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前往最后之地
    人类百万年的时光只是宇宙的一丝痕迹,他们并不起眼,甚至当你细细品味那痕迹几乎小的可怜,那是毫无作为的悲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些源自未知的神明,他们发动令天地崩塌的战争,弱小者沉浸哀伤却连对眼前的神秘爆炸满是疑惑,自科技之光照亮之下,弱小的文明亦无法观察上位者的耀眼。

    存在于本能中的危险信号让每个人都不敢直视,那是远古伟大的光辉,而于星辰交映的伟大存在不容任何卑微的质疑。

    最为古老的真实,让身为人类的洛何夕与韩韵感到骨子里的恐惧,或许你眼前的狂风也不过是神秘未知的玩笑。

    他们无处不在,而作为低级文明的我们却无从查证,但至少人类有着自身的奇迹,无畏的去探寻宇宙的愚蠢勇气,但至少敢于直面未知是伟大的心灵。

    从火光的闪烁到点灯照亮世界,在黑暗中漫步,于世界物理法则中找到需要的渴求,洛何夕相信现在人类应该归隐在罪恶宇宙的拐角。

    当拥有足够的科技之光,人类才有资格漫步宇宙,在那里无规则的单纯是极致的通明亦是无边的罪恶,弱小者只会被不可名的伟大抹杀。

    穿过思维的狂想,洛何夕露出一抹苦笑,人类终究要面对宇宙的古老,但现在依旧不是自诩万物之灵的狂傲时刻,我们本就该沉默在某一刻爆发力量。

    “那么,现在去最后的地方?”

    韩韵用一丝冷清的声音问道,洛何夕苦笑一声,古神与邪神的存在过于缥缈,它们的虚幻是怎么也想象不到的强大。

    但后面的房间是摆在自己面前的现实,也许那里是比人间地狱还要恐怖的罪恶,即便是如此的亵渎之所洛何夕也没有退路。

    父母的安危以及让洛何夕有些不敢预测,他不能就此回去,那样自己会因为这份责任而郁郁寡欢虚度光阴。

    带着坚定洛何夕重重的点了点头,韩韵站起身来强大精神道“好!反正我们现在弹药充足,再不济跑应该问题不大。”

    虽然韩韵嘴上如此轻松,但谁都明白,这里的怪物有着无法想象的漫长岁月,他们曾经发动的战争是现在没法理解的恐怖,子弹能不能管用还真不好说。

    只是这份希望的微光没人愿意打破,源自内心需要的一丝安全感可不能如此粉碎,人终究是需要信仰支持的生物。

    走出这份童话般世界,韩韵左手匕首右手冲锋枪就绪,洛何夕在后面有些紧张的看着周边的情况,谁也那祭祀召唤的怪物有多可怕,时刻准备才能活着前行。

    越是靠近目标地区,那恶臭就更加明显,不知不觉洛何夕抬起手臂轻道“姐小心一点,这里越来越暗了,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韩韵下意识的观察一下四周,确实如同洛何夕所说,原本白的有些刺眼的闪耀已经消失,这些墙壁明明还是洁白的却如同被某种黑暗吞去了光亮。

    越是奇特的现象越是代表危险,往往它们背后的恐惧是人类无法接受的疯狂,黑暗来临时一切杂色都将被无情粉碎。

    越是深入其中,细细聆听微弱的心脏跳动声十分清晰,那是强有力生命力的顽强,也正是那跳动让整个建筑都如同是活物一般渗人。

    当再次推进,周围的墙壁变动乌黑,所有的光芒似乎被扭曲吸收,不可视的黑暗让一切都是那么寂静,即便是脚步声也显得怪异刺耳。

    拿出手电射出乳白强光,即便是打到最高档位也不见得有多么明亮,黑色侵蚀了光芒将一切拉入虚无。

    有了光亮照明,洛何夕与韩韵得以见到墙壁原貌,那是令人作呕的场景,与之相比一切的污秽腌臜也不过是过眼浮云不懈一击。

    世界的一切负面与不洁仿佛都汇聚于此,黑暗的虚无试图将任何人拉入混乱中毁灭,那是无数粘状肉块蠕动的景象。

    黑色肉块如同心脏般不断跳动,上面肉眼可见的脉络血管缓缓蠕动,即便是地面也是这种不明生物占据的巢穴。

    天花板上赤红色的眼球注视着一切外来者,那混乱不堪的结构是无数眼睛混杂的结果,恐怖的景象试图摧毁凡人的思维,让一切陷入癫狂的絮语。

    韩韵举起冲锋枪吐出火蛇,赤色的火焰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打中怪物的身躯,只是那些许火星之后便再无反应。

    子弹打入怪物体内丝毫没有带来一丝效果,黑色的蠕动肉块吞下了子弹继续畸形的蠕动着,他们似乎并不惧怕物理攻击的效果。

    快速的修补能力和巨大的身躯,一般的伤害只会在不到一秒的极快速度下愈合,没有人可以在短时间内消灭这污秽的怪物。

    “真恶心,那些献祭的结果就是召唤了这么个东西吗?它们完全没有攻击意图,而且我也没找到嘴巴这个器官啊!”

    韩韵皱着眉头无奈说道,洛何夕思索一般从知识海中找到了大致情报,但它们似乎无法理解所以只是一片朦胧,强行去看便引得头晕目眩。

    人类的身躯终究还是无法查看神的伟大,但可以肯定这个怪物是某种生物的衍生形态,那是某种神明造物诞生时的附属污垢而已。

    虽然它并不可怕,但它诞生之所便代表着不可名的造物出现,那是足以扭曲理智的恐怖存在,人类无法窥视的终极神秘。

    它们生于混沌之中,用扭曲的触手拍打无序的噪响,如同不可洞悉之无形,用它们那混沌的信仰粉碎规则的秩序。

    即便浑身冰凉,即便莫名发寒,洛何夕明白前面的东西正发散出致命的光芒,那是黑色的罪恶暴动之光。

    但人类本性的好奇心,还有那情亲的眷顾让他任迈出了僵硬的躯体,在黑暗中沉寂的无形终于被这无限放大的脚步打破。

    狂乱的它肆意挥洒对于躁动的不满,本应沉寂的虚空就此被脚步打破,无目的的它产生了对扰动虚空者的愤怒。

    而源自古老未知的愤怒怒火,那是举火燎原般壮举都无法比拟的炽热,胆敢接近它的人都将陷入黑暗中的旋涡绞成碎末。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