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无法理解的科技
    走了许久,纯白的走廊也好还是偶尔的房间也罢,毫无装饰单纯的白色,让这里有着莫名的阴森,虽然温度一直常温,但过分的简洁已经开始考验人的心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要知道,在普通人的生活中,一片白色的房间只有内心足够强大的人才能驾驭,但那白色终究不是纯白色,更何况是这种空白的洁白毫无杂色。

    极度诡异的空旷让洛何夕与韩韵都感觉到了阴寒,那是说不上来的渗人之感,虽然不算吓人却很不舒服。

    在白色空旷之中,哪怕是一丝微不足道的杂色都会被无限放大,那就如同世界上最完美的洁白被抹上了不应存在的污秽。

    此刻洛何夕就深深觉得不适,因为地面上那粘稠的液体就污染了干净的洁白,伴随恶臭,洛何夕只能忍住从心底发出的强迫症,而不去擦拭那份不洁。

    尽力移开眼睛不去看中这怪异的不纯,脑中不断回荡去擦拭的念头,洛何夕只能借助观察他处转移注意力。

    同样的想法亦是回转在韩韵脑中,别过脑袋却是看见了一间房间中的奇特,拉住洛何夕的韩韵指着房间道“快看,那应该是屏幕之类的东西吧!”

    顺着修长指尖望去,那是十六米以上宽二十米左右,虽然无法得到准确的数字,但这电影院屏幕的标准显然有着自己独特用处。

    寻找许久,仔细的检查着巨大的屏幕,但洛何夕与韩韵并没有从上面找到任何设备,也就是说他们二人没有办法去操控屏幕。

    虽然大屏幕上不少地方印着怪异的文字,但细想古今并没有任何人类文明使用过这类文字,哪怕是遥远的古代也未曾有记载。

    可以想象,这是就是一座非人类文明的残留,甚至超出了人类已知的历史节点,这就是亿万年前的造物。

    打碎了心中最后的期望,可以想象亿万年前的高等生物拥有着人类如今都难以理解的建筑技术,那深入骨髓的恐怖让人止不住的打颤。

    而最要命的现实是,那生物似乎正在庞大都市的下方某处存在,漫长岁月的磨合一定给予它更加完美的进化,没有人知道,它们的科技可以达到什么样的水平。

    或许以人类引以为豪的骄傲也不值一提,从畏惧黑暗到现在灯火通明,人类用了上百万年的时间去营造了一个可怜的笑话。

    自诩蓝星主宰的我们不过是某种未知文明的小丑,他们将人类的自傲与无知当成了幽默的舞台剧肆意嘲笑。

    当那超古代文明苏醒,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即便是最为强大的武器对他们来说也是不起眼的玩具。

    细想此处的已知智慧生物,洛何夕知道的无非就是名为先驱者的东西,但现在又多了一个名为混沌的存在,不出意外的话那雕像就是混沌的样子。

    那是极度疯狂的病态想象力也无法描绘的荒诞,即便是瞥上一眼也会成为它的奴仆,可以想象如果见到它不可名的本身会不会直接崩溃?

    当然目前尚不确定混沌这种怪物拥有智慧,至少以人类科学判断的话,洛何夕没有找到混沌的大脑器官所在。

    虽然无法明确是何种生物所留,但至少有着两种不同的假设,或许将这条貌似通向“天堂”的道路走完,一切都会浮出水面。

    摆弄半天毫无收获后洛何夕喊道“韩韵姐走吧!这里的东西并非人类文明打造,想来以我们知识是无法使用的。”

    韩韵点了点头心中是极为同意洛何夕所言,二人并肩走出房间只留下巨大的屏幕与其孤单的颜色相伴。

    继续前进,同样的房间与走廊,无处不在的白色异常的难受,极度的空旷感拨动着二人紧绷的神经。

    毫无目的,无数不知名的设备出现在了二人路上,有的地方是类似某种娱乐设备的产物,但以人类的身体完全无法驾驭。

    而图书馆的建筑中,那些古老难懂的语言依旧是人类文明无法理解的存在,看上一眼,不安的躁动就涌现上来难以安抚。

    那些文字本身就如同有着极度的危险,或许对于人类来说,这里的知识就是最为恐怖的存在,它们记录的文明是低等人类无法理解的先进。

    沮丧的离开一户又一户房间,眼花缭乱的先进打击着身为人类的理智,它们的存在有的与人类的物品有些相似。

    至少它们拥有一些厨具,锅的形状与人类基本相同,因为厨房的存在让洛何夕与韩韵有了一丝放松。

    起码它们拥有一定的道德,当然这道德的定义是以人类的标准定义的,洛何夕可不知道它们对道德如何定义,甚至有没有道德这个观念。

    虽然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类心理,但不吃生食告诉我们,这类生物拥有着某种理性,最少它们知道生的不好吃不是?

    之前那疯狂的饕餮盛宴让洛何夕一想到就有些反胃,继续前进几步韩韵停止步伐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像是血腥味的味道?”

    洛何夕用手掌扇动几下试图察觉到韩韵所说的味道,但除了令人作呕的恶臭洛何夕闻不到其他,要不是韩韵表情认真洛何夕就以为是韩韵在耍自己了。

    看到洛何夕的茫然,韩韵又闻了闻皱起眉头说道“虽然细微,但我敢肯定,在某个房间里面有大量的血迹。”

    说着,韩韵走到前方缓慢的摸索方向,洛何夕并没有阻止,血腥味是人类本能敬畏的东西,查清楚也不是什么坏事。

    二人走了十几米停留在了一户房间前,它的门被洁白的石墙挡住,独树一帜的样子在无数房间里尤为怪异。

    还未打开石门,一股阴寒爬遍二人的身体,浓浓的无名畏惧让洛何夕与韩韵的手都有些颤抖,没有冷风却手脚冰凉。

    寒冷的感觉让二人如同坠入极寒之下,的恶意拍打着他们的脸,那感觉就仿佛是无形絮语在低声呢喃着“打开它,你将见识地狱的残忍。”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