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保安队长 >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卧底 第089章 罚站
    卢小鱼瞪大了眼睛,顺着罗清虞所指的方向往外看去,一望无际的高楼大厦,清晨的骄阳倒还算温和,可是老板指的究竟是什么?这会不会是一个考验?若是回答错误了,就得卷铺盖卷走人?卢小鱼文化层次低,小说没看过,但此刻脑海里也不由得涌现出了各种狗血的桥段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看见了蓝天白云。”

    卢小鱼有点迟疑的回答道,答完赶紧低下头,一脸的唯唯诺诺。

    罗清虞用十分复杂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蹬蹬蹬的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后,卢小鱼刚想跟上去,被她给喝止“你站在那,好好看看,到底看的什么!”

    如临大敌的卢小鱼一刻也不敢松懈,他知道这个样子的罗总是十分的可怕,她这是在爆发的边缘,此刻的自己是在悬崖边上玩跷跷板,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到底她要看的是什么东西?卢小鱼不能直问,只能再一次瞪大自己的两只狗眼看向外边,他有点不信邪,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可是拿过看图写话的高分得到过老师们的一致好评。

    “罗总,您的意思让我眼界要高一点吗?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

    自作聪明的卢小鱼觉得罗总非平常之人,自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她的境界肯定很高,他突然想起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一句话,觉得用在此处甚妙,他甚至可以肯定这答案绝对是罗总要的,不禁为他自己那点机智而感到自豪。

    可现实总是如此的残酷,听他这么一说,原本还冰冷的罗总,目光锐利的盯着他射出犹如实质的杀气,四目相对,卢小鱼暗道糟糕,赶紧收起自信的笑容,再一次的看向外面,可是背后依然像是有人拿针在扎一样,可见这罗总此时内心的愤怒。

    俗话说,事不过三,卢小鱼紧张起来了,手心开始冒犯,记得上一次手心冒汗,是第一次上战场,拿枪打死第一个敌人的时候。如今的形势已然是十分危机了,卢小鱼透过玻璃的反光看了一眼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的罗清虞,一股庞大的上位者的气势散发着,简直是让人不敢直视。

    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这千难万苦的时候,一首《男儿当自强》悄然响起,林子祥气冲云霄的嗓门将这两位都吓了一跳。卢小鱼不敢乱动,他悄悄的将目光投向他的老板,像是在征求她的意思,可是老板低着头像是在看文件,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接?还是不接?

    在犹豫之中分钟过去,林子祥尽情的在宽大静谧的办公室内嚎了分钟,终于是停了下来。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答案想不出来,罗总肯定会不留情面的开除他,因为他看到罗总最近开除了不少,各个部门的,甚至有的小领导,简直是人人自危。卢小鱼不知道自己为何到了这般境地还要胡思乱想,开始看了老半天并没有半点头绪,就在他鼓起勇气准备先一步认错,解释,求饶的时候,林子祥再一次唱了起来,卢小鱼赶紧回头看了一眼老板,果不其然她皱起了眉头,他索性将手机拿出来,一看居然是乔菲姐,心里暗喜,真是救命菩萨!

    “谁的电话?”

    “乔助理的电话。”

    “接!”

    “好的,罗总!”

    卢小鱼开心地简直想跳起来,这电话来的是太及时了,正当他准备跨步走出办公室接电话的时候,步子还没有迈出一个,就迎上了罗总那冷冷的目光,以及冷冷道“谁叫你动了?”

    “罗总,我出去接电话啊!”

    “站那接。”

    “啊!”

    “开免提!”

    “啊啊!!”

    一个是保安,一个总经理兼公司大股东也就是老板,两者之间相差了n个等级,卢小鱼又是做贼心虚,不敢不从,赶在快要结束的时候,按下接听和免提键。

    “小鱼,你要急死我是吗?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乔菲姐,我”

    听到他这么叫她,罗总眉头微皱,卢小鱼没有发现。

    “什么都别说,我相信你,你告诉姐,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罗”

    刚想说在罗总的办公室里开着免提呢,但被罗总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我在公司。”

    “我就知道,他们肯定是胡说八道,看我现在不去好好的修理修理一番他们,爱你哟,果然没有让姐失望,姐马上就出差回公司了。”

    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卢小鱼一句也插不上电话就给挂了。原来是乔菲在群聊里看到了这个消息,本能的就是不相信,和群里的一群八婆男女大战了三百回合,才回过头来打电话找卢小鱼确认。

    卢小鱼将电话收起来,突然间感觉气温低了十度,可是明明外边的烈阳高照啊!等他回过神来,他吓了一大跳,因为罗总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脸色恐怖的盯着他看,在这个ont, 感觉到心跳都停止了。

    “看到了我给你指的东西吗?”

    “”

    卢小鱼摇了摇头。

    “再仔细看看,瞪大眼前看看。”

    罗总伸出手指按在玻璃上,整个位置正好可以照出卢小鱼的脸来,而她的手指就指在他的脸上。

    “罗总,你说的是照镜子嘛?”

    “那我再问你,你现在看到了什么?你回答我。”

    “我的脸啊!”

    一道送分题,卢小鱼雨过天晴,差点蹦了起来,原来这么的简单。

    “不对的,准确的说是这个”

    罗总摇了摇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根大头笔,滋滋的在玻璃上写下了两个大字,分别是在卢小鱼的左脸与右脸上。

    “色狼”

    卢小鱼结结巴巴的读出了罗总写出的两个字,他想一拳砸开这玻璃,然后从跳下去,他没脸见人了。

    “我说的对吗?”

    “罗总,你听我解释。”

    “好啊,我听你解释。”

    罗清虞双手再一次抱胸,甚至还笑着说道,可是前半句让卢小鱼觉得松了口气,可是后半句又让他的心给悬了起来,罗清虞微笑着说“你若是半点说谎,你立马卷铺盖卷走人,这个月的工资也别想要了。”

    这无异于用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卢小鱼苦着一张脸,定了定神,捋了捋昨晚发生的事,一股脑儿告诉了她,除了搞人家老贾钱的这一段和跟欢欢的香艳情节没有赘述,其它的一字不差,他甚至还用了大波二字来形容那个按摩的小妹。

    罗清虞听完之后,围着她踱步了一圈,好像是在审视他这话是不是真的。卢小鱼就是站在法院,等待判决的囚犯,每一秒都是煎熬,他甚至刻意的压制自己的呼吸,他很怕呼吸声太响惹得眼前掌握着自己身家性命的老板不快。

    “真的是那个李什么的叫你过去?”

    “是的罗总,是李景行,我本来是不想去的,他那刚好有个很久没见的老兄,我刚来云端市的时候,他给予了我点帮助。”

    “什么帮助?”

    “额其实能来这上班,也全亏他,要不是他我根本不知道这里找保安。”

    卢小鱼不善于说谎,但是这是已经答应过董事长,而且当初他记得是有签过什么保密协议之类的,卢小鱼胆儿小,很怕这种东西。

    卢小鱼每回答一句,罗清虞就会盯上他的眼睛看上一会儿,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那个真的没有和那个大女的干那事吧?”

    一番盘查之后,罗清虞突然结结巴巴的问道,卢小鱼甚至看见她脸红了,奇了怪了,她居然脸红了,结巴了,第一时间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她问的这个是什么。

    “没有,绝对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正因为我没有干坏事,所以派出所的人把我给放了,不过这多亏了老曲。”

    卢小鱼激动的举起了手指头发誓道,不由得他不发誓,这事关九千每月的巨薪工作,事关未来的警察前途。

    “行了,再怎么发誓,你也是去了那种地方。”

    “啊!”

    卢小鱼没想到罗清虞好像在这里等着他,一脸愕然。

    “只此一例,若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

    罗清虞放下抱胸的双手,回到了老板椅上。

    卢小鱼暗喜,心道这一关总算是过了,就想过去给老板斟茶,好好服侍一番,可是刚走了一步,又听到“我叫你动了?”

    “罗总”

    “站那别动。”

    卢小鱼不知道为何,缩回一步,此时太阳威力显现,透着玻璃窗开始对他进行炙烤,但他不敢乱动,他想不明白都说放过了,为何还要在此罚站?

    baoanduich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