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古老的呼唤
    离开那个人间最为惨烈的地狱,从混乱中拉回经存的理智,洛何夕忍住颤抖用细小虚弱声说道“还要往前走吗?”

    韩韵惨白的脸色透露着深深的疲倦,打起精神轻道“地狱的景色我们已经见过了,下面无论是何种不安也要前行,我们不是救世主,但即便是死在这里也要明白真相后销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轻弱的声音有着不可动摇的坚定,洛何夕点了点头迈出了缓慢的步子“那么接下来的风景由我们两个面对,说好的合作的现在还不是分离的时候。”

    冰凉的心脏有了一丝温暖,这是来到这虚伪之地得到的最好慰藉,但面临如此的恐惧之下,没有人敢说还能安好走出,但相对于无边的恐惧,明白为何而亡显然要好一些。

    或许人类卑劣的好奇心本就不该存在,那样未知中的无边邪恶便不会摆到面前,当黑暗来临没有未知的序幕直面恐惧,那份压抑足以将任何理智摧毁。

    就仿佛神明在创造人类时,那份未知的面纱是可怜卑微人类而创造的帷幕,简单低等的人类在面对宇宙中的恐惧时,只有在混乱中疯狂的下场。

    即便是古老神祇低喃的絮语,它的复杂与不可理解的奥秘也足以让人类疯狂,他们简单的大脑可无法理解原初的根本。

    上亿万的进化,即便是最无序的生物也懂得了宇宙的法则,在这片猎场之中弱小的火种只不过是招眼的靶子。

    想象下来,当你有一天坐在庭院之中仰视满天星辰,最后那穿过银河而来的恐怖种族用他们强大的伟力毁灭人类的渺小,那画面或许就是宇宙中每天都在上演的事情。

    坐落于蓝星之上,人类文明火种依旧是不及繁星的光亮,不伪装好便是在黑色森林中释放最为耀眼的信号,而弱小本身就是最大的罪孽。

    相互搀扶走了许久,面对韩韵婀娜的身躯,洛何夕却生不出邪念,正所谓保暖后的东西现在当然没有兴趣了。

    缓缓接近真相,按照那条虚线的指引方向,洛何夕二人走了许久也大概知道了这底下建筑的构造形成。

    一般这个底下有无数蜂窝型的六角形房间建成,六个房间成一团中间有螺旋形的类似玻璃的柱形结构,这玻璃柱一直到顶端之上,周围各种从未见过的仪器和书籍有序摆放。

    当然这种建筑到处都是,围绕它周围的六角房间有卧室,有娱乐用的房间,也有各种不明仪器放置的房间。

    洛何夕推测,它们是原住民的聚集地,它们应该是类似一个家庭一个群落的居住在这里,看到书的数量,恐怕它们的知识储备量是人类不可比拟的。

    或许人类的知识对他们来说不过是瞬间的成果,拥有海量知识的支撑,这些数据形成的通天高塔必然是神明也不能无视的产物,这里的科技或许足够人类数世纪的去研究。

    感叹之时突然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呼唤正吸引这洛何夕,耳边一阵阵古老晦涩的圣洁歌曲唱响声声入耳,只是再听到这歌谣时里面的不安与神秘却不复存在。

    突然听到这声音,洛何夕连忙向四周看去,检查一遍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存在,空旷诡异的洁白依旧一尘不染。

    声音依旧没有散去,而一旁的韩韵毫无察觉,看到洛何夕突然不再行动表现怪异,韩韵问道:“怎么了?”

    “你难道没有听到吗?那段歌谣又唱响了,只是这一次我没有从中感觉到怪异,反而里面的一些语言我感到十分熟悉,就好像有什么人在呼唤我。”

    洛何夕的话让韩韵有些诧异,洛何夕没有察觉到,自己现在的举动就满是怪异,语言中别完人完全听不懂的话语不正是疯狂的征兆吗?

    韩韵退开一步拉开与洛何夕的距离,他现在举动和当日里满口未知不详名讳的父亲如出一辙,那种癫狂诉说着别人完全听不懂语言。

    看到韩韵的举动,洛何夕也知道了自己的不妥之处,摆动双手洛何夕道“放松下来,我没有事,我只是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而这声音你们好像听不到。”

    即便洛何夕如是解释,但不正常的话语落在别人的耳朵里就更加难以捉摸,就如同你若是能理解外面高塔上的怪物,那么你的话语在别人眼中就已经疯了。

    当大多数人认为一件事是对的后,那个反对的人就是异类,看到世界真相的人们便是那个反对的人。

    人类这个种族最可笑的便是从众心理,他们不分是非的相信大部分,其中的真相往往被忽视甚至埋藏下去,在无善恶无目的冷漠宇宙中,这种举动无非是简单幼稚的。

    产生了对洛何夕的忌惮,韩韵放慢脚步走在其后边,现在的洛何夕对他来说确实有些怪异,这种防卫到洛何夕眼中也不大生气。

    当然韩韵并没有放下洛何夕自己离开,虽然怪异,但打心底里与洛何夕的牵绊并没有让韩韵放弃洛何夕。

    一时间洛何夕并没有在找韩韵说话,轻轻寻找心中的呼唤来源,确定方向洛何夕顺着感觉慢慢的靠近呼唤的源点。

    在白色迷宫中游荡,辨别方向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为了可以找到原本的路线,在移动之前洛何夕用刀轻划墙壁以做记号。

    这些轻小的记号在洁白墙壁上异常明显突兀,带着毁坏世界最完美画卷的罪恶感,洛何夕轻轻的走向自己命运归属之地。

    顺着未知的神秘呼唤,那源自灵魂的莫名悸动指引着方向,就仿佛同根同源的生命体需要洛何夕的到来。

    源自生命相连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只是不知名的癫狂影响着一切,那混乱的语言导致心灵的连接上有些朦胧,那是近在眼前却不能得见的阴郁。

    顺着指引,洛何夕二人来到一处庞大的白色门前,巨门高十米以上远远看上去就有着无法撼动的厚重。

    韩韵轻轻上去却是完全无法移动大门,不同之前的门户,只要手触摸上去便会化作白光进入墙壁,这扇大门任凭韩韵用力也无法撼动。

    洛何夕微皱眉头,但那更为强烈的古老呼唤让洛何夕缓缓抬起手臂,当手指轻触上方,那只能出现在文献诗歌中的繁伟出现了在了面前。

    那是拥有天才般艺术细胞的雕刻师或者作家也无法实现的闪耀,是君临世界巅峰的华丽天堂,很难想象这种近乎荒谬的技术是真实存在的造物。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