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临近的真相
    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了时间的概念,仿佛不复存在毫无知觉可言,但精神的高度进化已经活跃的有些过头的可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人类的身躯终究有限,进化到何种地步也不会脱离人的范畴,无尽的精神力却被用来支持这可笑的输出设备。

    大脑虽然已经十分灵活,但这小巧的输出设备依旧没法有效的运用这大海般的精神,只是面对这名为安的上古少女,再为庞大的精神力也无法承受其神秘的本质。

    更何况以普通人的大脑,安这种无可名,无可诉说的伟大种族,哪怕是只是看上一眼便会陷入崩溃之中。

    而那些智慧有限的人,他们甚至连安的存在都感知不到,这样看来智慧较弱的人反而更为美好,最起码他们看不见那令人疯狂的现实写照。

    “呼!”

    从睡梦中警醒,洛何夕回到了童话般的现实之中,韩韵连忙扶住洛何夕的后仰防止他摔倒在地,那些动物与洛西提卡的小精灵也就围了上来。

    只见洛何夕的手背上有着轻微的灼热,抬起胳膊可以看到那怪异的符号,那是两个半圆包裹着的圆圈,简单的符号又有着源自古老的神秘。

    “是安公主种族的标记,伟大古神的符号,安公主复活啦!”

    那些洛西提卡人用属于自己的语言大喝着,他们现在的表情就是最为忠诚的信徒,他们膜拜者洛何夕,或者说真潜伏在洛何夕体内的安。

    奇怪的是,那些小人的语言之前本完全不明白,而现在洛何夕居然全都听明白了,就好像这些语言是洛何夕的母语一般甚至还要熟练。

    尝试着发出这些声音,但身为人类的器官却只能发出类似的音节,就如同“安”这个名字也只是和这个字的读音相似罢了。

    渺小的人类以他无知的罪恶是无法发出伟大之物的名字的,即便是他们的语言都无法模仿出来,凡人之躯终究无法比肩神明的存在。

    就好像蚂蚁没办法察觉人类一般的可怜,最为卑微的人类用着他们引以为豪的去揣测神的高度,而结果只会在星星洒下的火光中化作最原始的尘埃。

    除了这些语言,源自大脑之中出现了许多记忆与知识,如果可以洛何夕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打造一个同样伟大的城市。

    而古老生物的知识洛何夕只能提取一些,那高级生物的历史是人类大脑无法处理的神秘学现象。

    说到底人类的大脑能理解的终究有些,那些真相就算摆在面前也无法洞悉,那是源自人类本身的弱小结果,对于未知我们本就该保持敬畏。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存在,洛何夕从这些零星记忆中知道了一些关于河溪村的下落,在那记忆中河溪村的人居然来到过这个地方,跟随他们而来的是穿着防弹衣的军事部队。

    而他们前往的方向正是那个人间地狱般的房间,恐惧遍布洛何夕的心中,那些惨死的人到底是河溪村的人还是后面追赶而来的军队。

    即便再次翻找庞大的记忆也无法从中提炼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一旁的韩韵轻道“结果怎么样?那个安呢!”

    “她用某种方法和我的精神共享生命也绑在了一块,同时我得到了她许多的知识,虽然无法明确那些怪物的资料,但我知道了古神和他们的故事。”

    洛何夕指着脑袋向韩韵诉说着自己的情况,此时他的脑海中一抹光亮用空灵的声音说道“我已经将知识与记忆与你共享,但古神与邪神甚至附属造物的维度都高于人类,你们劣质的大脑无法理解他们的资料,所以更多的情况需要你自己挖掘。”

    听到那名为安的声音,洛何夕用意识问道“你的事情还没解释呢!”

    安依旧用空灵到极致的声音回应道“去这座城市的中心,那里的有你要寻找的一切,同时我留下的最后一丝力量可以帮助你们安全离开,我维持生命的力量已经快要枯竭,我将要陷入沉睡,那些洛西提卡无法面对太阳的直射,亿万年的沉沦让他们失去直面太阳的能力,只有人类才能带我离开这里去吸收太阳的光芒,而人类之中只有仅存的你拥有足够的精神力。”

    洛何夕还没说话,安已经失去的光亮消失在意识之中,她陷入了休眠之中,接下来的恐惧只能由身为人类的洛何夕与韩韵继续扛着。

    回过意识,韩韵问道:“刚刚怎么了?是安在找你说话吗?”

    洛何夕点了点头轻道“她告诉我,我所追寻到城市中心便可以解开,我又许多问题未问,但她已经陷入了休眠。”

    只是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洛何夕的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安所说仅有他拥有足够的精神力,难道同为河溪村人的其他人没有这份能力,还是说包括他的父母,河溪村已经全部埋葬在了这座扭曲之地?

    没有人可以回答洛何夕,因为这里的一切对每个人来说都是迷,这里是虚幻不真实的现实,是足以逼疯人的恐怖真相。

    缓和了许久,洛何夕轻道“在前往中心之前,有一段故事我想说给你听,是关于邪神与古神的事情。”

    洛何夕话音刚落,洛西提卡族的小人用人类的语言说道“在你们诉说这些神明之前,能否请听我一言。”

    洛何夕与韩韵一起看向了洛西提卡族人,见二人不作死表示默认,洛西提卡族的小人说道“我们没有办法离开这片土地,为了守护安公主的陵墓我们驻守在这里,亿万的驻守我们失去了面对太阳射线的能力,所以请你一定要带着公主离开这里,我们会在心中献上我们最真实的敬仰。”

    看着这些小人,韩韵看向了洛何夕,只见他开口说道“放心吧!为了我自己的性命我也会出去的。”

    得到承诺,洛西提卡人互相抱着痛苦起来,那是亿万年责任完成的告慰,亦是对心中坚守将要离开的不舍。

    有着如此忠诚的教徒,那个安却仿佛毫无感情一般的左右他人,或许宇宙本就应该没有情感,或许有着那么一天,人类为自己可笑的美德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但身为人类洛何夕觉得,那份美德正是人类应该坚持的崇高,无论何种畏惧将信仰焚烧都是最为卑劣的行为,而人类的信仰本就应该是美德的光辉,也正是那份美德才让人类与众不同且伟大无比不是吗?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