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人在势中游
    “呜哇!”齐东翻了个懒腰。

    坐了几个小时,虽有起身活动过,但齐东依旧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黑星的形状,浑身都变成了冰冷的机器,坚硬无比。

    “饭点了,大家先别忙,出去吃点东西再吧。”

    “我就算了,正在关键时刻。帮我拿份回来就行。”平平无奇的男子说道。

    “我也是。”马锦成再次发挥他的本质。

    “……那好吧,你们想吃什么?”

    “麻婆豆腐不要豆腐,酸辣土豆丝不要土豆丝,一份炒面。”

    ‘不愧是我,这招的个个都是是个人才。’齐东欣慰的点点头,对他问道:“有些少了,帝都烤鸭不要烤鸭,来一份?”

    “……高手。”

    “你要什么?”齐东看向马锦成。

    “有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矿物质,维生素的食物都行。当然了,如果有适量的钙,铁,铜,锌等微量元素就更好了。哦,对了,微量元素不能过量,维生素也…”

    “停停停停停,我给你买份带肉带蛋带菜的炒面,另外带个苹果给你。”

    齐东突然觉得马锦成更像黑……不对,这瘦鸡当不了帅气的黑星,最大只能当个脆皮机械师。

    “可以。”

    “行,那我们带回来给你们吧。对了,你们要是饿了的话,可以去摸……休息区拿泡面。”

    “好。”平平无奇的男子头也不回,埋头于工作中。

    而马锦成倒是意外的没有成为复读机,他起身,跟齐东说道:“有些事,我能跟你聊聊吗?”

    “行啊。”齐东颔首,随之转身对几人说:“那你们先去吧,帮我点份爱马仕炒饭不要炒饭,谢谢。三十块以下的就行。”

    “哦,嗯?”李嘉琳下意识回复,随之惊疑道:“他刚才说什么了?”

    王德发很配合的说:“爱马仕炒饭不要爱马仕,三十块就行。”

    “嗯,他是这么说的。”张远生也说了句。

    “俺也一样。”

    “到会议室说?”齐东看向马锦成。

    既然他不愿在此多说,那么该话题必定是不便于公告的了。

    齐东这伙人虽各有短板,但无一是真正的愚者,反之,他们都是齐东在数千小弟中只取一的天才,在某些领域上的怪物。

    “嗯。”

    进门,关门。

    齐东和他坐下,“说吧,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用黑客了?”马锦成也开门见山。

    果不其然,是类似的问题。

    齐东毫不意外,乃至一点都不觉得奇怪,毕竟他早就料到了。齐东回道:“还不至于。”

    沉默些许,马锦成颔首,“好。”

    很干脆,齐东也是如此,“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

    “好,那我吃饭去了。”

    “好。记得帮我带有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矿……”

    “行行行行行行。”

    ……

    两天又三个小时,完成速度及他们的拼劲比齐东所预料的还要猛一些。

    这可不是蛋糕上面小颗覆盆子的分析,而是用以分析整个蛋糕的初步模型。

    看着他们一个个进化成国宝,尤其是王德发从多多少少有些游戏人间到现在的刻苦耐劳,齐东点了点头,他充实而欣慰。

    这三天内发生了很多。

    他们目前主要研究的股价直接雪崩,若齐东听李嘉琳的建议,那么他们当时就有上12个百分比的收益。

    但李嘉琳等人却没对齐东产生怨言,只因该股其后又被拉升回去,涨幅16。

    有巨头做庄。

    部分散户,小户,中户,大户,甚至一些小机构就此做了趟过山车。些许还在下坡之时直接摔下过山车,直弄得皮开肉绽。

    齐东的数据并没说出此点,他是从他的“商性”料到此点的。至于人性?齐东也懂,但没用。大机构没有人性,只有规矩和利益。

    所以齐东个人盯着那股,低买,随之清仓。赚了748,连波动一半都远不及,说来惭愧。

    而今天,是可交易了。

    以友立基金,一家已有营业执照,注册资本5000万的私募基金公司去炒。

    现在要等的就是更大的波浪了。

    “嘿,卡桑德拉。好久不见,你最近好吗?”

    “好吧,还不算太坏。你呢?齐。”

    “好吧,虽然你现在可能不太想听,但我最近过得过得太特么好了。”

    “哦?是吗?真想现在就过去揍你一顿,是股票的事吗?”

    “是股票的事,另外我觉得你可能不会想揍一位能让你开心的人。”

    “什么意思?”

    “嘿,只告诉,我知道一支股票要下地狱,有兴趣吗?”

    “我都不知道你开始做海外股市了。”

    “好吧,你也知道,狗屎发生了,你得想办法不再狗屎。”

    “好吧好吧,你有什么股?不太糟糕的话,我可能会接你的狗屎。”

    “不不不,我不卖股,我在推荐。做个交易吧,我给你一份资料,你炒那股,赢了的毛利给我10。”

    “不,东齐,你知道的,我们不做这种交易。”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可以问问你爸。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人,这种事情,我不开玩笑的。”

    “我…”

    不待卡桑德拉说话,齐东抢道:“我分你15的利润。”

    “如果亏了呢?”

    齐东微笑,但还是选择说实话,“卡桑德拉,让我这么说吧。我卖的是我的资料,我要的是你们收益的10,而你们的交易量不得低过100万。得到那份资料,你们可以选择不交易,但事后必须给我二十万刀。如果你们选择交易,我不管你是去做多,还是玩期权,或任何其他东西,我不管,只要你们敢做蠢事,你们就能做,但我不会为任何人的蠢事买单。”

    话说完了,齐东继续道“另外你可能不知道,我开了一家私募基金,注册资金五千万元,我占90的股本。”

    “噢狗屎,王德发?你在开玩笑吗?”

    “不,闹太套。”

    沉默了许久,卡桑德拉回道:“……2,我试试。”

    “175。”

    “成交。”

    ……

    “喂?杨展?”

    “喂?钱海”

    “喂?埃里克?”

    “喂?藤卷?”

    “喂……”

    沉思良久,齐东还是打出了那个电话,“喂?李姐?”

    最终,些许完成协议。些许拒绝,但愿意给齐东提供做空的高倍杠杆。

    结果其实差不多,都是有大单做空该股,但对方的收益从90变成了3。

    万物有阴即有阳,有优即有劣。对方也同样有优势,那就是他们的风险会被无限拉低,有着对齐东强制平仓的权力。

    经计算,只要该股升了13,除非齐东追加保证金,否则,他们就会空头回补。

    因为亏掉的那7,亏的是齐东的钱。齐东可以随意输掉他自己的钱,但不能输掉他们的钱。

    而他们的那3是保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