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疯狂进食(上)
    支支吾吾,洛何夕让脸上的表情尽量正直一些道“那个,姐姐我啥都没看见,刚刚一只老鼠爬了过去,之后出来一柄匕首,吓死宝宝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哪知道韩韵居然脸色一变笑眯眯的应道“我觉得也是老鼠呢!只不过让我听见老鼠乱嚼舌根的话,我就把老鼠切成八段喂狗。”

    找到了一个台阶,即便这台阶有些不成立,但韩韵还是接着台阶下了下来,毕竟那个光亮下洛何夕应该是看不清楚的。

    现在如果大闹一通对谁都不好,只不过最后那韩韵笑着说完的隐晦比喻让洛何夕汗毛倒立,这姑奶奶可是正儿八经的有杀气。

    当然这杀气可不是战场上的杀气,毕竟即便韩韵这么能打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姑娘绝对没上过战场。

    偶尔的战略上的生涩可不是战争杀伐之人该有的,就此打过这个让洛何夕大饱眼福的小插曲,二人也开始了计划执行。

    看了眼手机现在距离零点还有一个小时,这段时间足够二人将一切布置完善,而那些崇拜者应该也在零点左右开始祭祀的。

    想要那混乱污秽可恐的祭祀,洛何夕的内心就有些发寒,浓浓的窒息感让脑袋都有一些迟钝晦涩。

    甩开那如鲠在喉的癫狂,洛何夕轻道“姐姐,计划路线你记住了吧!千万不要跑错路了!”

    洛何夕郑重的向韩韵强调一遍,因为韩韵的体能跑起来自己一定会落后于她,一旦韩韵跑错路,那么他们二人都难以再有机会渡过那条致命的河流。

    同时二人砍了一段粗壮的树干放在河流不远处的坡下,这些树干宽敞粗糙完全可以用来过河当作桥梁。

    做好了准备,算准时间二人走到了昨日洛何夕被根须攻击的地方,故地重游洛何夕心中说不出的感叹。

    昨天还是普通少年,今日就要在这疯狂与扭曲之中艰难求生了,不过今天就要为自己找回一局,让那些崇拜者倒霉倒霉。

    “吼!吼!”

    狂野的叫声是猩猩状崇拜者的嚎叫,韩韵从袖口弹出匕首,枪支打开保险已经是进入了战斗状态。

    有着韩韵的存在,洛何夕心中有了一点温暖,当然不是爱情的悸动而是在压抑阴寒中,那拥有一定反抗余地的慰藉。

    即便这慰藉本就可笑,面对未知谁都不会比谁更加强大,面对凌驾于众生的伟大遗留,人类微不足道。

    缓缓的来到那卵型树木数十米处,洛何夕站在原地等待着地下根须前来攻击,只听地下传来沙沙声就如同有什么地下快速破土而来。

    “快走!”

    韩韵敏锐的感觉到了某种动静急忙提示道,洛何夕同时感觉到了地下的震动感开始飞速奔跑起来。

    “嗖!嗖!”

    无数根须弹出地面,如同蛇类蠕动般,根须快速接近洛何夕,这些根须倒有些智慧,明显感知到韩韵的体能更加难以捕获,相对来说,洛何夕就是最好的捕捉对象。

    二人狂奔开来,即便有着药剂特殊气味的驱赶,但似乎这些卵的根须得到了一定的进化,这气味居然无法让其迟缓。

    韩韵皱着眉头看着根须,手中的匕首不知道已经切断了多少阻碍,洛何夕手忙脚乱的挥动匕首几次差点被抓住。

    “姐,咱这药剂好像不顶用了!”

    洛何夕将药剂拿出打开盖子,奇特的味道依旧未让根须止住步伐,韩韵心中一惊道“看来他们完善了一些东西,你撒出来看看行不行。”

    “哦!好!”洛何夕连忙将药剂撒出一些,好在根须碰到药剂迅速后缩,不过后缩一些便绕过药剂蠕动而来。

    见药剂还有些用处,二人借助一些喘息快速奔跑,不止是崇拜者,这卵状怪物的本身似乎也拥有一定的进化能力。

    但,为何如此之久的进化,这些卵还是未向这些崇拜者下手呢?要是说卵不袭击崇拜者的话,那日的猩猩崇拜者明明被抓住了啊!

    只是洛何夕应该感到庆幸,那天被韩韵救下早早离开,不然后面崇拜者的下场洛何夕一定毕生难忘。

    当然如果没被救,这个毕生似乎也不长,思索之间二人已经来到了土坡之后,看着隐隐火光洛何夕知道那场仿佛世界最恶的祭祀开始了。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人类对于这些古老之物的残留开始了某种意义上的反击,只不过在经历了重重之后,洛何夕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挣扎。

    当伟大苏醒,当一切归于原位,人类匍匐,诸神敬仰,以他之名开创纪元,万物虚无。

    根须跟随二人来到土坡之上,韩韵顺手抬起树干前端,后面赶来的洛何夕帮助抬起后端合力向前跑去。

    “碰!”

    树干搭在不算太宽的河流之上,正在祭拜的崇拜者们用其猩红的眼睛看向了二人,空气骤然降温洛何夕感觉到了心脏的骤然刺痛。

    无与伦比的危险感逼迫着洛何夕想要大叫,只有昏厥,才能愚蠢着避免最为恐怖的画面,韩韵终究是训练过一段时间。

    只见韩韵僵硬了一下,便瞬间拉起洛何夕狂奔而去,崇拜者想要追击,但随后而来的根须却已经到了河的对面。

    “吼,吼!”

    说来奇怪,明明祭祀时可以发出某种语言,但此刻这群崇拜者只是大吼,他们如同看见了最为恐惧之物而疯狂逃窜。

    “斯!斯!”

    赤红的根须开始散开捕捉崇拜者,极少数的根须依旧在追踪洛何夕与韩韵,但二人依靠药剂倒是一时无太大危险。

    与之不同的是,那些根须缠住了一些崇拜者,在其敬畏恐惧的目光中被吞噬殆尽,只是整个过程让洛何夕毛骨悚然。

    那如同地狱般的凄厉惨叫,就像恶鬼的嚎叫,以肉眼可见的,那些崇拜者的皮肤皱褶发出了骨头折断的声音。

    随后崇拜者瘫软的,如同披着怪物皮囊的果冻,他们剧烈的蠕动着,慢慢完全死去的崇拜者停止了行动只留下一张诡异的皮囊。

    guiiguaitan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