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人间地狱
    不断盘旋的恐惧让洛何夕想去打开门的手停留在半空,就如同有一只名为胆怯的怪物拉住了洛何夕的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浓浓的血腥味和恶臭夹杂,催吐的腥臭味即便没有打开门也让人作呕,胃间翻滚着酸楚的可怕。

    韩韵干呕几声并未催促洛何夕,同为人类的危险警报也止住了韩韵的意志,参考这片危险罪恶之地的恐惧,或许前面真的是地狱也说不准。

    刺眼的苍白色隧道之后,在电影中那不正是地狱的所在吗?

    但洛何夕与韩韵都知道,若想接近真相便需要抛开胆怯,尤其是在这恐惧诞生之地,不前进便会在混乱中陷入深渊。

    强忍近乎疯狂的颤抖,洛何夕尝试移动半空中有些僵硬的手,缓缓触及白色的门板,尚未用力便已经将门打开。

    “嗡!”

    轻微的摩擦声下,白色的门通透化光闪耀着璀璨的刺眼进入墙壁之中,仅凭这种门板所使用的技术都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

    只是洛何夕与韩韵都没有时间关注门的超前科技,因为他们面前的一切都比这科技更加吸引人。

    血液四溅染红了洁白的墙壁,纯白色之上扎眼的暗红无比诡异,中间无数骷髅混乱的摆放在那里,上面带着的部分经络是一些血管的残余。

    一声尖叫从韩韵嘴中发出,即便战力超群但面前人类的死状也可以说是十分恐怖的,尚未处理的骨架如同被某种怪物啃咬一般满是不详。

    他们奇怪的样子恐怕就连包容的主也不愿提供庇护,即便满天神佛也不愿触及那份源自根源的不纯,那份罪恶是圣人也无法原谅的存在。

    荒谬的画面刺激着二人的大脑,洛何夕的嗓子在不断蠕动,仿佛下一秒一声男性的尖叫便会响彻房间,在那压抑的不安中,精神的崩溃是通往“生”的唯一道路

    房间空旷的地上有着各自不明涂料,通过涂料与鲜血绘画的巨阵就如同是将这些骨架献祭一般,或者说他们是被献祭后变成了白骨。

    洛何夕不明白,是怎样疯狂的残忍祭祀需要以如此之多的活物完成,那些骨架上被啃咬的痕迹彰显着献祭复活之物的不可磨灭的痛苦。

    那是令人的疯狂的罪恶扰动人的神经,最为惊悚的画面比那些古代愚蠢的活人献祭还要腌臜不堪,暴动的诡异气氛让洛何夕陷入了僵硬。

    如果可以死亡或许是比较好的解脱,看到面前的骨架,他们扭曲的动作代表着生前所遭受的痛苦,那是扭曲的变形,是剧烈恐惧遭遇才会留下的畸形。

    地面上鲜血凝结成块,污秽不洁的汁液混合鲜血极度渗人,骨架怪异的姿态挂着许多残存血肉,不可直视的画面是地狱的真正景象。

    即便人类所创造的地狱也不会有如此的冲击,那是对人类基本理智的创伤,或许此刻疯狂才是人类最该归属的地方。

    “轰!”

    洛何夕一脚踹在墙壁之上,剧烈的反馈感让洛何夕稳定住了理智,而这声巨响也让韩韵回过神来。

    不可明道的恐惧感让身为人类的他们慢慢沉沦,就如同生命禁区中的沼泽在不知不觉回过神便已经无路可退。

    虽然想要离开,但人类的好奇心依旧推动着僵硬的身躯缓缓上前,细细观察古老的符号虽然生于现代却拥有着莫名的荒古气息。

    那依旧是人类所拥有知识中尚未记载的东西,可以确定,这是只有想象力扭曲的疯子才能理解的符号,它们的存在本就有着浓浓的混乱之感。

    它们就存在于你的面前,但它们怪异的姿态却如同本就该存在虚无之中不可直视不可触及,极度的不自然感让人们观察它时总是有着一层面纱。

    如果不是自问知识丰富,洛何夕还可以用知识的贫乏掩盖那份未知的茫然,但细读侦探小说,这些稀奇古怪的知识洛何夕也涉及了许多。

    或许别的方面不是多么厉害,但对于古文字的知识洛何夕也颇有了解,虽然并不去深入但知道这个概念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类文字就好像不是人类简单思维可以理解一般,它通向古远的未知,亦是存在于现在的可恐造物,神秘混乱是它的唯一解释。

    这不可名的符号,让属于人类的理智看上一眼便可以看到其中恶念,那份混乱是与人类理智格格不入的奇异存在。

    最为浓烈的恐惧在不知不觉爬上脊背,窒息的困苦让洛何夕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厥,悲惨的献祭与惨死的人类,那是多么罪恶的画面。

    没有一丝光明,却到处都是洁白的罪恶之地,它们的洁白现在就好像是对于善念的嘲笑,看似重要的生命却在此刻被如此剥离。

    地狱的真相就如此的不可理智,它的残忍或许是身为凡人不可接受的悲哀,压抑的气息让每个人都无地自容。

    “噗通!”

    韩韵双眼无神跪在地上,名为死亡的伟大气息已经将她带向了崩溃边缘,即便有着洛何夕刚刚发出巨响的提醒也无济于事,面对血腥的地狱谁都无法残存。

    想要去扶起韩韵,但洛何夕无法去使用僵硬的身体,思维脱离点了身躯,因为惊恐而难以再操纵熟悉的肉身。

    凝结成立实质的恐惧,那强大的压力正要摧毁面前二人的理智,从未见过的疯狂是人类最为真实的下场,盲目崇拜神明的愚蠢和盲目崇拜自我的高尚。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血腥终于唤醒了二人的思维,扭动酸痛的身躯,二人如同逃跑一遍跌跌撞撞的走出房间。

    离开地狱气息的冲刷,理智终于得到了一丝恢复,即便这份理智也会如同流星最后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之中。

    从未见过那恐惧之人,以人类有限的想象力也无法描绘那份混沌,是人类最初的恐惧,名为未知的情绪包杂扭曲的不安。

    如果说可以,哪怕丢弃所有也不会有人想要来到这里体验疯狂,那是真正能将意志化为乌有的死亡,将人类的自尊打击的体无完肤。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