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狩猎者的游戏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第二站
    不论如何,齐东算是独善其身了。

    友立基金也不赖,现在一个个都赚得枯燥起来。另外也因为不缺人的原因,齐东便先让张远生回去拿他的文凭,等他毕业再拉他回来。

    有位亲信在外,有些事也的确更方便去办。

    齐东有很多歪果友人,上次做空也确实依靠了米帝一朋友的援手才得以那么顺利的交易,但那终究不是完完全全同一战线的,是要欠人情的。

    而齐东除了欠钱之外,讨厌欠人东西。

    王德发,李嘉琳等人继续在友立基金锁定着米股。准备后续之余,也将目光看向其他米股。

    a股或其他并非不可,只是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

    齐东也定时回一趟公司,但多数都是在外,并宣称:为公司而忙碌。

    实际上,输掉比赛,便有可能会输掉公司,所以如此说辞完全没毛病。

    看向贴满整面墙的贴纸纸张,写满白板的字体,桌面摆放着的测探问题,和电脑里面的根据,数据,推算。

    一切繁多却整洁,庞杂却有序。

    舒服。

    现在可做的不多了。

    棋艺方面,齐东自负能赢以往巅峰的自己,百分百胜率的那种。但同时,他也发现自己遇到了瓶颈,非一天两日就能再有进展的那种。

    计谋,陷阱等方面也做得很完善,齐东也自觉无洞可补。

    这并不是齐东赢了一次就放松警戒。他不是这么一个人,否则也不会达到今天这地步。

    这只是客观事实。

    合上稿子,齐东开始念读。这是齐东即将在比赛开局说的话和一些对策,现在不断复习着,锻炼出肌肉记忆。

    把开场用的话完全背下来,齐东打开稿子,查看对策的话。

    至于练习对策,是因为齐东他这人不喜欢在乱忙中做出选择,所以他会去想对方很可能会问自己的问题,而提前准备蛊惑和诱导答案。

    原理跟面试差不多。

    而所谓的计划书也不过是两页纸。

    计划书中并没有完整的句子,只是单词过后是单词。但它们都是关键字,每条句子中的关键字。

    在此推荐一下齐东这做法的用意吧。

    很多人的演讲能力不行。些许因为没有一个高效记稿的方法,些许因为舞台恐惧症。

    当然了,两者齐东均不占。从小学开始就站在舞台之上,数百号人之前的他对演讲毫无畏惧。

    可启动依旧得用一些辅助他演讲的东西。

    因为,哪怕齐东记忆再好也不能一字不漏的记下全篇演讲,所以他要记住关键词。

    步骤是:把你要说的全部写下来,一字不漏写下来。之后读一遍,念一遍,觉得不需要再改了,就把稿子内关键的几个字写在新的一页纸上。

    然后以那几个关键字为中心,根据那几个关键字说出整句话,整个稿子。

    你说的话可以不一样,用的词可以不一样,但你句子的核心,演讲的核心一定得在那。

    所追求的结果是,当你看见那几个字,听见那几个字,或想起那几个字时,你的第一反应就该知道要怎么做,要怎么说。

    如此练习三四天,每天练习一个小时,估计就足够了。

    齐东成功将话自然的说出,其神情或温和,或喜悦,或愤怒,或哀伤。

    单论演技,估计能在当今演……明星圈中排上前30

    而如今,十年功就绪,接下来只需等待台上那一分钟的开始了。

    看了眼化妆师给自己化的妆,齐东直叹英俊不再。

    随之,他穿上能吓死密集恐惧症患者的衣服,闭目坐下,等待比赛的开始。

    话说,如果对方真只是个身价二百五十五的二百五,那么自己不得巨亏?

    “齐东这人的资料都放摆的。以他的潜力,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他开始第三场,甚至第二场比赛之前就去邀请。”林简兮对着圆桌而坐的众人说道。

    在场的人不多,但耳朵很多。

    “简兮啊,你说的我都明白。这齐东的能力我也是亲眼看过,但他这关系网不模模糊糊吗?他身边有几人我就怀疑是玩家!现在才一个星期差不多,我建议再等等。”一位稍长的中年男人说道。

    “不能再等了,既然其他人不露面,那我们就该趁机早点出手了。”

    “没这必要吧?不还有其他四个观赛者吗?做出头鸟可不好。”

    “他是个人才。”

    “活着的玩家,哪个不是人才?”

    “他的关系网的确很复杂,但这不正好说明了对方的本事?另外,在座哪一位敢说自己的交际不复杂?自己在成为玩家之前没有接触过玩家?”

    “哪四个参赛者查清楚了吗?”此时,李亭说话。

    “两个不用在意,但有一个得注意下,它背后是方氏。最后一个看不准。”坐在一边,一声不吭的男人说话。

    话罢,场内无言。

    一声不吭的那男人也在这时继言道:“不过最后一个,我建议不必深查。对方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兴趣。”

    “那他”一女生问。

    “不会,不像,也完全不值得。”只闻二字,李亭便知所言之ta所意何人,也知其所言之意。

    同样的,在场玩家也从对话中得到该信息。

    这齐东不是巨头放出来的人。

    从李亭口中说出这话,众人闻言,没有在此话题再说什么。

    “小兮,你先继续接触吧。”李亭揉了揉眉间,“他不会别人一邀请就接受的。”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