而言,期权玩法简直不要太多。

    先探水,三十万用以做空其期权。

    做空是什么?

    用最简单的话来介绍,以股票为例:墨鱼真帅股售价50元,你觉得它会在未来中降低,所以你向银行或经纪人“借”其股票,然后你以50元每股“卖”掉那股份。

    如果该股价如愿降低到了40块每股,那么你就用40块钱把股票“买”回来,再把股票“还”给银行或券商。

    未扣佣金和借款费,你每股营利10元。

    若降价,你固然有赚。但更为现实的是,墨鱼真帅这股票会升。为什么?别问,问就人帅自有天帮。

    若升,你以50元卖掉后,它后天升到60元。如此一来,你就要自己贴10块,将其会买还给银行或券商。

    不计佣金和借款费,你每股净损10元。

    当然了,若你只玩a股,不玩其他原生产品,也不玩衍生物的话,那么你学来无用。毕竟华夏不准做空。这不是什么特殊国情,其他国家也有。

    做空是错的还是对的?

    如果你说做空是错的,那么你错了。

    如果你说做空是对的,那么你错了。

    做空本身非对非错,它不过于一个金融手段,有利也有弊。

    那么,华夏禁做空是正确或否?齐东不曾深入了解过此点,所以他无权在此发言,但他选择相信国家。

    短短七十年,国家gdp就增长八百倍之多,人均亦是在近年突破万刀,比之建国年的23刀,增长率为441倍。另外也从建国时期的80文盲率到如今的高等教育普及。

    种种事迹,伟迹,齐东自认不如。

    另外需提的是,股票做空和齐东如今所为的期权做空是不同,且更为复杂的。

    所以别略知皮毛便信心满满的进仓,想着致富。

    有些时候,一概不知比略知一二更好,更“安全”。自作聪明者更是无需多提。

    回到话题,其执行价是当前股价的98,时间两个月。

    米股没有rnd lt之说,即是最低需买一百股,但其期权却有。其保证金为233刀,即最低需付233。

    因该股降幅几何等等还属未知,故而齐东采用了布拉布拉布拉策略。

    预料未来之升降,此的确乃齐东之所长,但却非他唯一所擅长。他更为擅长的是如何从错的方向中得利。

    他甚至有套策略可让“不亏率”高达95,但所言的不亏就是不亏,绝非赚之意。故而,如此秀儿,换言之,智熄的操作,齐东是不会去做的。

    这不是真香,这不是真香,这不是真香。

    光凭错中赢钱此点,齐东就与投资组合管理、对冲颇为相似。

    继齐东对自己目光的盲目后,他开始真正的操作。

    初步,没发现新兴同行,政策改变,经营不善等利空消息。即无大托单,亦无大压单之现象。盘面较轻,波动小,有涨有回调,资金流向看起来也符合逻辑。一切都是如此的合情合理,像极了单身。

    四月十三号出来的财务报表怎么看怎么看涨啊。做假账?不像。

    这商业模式在米帝也实属正常。

    贸易战?但这个不做国外生意,上下游皆在该国内跟关税战,知识产权战,科技战,金融战有什么关系?

    母公司还真有,分拆上市咯但母公司本身也没毛病。

    封锁消息?被狙击?

    再一次敲着电脑桌,齐东心中难免生出一丝惊疑。

    ‘俺是不是被骗了?’小帅翔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