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初临红玉地
    找了一周,洛何夕回到了原地,荒草到了小腿高度,原来的建筑物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洛何夕不知道是什么让河溪村消失的如此干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荒芜之下洛何夕一时也难以找到原本家的所在,随手捡些树枝挖了两下却是找不到任何房屋的痕迹。

    “是什么连同房子的根基也抹除了,看了河溪村发生了什么,但求父母乡亲们安好吧!”

    洛何夕心中如是想到,毕竟这里虽然不如大城市那么繁华壮丽,但这里是真真实实自己长大的地方,洛何夕不希望家里有什么事。

    没有发现,洛何夕心中有些茫然,虽说这种情况报案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洛何夕知道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没人会信的。

    摇了摇头洛何夕道“该死!这么多人居然只有我碰到这邪门的事情,算啦!反正以我的好奇心知道了也忍不住的吧!”

    想到小时候洛何夕可是出来名的淘气,虽然不是熊孩子搞破坏,但整个村子一有传言洛何夕总要探查探查,就连村子三令五申禁止的红玉地洛何夕也去过数次。

    “红玉地!红玉地!”

    心中一惊,洛何夕想到了那片诡异的红色大地,也许那里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一想到那里洛何夕不经有些腿脚打软,毕竟小时候去过一次,仅仅是踏入一步那说不出的阴寒就让洛何夕再难前进。

    就仿佛有种无边的邪恶,在某个地方凝视着踏入血色大地之人,那的黑暗让洛何夕现在想起都不由发抖。

    之后洛何夕还是因为村子里看守红玉地的大人把瘫倒的洛何夕背回家的,那一次后洛何夕大病一个月才恢复神智。

    期间洛何夕一直念叨着古怪的絮语,带着无尽的荒古与神秘,病好后洛何夕反倒完全忘记了,不过病好了便也无人再问了。

    现在想起这一切都那么的古怪,想到这里洛何夕大概寻了一个方向便向红玉地走去。

    凭借记忆洛何夕倒也很快就穿过了一座小山坡,转身望去夕阳之下却再无河溪村的踪影,就仿佛自己童年也不存在一般。

    跨过山坡,一片密集的杂草过后便是赤色大地,村子早年也有不少勘探者和相关人员进入,但不知道为何许多人再未出现。

    而其中洛何夕有映像的也就是0年时一名年轻的勘探者再次进入,本来五十多人的调查队最后只有寥寥十几人疯狂的逃了出来。

    那名带头的年轻人连夜在村子中写了一篇报告,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试图去侦探红玉血地的秘密,并且排出了许多人严防再有人踏入。

    至于河溪村,本来就厌恶那里的村民们更是没有说些什么,倒是拍手为政府叫好。

    想想今年自己似乎要有些麻烦了,想穿过那军队的防卫实在是有些难度,即便自己熟悉地形也无事于补。

    科技发达的今天,瞒过人的肉眼似乎没有多大意义,那些摄像头可以轻易的找出洛何夕的所在。

    “算了不管了,先观察一下看看!”

    打定主意进入红玉血地之后,洛何夕乘着地势较好偷摸观察情况,这一看不要紧,洛何夕心中的疑惑却是更加扩大了。

    “河溪村没有了不说,这些部队怎么也没有了,就算是超自然力量也没有这种力量吧!”

    接近红玉地,洛何夕见周围也无人看守便径直走了进去,前脚刚刚踏入红色土地,那刺入寒冷便让洛何夕身形慢了三分。

    一摸脖颈冷汗已经流出许多,领口也湿润了下来,当洛何夕另一只脚迈入红玉地中,无形的窥视感再次蔓延。

    没有起风但阴寒从洛何夕的小腿一直爬上了颈椎后背,如同孩童时来到这里一样,那窥视感紧紧的锁定这洛何夕。

    与此同时莫名的寒意随着的恶念笼罩而来,此刻就仿佛有一只不知名的怪物,它悄悄的躲在你的身后慢慢玩弄折磨着你。

    “真是令人窒息的恶念,到底是怎样的东西能将如此恶心的负面传播出来啊!”

    洛何夕如是想着,但不同小时候,这种恶念并未让其昏迷,继续前行洛何夕知道自己的目的是红玉地的秘密。

    径直向前走去,洛何夕知道这红玉地并不大,但也不是一个人可以探索完全的,现在最好的方法莫过去前往红玉地的中心。

    边缘的红玉地一片空寂,除了赤红色的地面之外再无他物,倒是前方不远才是红玉地真正危险的开始。

    记忆中那些勘探者零星说过,在这漆黑森林之中,无尽的黑暗之下,致命的狩猎者正等待着人们的到来。

    虽然不知道那些狩猎者是人是鬼,但洛何夕深呼吸几下驱逐胆怯,随手从包里翻出了一枚指虎慢慢走了过去。

    随着运动之下身上渐渐暖了起来,虽然那渗人的阴寒与恶念一直未散,但至少好受了一些。

    “咦!”

    刚要迈入黑色森林之中,但洛何夕无意中看了一眼地面,只见已经被枯叶盖住的脚印若隐若现。

    “这脚印干涸许久,应该是小雨时留下的,而这脚印未被枯叶完全盖住,想来是最近留下的,这红玉地果然有秘密!”

    随着这些脚步缓缓前进,洛何夕发现了一些树的怪异,它们光秃秃的浑身呈红色状,光秃类似树的躯干上没有一片叶子。

    无数触手般的树干扭曲成一团成为粗壮的树干,无数树干汇在一起呈一个虫卵般的样子,上方飘散的树干尖随风而动。

    这恶心的模样让洛何夕不由增了几分恶寒,若不是毫无生息,洛何夕都觉得这诡异的树木是某种生物了。

    只是洛何夕没有发现的是,这怪异树木层层包裹的体内类型心脏的东西轻轻一动,虽然微软但这不知名的生物活了过来。

    那底下无限蔓延的根部缓缓蠕动,一根根新的根茎散播开来蔓延着向地面前行,只是那原本的根须所在皆缠绕着或动物或人类的白骨。

    当然,这种生物不止一个,在行动着的当然也不止一个。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