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死里逃生
    “沙!沙!”

    洛何夕缓缓前行着,只是黑暗慢慢笼罩再也没有了可见的光亮“还好带了手电,本来以为没有用呢!”

    从背包拿出手电,洛何夕突然感觉到了背后一阵刺痛,那是平时有人盯着自己时涌现的感觉,就好像有时脖子处老像有刀子在附近一样十分难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猛然回头洛何夕僵硬的站在原地,眼前的一切洛何夕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面前高高的人影近有两米左右。

    与其说是人类,不如说是某种怪物只是与人类相像而已,满是绒毛的身躯如同高大的猩猩一般,怪物的手指与脚趾都十分粗壮,中间的蹼似乎代表着这怪物在水中也可以行动。

    只是那臂膀到半腰的肉翼即便覆盖着绒毛也遮不住底下的夸张肌肉,这明显可用于半空的滑行的翅膀可以在高树间迅速移动。

    抛去翅膀,怪物的脸上十字形的肉块替代了人的面貌,十字形的四个尖上有着四只眼球,而正中间疑似嘴巴的地方正发出猛烈的咆哮。

    “吼!”

    浓浓的恶臭味散发出来,那十字中间的肉块散开露出了满是利齿的嘴巴,洛何夕一见如此赶紧掉转身体想要离开。

    “噗通!”

    僵硬的身体让洛何夕跑出第一步就倒在了地上,人生第一次见到如此怪物的洛何夕全身都已经僵硬了。

    洛何夕无法用自身仅存的理智去控制因为惊吓已经失去控制的身体,完全脱离了常识的现实就如此的出现在洛何夕面前。

    眼前的怪物用它那最为真实的样子散发着让洛何夕发疯的恐惧,那是将自己已知世界完全粉粹的真相。

    “不要…不要过来!”

    发疯般的喊叫着,但无法控制的身体却是一动不动,洛何夕眼见要命丧之时只听到某种尖锐之物破土而出发出了声响。

    “嗖!嗖!”

    无数红色触手状根须破土而出,瞬间那怪物与洛何夕都被牢牢缠绕,猝不及防之下洛何夕有些不知所措,但那怪物却如同发现了什么可恐之物一般疯狂的嚎叫摆动起来。

    “吼!”

    不过几秒洛何夕便知道那怪物恐惧的是何物了,只见那根须缠住人后居然缓缓扎入皮肤之中。

    “啊!”

    剧烈的疼痛让洛何夕大声嚎叫着,只见扎入皮肤的根须居然开始缓缓寻找着血管,其他的一些顺势开始向洛何夕的耳朵鼻孔甚至眼睛伸去。

    惊恐之中白光一闪。

    “快走!”

    洛何夕瞬间失去了束缚摔在地上,听到一声快走也来不及思考直接跟着前方的身影开始逃跑。

    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和出血,洛何夕知道,只要自己慢上几步那顺着地面追踪而来的根须可不会放过自己。

    疯狂的奔跑一段,洛何夕已经气喘吁吁脑袋也昏沉不断,毕竟留着血又剧烈运动还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

    前面的身影见后面的人似乎已经气力全无索性也停了下来,转过身洛何夕看到了身影的样子。

    只见前方是一位可人姑娘,那魔鬼般的身材曲线诱人犯罪,高高的靴子配上黑色紧身裤勾勒出了完美的臀形。

    再看上半身那惊人的弧度让洛何夕巧巧动了动喉咙,黑色的紧身衣配合皮外套可谓是十足的帅气。

    短发未到肩部,左边边到右边渐渐变短,配合这艳丽的俊俏脸蛋倒是有些冷美人的感觉。

    “看够了没有?”

    女人冷冷一声,洛何夕回过神来不由尴尬道“这位姐姐,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这鬼地方啊!”

    问题出口,那女人冷哼一声“不该你问的你不必要知道,倒是再不把血止住你估计是走不了多远了。”

    看了看自己流血的伤口,洛何夕眉头一皱“明明不深啊!难道这些根须有毒?”

    见洛何夕什么也不知道,女人从背包中拿出镊子与酒精道“你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居然敢进来?”

    “诶!这鬼地方小时候村长爷爷就不让进,要不是因为乡亲们我才懒得来呢!”

    洛何夕抱怨一句,那女人脸上有了一丝惊讶道“你难道是河溪村的人?”

    “你知道河溪村?”

    洛何夕见女人似乎也知道河溪村不由问道,那女人点了点头轻道“难怪,你是来探查为何河溪村会消失的吧。”

    听到女人似乎知道些什么,洛何夕点了点头“姐姐知道河溪村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让河溪村一夜搬走了?”

    “出于礼貌,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又凭什么告诉你这些?”

    女人毫不客气的反问着,洛何夕无奈一笑道“不好意思,是我急了,还没谢谢姐姐之前救命之恩呢!我叫洛何夕是河溪村人!”

    见洛何夕客气笑道,女人点了点头应道“你为什么要回河溪村呢。”

    见女人避重就轻洛何夕也不发脾气道“前几天父母打了电话让我回来,我感觉不安一回来却是找不到河溪村了,所以想问问姐姐。”

    “看来你的父母没告诉你什么,这样也好,我准备好东西将你的体内的东西取出来,之后就带你出去,不要回来这危险之地了。”

    女人自顾自的说着,手上将镊子消毒带上来到洛何夕面前冷声道“将衣服脱掉,这些根须以活物血肉为食,现在还未深入可以拔出,过一会怕是深入到血管之中顺着血管到心脏之中,那可就神仙难救了。”

    听女子这么一说,洛何夕顾不上害羞直接脱去了衣服只留下最后贴身遮羞,而且人一美女都不说啥洛何夕自然无话说。

    “呲!呲!”

    一根根细小的须状物被拔出来,那一些细丝已经如同树根般扎入身体,这一拔的剧痛让洛何夕险些昏迷。

    女人毫不顾忌,那纤细的嫩白小手动的飞快,而洛何夕身上的根须也被清理了干净,最后酒精一抹痛的洛何夕愣是有些颤抖。

    “喂!你一个大男人不是这么怕疼吧。”

    “我这叫兴奋的颤抖!”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