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疯狂进食(下)
    洛何夕与韩韵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血腥,一时间最真实的修罗地狱就出现了面前,蠕动的触手到处都是,它们都是被刚刚从崇拜者身上切下来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它们的主人此刻已经被赤红的根须缠住,渗人的皮囊下黑红的液体瘫软在地,只是暂时的原始生物反应让这摊液体费力蠕动,但下一秒便被根须吸食了个干净。

    “吼!”

    无数的喊叫声刺激着洛何夕的耳膜,他未曾想到在自己面前无可敌的怪物现在这么卑微,他们就好像如待宰的猪狗一般发出最后的哀鸣。

    即便见过那么多疯狂,这面前的一幕也让洛何夕脆弱的神经受到了重创,那些根须从崇拜者的腮与嘴巴伸入,甚至有根须从崇拜者的眼睛中伸入,那赤红的眼球旋即被挤压破裂。

    粘稠的污水就这样滴落下来。

    最为黑暗的一幕伴随惨绝人寰的嚎叫继续,这是一场饕餮盛宴,这原始人类都经历过的活食却在此刻显得无比渗人。

    心脏宛如巨手抓捏,致命的窒息感让洛何夕深吸一口气才有所缓解,即便是远远的看上一眼那浓浓的绝望也十分压抑。

    这场进食散发着浓烈的不安,而人类本能可笑的天性依旧让洛何夕产生了无边好奇,最为拙劣的劣性总是将脆弱的人类推向毁灭。

    “你要干什么?疯了吗?”

    韩韵的喝声唤醒了洛何夕的危险动作,回过神,洛何夕发现自己居然已经靠近这场血腥进食的场地,自己似乎是想要来研究他们的进食过程。

    冷汗打湿润了衣裳,因为洛何夕知道,只要自己再上前数米,那皮囊下化作液体被吸食殆尽的下场就是自己的结局。

    赶紧向后跑来,洛何夕看到的画面就像一张暴动的画作,此刻那些根须得到了充足的营养,它们的已经从之前的细小变的粗壮。

    现在的它们有着小臂的大小,它们肆意挥舞打裂了地面,深深的沟壑皆是它们的杰作,狂暴扭曲的画面之下是一滩滩干瘪的鱼形崇拜者。

    它们的皮干枯的贴着地面,有的直接被狂乱的根须打碎,就如同指挥末日舞曲的指挥家,那乱舞的根须就如同呼唤古老存在的指挥棒。

    畸形的动作下残破碎裂的鳞片与肢体遍地都是,那罪恶的画卷之上满是污秽,即便是圣子降临也无法化解。

    黑色的液体到处都是,一些没死透的崇拜者蠕动着瘫软的身体,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周围,凡是被眼睛盯上的人都能感觉到的怨恨。

    无遮掩的杀戮摧毁了一切理智,洛何夕只觉得无边的绝望蔓延在到处,脑袋因为黑暗暴虐与污秽而混乱,下一秒洛何夕觉得自己或许就会跌入深渊无路脱困。

    身为人类自命着万物之灵的蓝星主宰,面对最为残忍的自然现实,无论谁来到这里,面对内脏的蠕动都会陷入疯狂。

    二人的面色有些惨白,当自我无法抵抗之物现在如同猪狗般被屠杀,心中虽有报复快感,但面对如此的疯狂时,难以想象的绝望恐惧便会蔓延在全身。

    对视一眼,二人从对方眼中都看到离开的意思,没有人敢保证,再呆在这里即便不被吃掉也会因为扛不住害怕而掉头离开。

    这怪诞,疯狂,无法用人类思维理解的野蛮,或许只有那些对待这些怪物近乎狂热的科研人员才能克服。

    强行忍住恐惧,韩韵与洛何夕快速奔跑着,过河后红色的大地便失去了根源,被河水保护着的对面不过只有百米的距离是赤红而已。

    即便体力不算多好,但有着特殊药剂的洛何夕便撒出药剂便快速离开了红色的土地,只是经过饱餐,现在的根须似乎不再畏惧药剂。

    它们触碰到药剂时不过只是迟钝了一下而已,看来我们似乎从未掌握到对付它们的方法,只不过是因为它饿了才会受制药剂。

    想到这里洛何夕不由的手脚发寒,人类面对这些强大的古老遗物真的只能瑟瑟发抖吗?

    快速跑出红色土地,暂时的安全让洛何夕与韩韵得到了喘息,即便那诡异的压抑更为沉重,但折磨至今,哪怕一丝放松便以是最好的安慰。

    更为凝重的窥视感就仿佛不知名之物近在咫尺,从远方蔓延的神秘气息散发着诱人的味道,但一切背后的古老罪恶让好奇心旺盛的洛何夕都有些怯步。

    来自生物基因底部的危险感让洛何夕不要上前,但理智中对父母的不放心驱使洛何夕前进,又或许这份勇气源自于灵魂中好奇的渴望。

    韩韵在一旁尽力压制恐惧,用着错乱的语言代表着其内心的混乱,洛何夕拍着韩韵的背部给予她一丝温暖。

    “没事的,我们已经到这了,即便是想回去也没有退路了。”

    洛何夕在韩韵耳边轻轻说道,像是为了面子,韩韵强撑不适应道“后面是被喂饱的怪物,除了前进我们还有活路?”

    看见韩韵还有理智,洛何夕微笑着往前走去,二人没有说话却或许已经是世界上距离最近的人了。

    在生与死中,洛何夕与韩韵已经生死挂钩,没有人可以抛下另一个人活下去,在恐怖之中倘若无人倾诉,那么毫不疑问,疯狂就是他的归宿。

    强迫自己忘记那恐怖的进食盛宴,洛何夕与韩韵走出了很远,没有了卵的根须亦没有崇拜者的袭击,一切都是这么安静。

    只是空中的灰暗依旧没有散去,仿佛我们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一切都满是绝望,因为这本就是人类的坟墓。

    地面由红色变成墨黑色,踩在上面洛何夕却无法辨别它的材质,这土壤有些粘稠却并不沾到鞋上,上面留下的些许痕迹显然不是人类文明中已知生物的足迹。

    那密密麻麻的点状痕迹一直衍生,可以看出是某种东西移动留下的痕迹,就在洛何夕纠结之时,韩韵叫住了他。

    没有说话,洛何夕不由产生了一丝疑问,顺着韩韵有些呆滞的视线看去,洛何夕同样陷入了无形的恐惧之中。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