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惊悚的聚会
    想象到那副画面,洛何夕看了看手机时间无奈笑道“现在已经快零点了,怪物的聚会开始了还是结束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韩韵想了想应道“应该快开始,我现在带你去,顺便把地形选好,明天过去了皆大欢喜,过不去就把命留下了。”

    “哈!哈!比翼鸳鸯,也挺好的。”

    洛何夕的调侃让韩韵额头出来了道道黑线,反手一拳韩韵道“你都这么想死,那么现在死在我手上要比死在那些怪物手上好多了吧!”

    感觉到擦着脸边而过的拳风,洛何夕摸着脸尴尬的笑着,玩笑一下驱散了凝重,洛何夕轻道“开始行动吧!”

    韩韵点了点头向一个方向奔跑而去,看洛何夕懵逼的反应韩韵道“特殊药剂只能撒在地上驱散根须,我可没有这么多,那些根须行动不快,跑起来才能避免被抓到。”

    听见了韩韵的解释洛何夕捂着脑门感叹一声便跑了出去,自从毕业以后洛何夕那可怜的锻炼量更加减少

    现在看来有必要训练一番自己了,别的不说跑路逃命没有好体力是不行的,喘着粗气洛何夕捂着有些疼痛的胸部放慢了速度。

    “斯!斯!”

    类似蛇类般在地上快速移动的根须飞快接近,洛何夕忙的加快速度跟上前方曼妙的身影,此时洛何夕知道了所谓不快的定义有多离谱。

    边跑洛何夕边吐槽道“相比这小妞的速度来说,这恶心的根须确实不快,但对小爷来说可是很快的啊!”

    吐槽归吐槽,洛何夕加快了迈步,在生死面前身体的疲劳可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毕竟算来算去还是命重要的。

    看着四面缠绕而来的红色根须,洛何夕是连蹦带跳的跑着,这些根须虽然密集速度也不算太慢,但人离开红色的地面时这些根须便失去了人的位置。

    而快速的奔跑时这些根须就很难有精准的定位,所以短时间内洛何夕只要不停顿便不用担心被其袭击。

    这样想来那天被干掉的崇拜者或许是因为想要袭击洛何夕所以慢了半拍,不然那夸张的肌肉洛何夕可不信跑起来不如自己快。

    当然,这些根须很多埋伏在地下,当猎物进入感知后瞬间突袭而出,所以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抓住必死无疑。

    这些看似细弱的根须,其力道洛何夕是深有体会的,不过好在一路上似乎是因为那特殊药剂散发的味道,这些根须埋伏了几波,但他们似乎很难精准的攻击二人。

    心中暗自庆幸,洛何夕便加快了步伐,有惊无险之下二人已经跑出了许远的位置,前方韩韵貌似看到了目的地便找了个高处且隐蔽的点趴了下来。

    不过因为根须的原因,韩韵没有立马观察下方而是拿出了药剂撒了一层,洛何夕跑了过去学着韩韵撒了一层趴在地上。

    “我有些后悔带你来了,就你的体能难保不会拖累我。”

    韩韵半开玩笑式的吐槽着,洛何夕老脸一红,毕竟被一个姑娘吐槽体力差可是十分不舒服,要知道男人可不能说自己不行,尤其是体力不行。

    “我这只是因为惊吓才导致的体力快速流失,你要是告诉我这些药剂阻碍根须的判断,小爷跑的比风还快你信不信。”

    打着哈哈掩护自己,洛何夕迅速转移话题道“别说没用的了,让我看看这聚会有多怪异,居然让你都心悸。”

    探出头去,洛何夕却是瞬间僵硬在原地,这一瞬间一切都安静到了可怕,就连空气都夹杂着不安的恐惧感。

    顺着洛何夕的视线看去,那底下有着鱼首的怪物正聚集一处,鱼头向前通过弯曲的背连接身体,后背上的鱼鳍尖锐的主刺闪着寒光,满身鱼鳞发散着一股臭味,而这怪物两边的鳍进化的如同人类的手一般却比人类的手较薄。

    再看下半身,这崇拜者的下身不是鱼尾却是布满鳞片的触手,如同无数蛇类一般的摆动混杂着在地面上快速移动。

    数不清的触手汇聚的下半身却出奇的灵活,动起来虽然杂乱却可以互不纠缠,这份灵活是远超人类运动天赋的。

    怪物们互相交错,那好好的地面被无数蠕动的蛇类触手覆盖,数不清的崇拜者正跳着诡异扭曲且疯狂的舞蹈向前方朝拜。

    他们就如同最为疯狂的信徒,用最为虔诚的满是病态的热情呼唤邪神的到来,而中间篝火之上,一只崇拜者正发出疯狂的嚎叫。

    那只同伴没有人关心,仿佛在他们看来是某种荣耀,甚至有的崇拜者兴奋的看着他,兴奋中有着一丝羡慕。

    那火堆上的怪物的嚎叫发出人类完全无法发出的古怪声音,那就像一种语言,旁边的崇拜者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呼应。

    这身音用人类的语言说就是类似“先驱者”的发音,而另一个发音则类似是“混沌”的发音,但两种发音只是类似,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差距的。

    虽然类似人类语言,但洛何夕敢肯定的是,没有任何一种人类的语言仅仅是听到,就如此的让人不安。

    甚至这些无法听清的发音,只是听到便已经让韩韵与洛何夕感觉到了疯狂,就好像大脑失去了控制投向一片空白混乱之中。

    好在只是声音,洛何夕不敢想象如果是所谓“先驱者”或者“混沌”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自己会不会瞄上一眼便会精神崩溃。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大,崇拜者们越来越痴狂,极端的盲目信奉之下,那些崇拜者无序的发出最为原始的嚎叫。

    那单音节刺耳的嚎叫将这里渲染的更加疯狂,毫无理智,毫无秩序,就如同最为原始的动物肆意发泄自己的。

    看到这一切洛何夕面色苍白,怪异的景象让其后背发凉,韩韵同样有些颤抖轻道“如果不来看看,我怕你明天看到这份景象会无法动弹。”

    本来抱着怀疑的洛何夕现在相信了韩韵的话,这场仿佛末日终焉的疯狂舞会就快要把洛何夕那仅存的理智销毁了。

    在这份无理智面前,哪怕你我高唱圣曲也无法获得一丝宽恕,名为古老的神秘让洛何夕不自觉的浑身发寒。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