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悲痛
    河溪村的人如同雕塑的竖立,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现象,从他们惊恐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那是无法描述的恐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的脸近乎扭曲,是怎样虚晃宇宙中的黑暗才能如此的惊吓,他们的皮肤与常人无异但摸上去却没有温度,是死亡带来的寒冷遍布躯体。

    从保存完好的栩栩如生中,洛何夕看到了不安、惊恐、还有虔诚?他们究竟在死前看到什么,这些本不该同时存在的表情又是如何而来。

    心中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那剧烈的疼痛是悲伤给予的伤害,呆呆的脸上满是泪痕却无比的麻木。

    那是对眼前不敢相信的躲避,即便是一刻的沉沦,远离思维抛开的短暂欺骗就是最好的救赎之光,足以将洛何夕的内心点亮。

    痛苦的绝望有时就是如此冰凉,当它们以最为无懈可击的形态出现,人类只能匍匐在绝望面前抱头痛哭。

    我们从未伟大,各种娱乐的诞生以电影中的硬汉与游戏中的无所不能,那些扭转生死的画面让人类忘记了本身的脆弱,即便是不起眼的生物亦可以毁掉脆弱的生命。

    遥想曾经,在远古的荒芜大地之上,体型硕大的泰坦蟒和那些恐怖的霸王龙,他们是地球的绝对存在,但不过是某一天未知的事物便已经将他们毁坏。

    本以为时光还长,却是在此刻些许花白头发的父母却在此刻消亡,如同人体标本一般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尚未合上双眼。

    崩溃、悲痛、混乱是洛何夕此刻写照,没有任何犹豫,倘若有办法拯救他们,哪怕是面对神明也可以去闯荡一番。

    泪水不知不觉流出打湿了衣裳,韩韵没法去安慰,因为换位思考,恐怕洛何夕到现在都无法接受父母的死因,更怕是的是他的父母似乎活生生的变成了标本。

    只有洛何夕明白,那团肉块似乎是某种神明的后代,那是混乱使者,是一切溃散之物的根源,它是无根基的生物亦是凝结于此的实体。

    那团肉块有一个低级的恶趣味,它喜欢玩弄召唤它的存在,先是帮助它们完成愿望然后再让他们付出无法承受的恐怖代价。

    先是各种黑暗对精神的摧残,在最后将缩在拐角的人将要看到毕生难以看见的恐怖,然后在恐惧中消亡被吸取精神化作雕塑毁灭。

    那是如同人类玩弄蝼蚁时的恶趣味,面对神明的强大伟力,蚂蚁便是我们的真实写照,无知便是最大的无畏,而属于人的无畏便是敢于自诩万物之灵。

    不甘的心情人洛何夕想要大声怒喝,但此时哪怕露出一丝哭声也会让最后一丝气息瞬间崩溃,内心的绝望不过是满是霉运时中一个再来一瓶时委屈哭泣。

    强忍莫名之痛,洛何夕缓缓站起想父母身边走去,轻轻抚摸早已冰凉的脸颊,哭终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瞬间释放。

    “啊!我一定要追查到底,即便无法抵抗我也要知道究竟是谁!”

    洛何夕无助的话让韩韵心里十分难受,那是一种无力的抵抗,是作为人类却无法面对邪神的悲鸣刺痛。

    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可真是难受啊!洛何夕举起头呆呆的看着房顶,突然韩韵余光扫到了一本古朴普通的羊皮书。

    上面的痕迹显然是有着许久历史,那是货真价实的古董书籍,只是远远看去上面的不详便已经让韩韵有些打颤。

    那边洛何夕轻道“孩儿不孝,此地危险重重稍有不慎便是命陨于此,故孩儿无法将父母遗骨入土当是不耻之人。”

    “节哀!人死便无可复生,我想叔叔阿姨也不希望你为了带出他们的遗骨而命丧。”

    韩韵极力的安慰着,洛何夕摇了摇头道“放心,我一定会查出真相,至少我要明白害死我父母的究竟是何种怪物,在那之前我不会死的。”

    此刻洛何夕完成了蜕变,无论是气势还是神态的变化,那脸上病态的苍白却有些邪魅的笑容,那笑容如同噩梦一般带着寒气。

    摇晃上去拿走父母的玉镯,或许在之后想要吊唁便只能以玉镯记载这份家的温暖,韩韵见洛何夕虽然改变但并无大碍便走向一边捡起了那本古老的书本。

    打开第一页上面的记载的事情便让韩韵面色大变“你快看看这个,这里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么或许这场战争没有无辜者。”

    羊皮书通体泛黄,是时代的长河洗刷过的痕迹,一些磨损亦是上时间被阅读的结果,按照古老程度,它或许是极高价值的文物。

    打开书本,洛何夕陷入了震惊之中,如同韩韵一样一个字也发不出来,那骇人听闻的故事很难相信是出自人类的历史之中。

    那是光怪陆离的故事,是源自人类卑劣自尊而不敢承认的故事,在那里人类扮演着最为反派的角色,甚至让洛何夕有些作呕。

    本是有些老套的故事却真实出现,那是黑暗中的典故,不同于童话有一个完美的结局,那是一个黑暗不详的时代。

    在那份扭曲人没有人可以得到善果,黑暗的故事蔓延,最后得到的不过是一片毁灭的未来而已,而面前人的遭遇或许就是善恶报应。

    那是从河溪村开始时的故事,它记载了邪神亦到古神的遭遇,在那里人类的贪婪将故事渲染的可悲可笑。

    甚至那些混乱的邪神也没有人类的邪恶,因为邪神没有目的崇尚混乱,古神憧憬本源的智慧,而人类的眼中不过只有利益而已。

    为了逃避那份丑恶,人类编造了故事,邪神的出生带来了黑暗与,实际这可笑的悲哀不过是掩耳盗铃。

    而这本书中的记载便是从远古开始的罪恶,或许一条故事便已经让人类可笑的自尊受到打击,那份欲念带来的悲哀让无辜者在毁灭中哀悼。

    久久二人回过神来细细品味,即便卑微但或许从中可以得到这场悲剧的真相。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