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人皇赘婿在都市 > 章节目录 第25章 依靠
    陆元若是一直留在这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许,大概率一辈子都走不出阴影。

    而她自己,说一千道一万,终究只是个女人。

    女人,生来是需要被人呵护疼爱着的。

    乔子衿扭头,痴痴看着边上站着笔直的陆元的侧脸,心神一阵恍惚,然后伸手挽住了陆元的胳膊。

    “你。”

    猝不及防的陆元怔住了。

    曾经打穿九天十地的陆人皇,一百多年来头一遭灵台崩摧,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但他调整的很快,轻舒了一口气,左手按在乔子衿挽着他的那只纤纤素手之上。

    触感是微凉的。

    这个女人身体,似乎一直都不大好。

    乔子衿的手被陆元轻轻按住的时候,身子一颤,眼窝子突然就红了。

    她没作声,

    意识的将脑袋靠在了陆元肩头。

    覆盖着她手的那只大手,有些粗糙,却很温热。

    倚靠着的肩头,不算雄厚,但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坚实和安稳。

    “这,就是有所依靠的感觉么?这感觉,真好。”乔子衿在心里暗道。

    ……

    ……

    此时。

    水云台会所。

    皇冠包厢之内。

    一位留着大背头,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正端着一杯念的拉菲,在陶醉品味着。

    这年轻人看起来很消瘦,眼窝深陷,一副纵欲过度萎靡不振的样子。

    但那双眼睛,却泛着精光。

    他,就是西川商盟财团代表,钱德利!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庆州第一美人都结婚一年多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啧啧……那不是守活寡吗?”钱德利轻叹道。

    而后双目淫邪放荡,极为猥琐的嘿嘿了一句

    “嘿嘿,正好便宜我钱德利了!”

    “少爷,临出门时老爷说,咱们这一趟把生意谈好,其他的……”

    这时,站在钱德利身后的一位两鬓有些花白、穿着一身老式中山装的老人突然开口,淡淡道。

    虽说是客客气气的喊了钱德利一声少爷。

    但,话里却听不出太多敬畏。

    钱德利顿时眉头一蹙,脸色很难看,哼道

    “崔顾问,我做事,不用你教!还有,你是我们钱家从九室山请下来的顾问,是给我们钱家办事的,那就得听我们钱家人的话!”

    “少爷说的没错,只要不违背九室山的利益,崔某人自然是要听你们钱家人的话。”

    老人面带微笑。

    对于钱德利的黑脸,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不悦。

    这让钱德利很是舒服得意,一脸的优越满足。

    而姿态,更是端到了天上去了,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又命令道

    “听话就好!等一下,我让你出去的时候,你就出来,站在门口看着,谁也不准进来,知道吗?”

    “好的,少爷!”老人微笑点头。

    这时,包厢大门被推开了。

    乔子衿挽着陆元的手,走了进来。

    未等钱德利说话,乔子衿便先开口了,比着手势,介绍道

    “钱总,你好!我是乔氏集团总裁乔子衿,这位,是我的丈夫,陆元。”

    “你丈夫?就是那个庆州大笑话、陆家的大废物陆元?乔总裁,我怎么觉得你对于咱们这次的合作,很没有诚意啊!”

    钱德利一见陆元,顿时脸色一黑,恼火了。

    他之前在电话里头已经跟乔子衿暗示过了。

    他只接受两个人的单独会面,让乔子衿一个人过来谈。

    但现在。

    乔子衿竟然带了个男人过来。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她的丈夫!

    “不不,钱总,我们这次是真的很有诚意的。如果你不信的话,不妨拿出点时间,我们慢慢谈。再说了,你千里迢迢的从西川赶过来,总不至于白跑一趟吧!”

    乔子衿赶紧赔笑,尽可能的稳住钱德利。

    然而。

    钱德利却冷冷一笑。

    摇了摇头,一开口,直接让乔子衿懵了。

    “慢慢谈?不!我今天来为的可不是慢慢谈!这样吧,我话说开,只要你乔大美人愿意在这水云台会所陪我一晚,什么合作我都答应,谈都不用谈!”钱德利道。

    这话一出,整个包厢的气氛顿时一冷。

    乔子衿的脸色顿时惨白。

    她很气,气的浑身发冷。

    钱德利上来就讲这样的话,这已经不是不礼貌了,而是在侮辱她乔子衿。

    “钱总,我丈夫就在我的身边,请你不要乱开这种玩笑!”乔子衿冷声道。

    “丈夫在身边又怎么样?就这个庆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的废物,让他滚回去不就行了!当然了,你要是把他留着,我也不介意,毕竟,当着废物丈夫的面玩他的老婆,想想就很刺激啊,嘿嘿……”

    钱德利越说越露骨过分。

    丈夫在又怎么样?

    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因为之前吴展飞就已经告诉过他了,乔子衿的丈夫就是个废物懦夫,是个一无是处的垃圾!

    钱德利瞥了一眼乔子衿挽着的那个男人,脸上毫无表情变化,穿的西服也是陈旧不堪的。

    顿时,钱德利乐了,讥笑道

    “乔子衿乔子衿,你老公还真是个废物啊,你都这样被人调戏了,他居然也不生气?佩服,佩服啊!!”

    过分!

    无耻!

    简直就是衣冠禽兽!

    乔子衿气的瑟瑟发抖。

    她看出来了,这钱德利根本就不是来谈合作。

    好歹也是西川商盟的代表之一,有头有脸接受过教育的人,怎么一开口就是如此的恶心恶臭?

    乔子衿下意识搂紧了陆元的胳膊。

    扭头,瞥了一眼陆元的侧脸。

    发现此时的陆元脸色确实毫无变化,眼神所关注着的也不知钱德利,而是站在钱德利身后的那位一直保持着微笑的中山装老人。

    那一刻,乔子衿隐隐有些心寒、失落。

    她归根结底也只是一个女人,这种场面,是需要一个男人站出来、

    但另一方面,乔子衿又不希望陆元站出来。

    她担心陆元一个没忍住,又像早上在总裁办公室那样走极端。

    钱德利可不是乔子航。

    他的背后是整个西川商盟,是乔家根本惹不起的存在。

    今天谈不成合作没关系,可不能再多一敌人,多堵死一条路啊。

    尽管此时此刻的乔子衿很气,对于钱德利更是厌恶到了极点,但,她还是选择了留下。

    renhuangzhuixuzaidh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