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真相与结束
    瞥上一眼,上面记载着人类参与的一场邪恶计划,那是人类刚刚开化初具灵智开始的故事,那时的古神刚刚回到蓝星之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们看到人类的崛起就如同是看一场较为有意思的娱乐,借助强大的科技他们以各种形态介入战争之中,那些分身的维度较低并不会使得人类疯狂。

    从此人类中流传各种神话中的人物,他们飞天遁地看似无所不能,他们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轻易改变至尊之位皇帝的人选。

    人类对他们心存敬畏,无数书籍文献记载他们的伟大,如同忠心的信徒为他们而祈祷,甚至在大祸将至时还会用生人活祭。

    那种极端的敬仰,是人类对于强者的崇拜,那足以撕裂山河焚山煮海的恐怖是对于人类无限的吸引,于是人类用简单的想法将神灵局限以人类的形象诉说故事。

    但一切美好只是虚无理性的短暂,繁星划过天空也只是渲染丝若色彩的炫丽,那一天邪神将诞生,人类明白了古神的弱点。

    邪神满是诱惑的带来混乱,将邪恶的黑暗降临世间无数的星球,他们带来了诡秘的咒语足以封印古神的存在。

    它们告诉人类,只要祈祷咒语就可以引得神明降下余辉实现愿望,于是第一个人祷告后获得了衣食,而后面的人便争相前往祷告的祭坛。

    那是人类天真的以为这一切不过是上天给予的真诚,但那咒语不过是将神明封印的符号,最后血肉的祭祀污秽了古神的能量之躯使其削弱,利用那份得来的力量实现愿望。

    最后古神的纯能量体在祷告中消散,而河溪村便是这贪婪的一员,他们利用咒语接用被封印的安的力量获得风调雨顺。

    渐渐的河溪村过上了太平的日子,因为村子较少安的能量消耗的也十分有限,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祷告让安也极度虚弱。

    河溪村的古人,他们一边信奉邪神一边利用咒语获取安的能力,为了满足自我虚伪的一丝良心,他们建造了庙宇以求安慰。

    任凭安每次在抽取力量的时的痛苦,但他们即便是听到那若有若无的凄厉也不曾悔悟,那甜美圣洁的歌谣便是因为他们而扭曲悲惨。

    但想要获取神的力量便要付出代价,每次献祭都需要生灵之血,利用血的污秽才能引用邪神暴乱扭曲的力量。

    所以河溪村的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得保留火种而放弃祭祀,每当有新的孩童满十人便随机抽签取其一,所以作为孩子的洛何夕至今都不曾知道,那个名为虎子的少年去向何处。

    恐怕当年的十个小伙伴中他便是牺牲品,曾经有一个姐姐她是大学回来的知识分子,回到村子见识到了这份扭曲的信仰时和村子大闹一顿。

    后来无数的村民来到她家门前,她被殴打因为离的太远洛何夕只听到了惨叫,后来他们一家便再未出现过这片小村庄之中。

    每当村子里失去一个孩子,那古老晦涩的歌谣由甜美变成凄厉,那或许便是洛何夕听到的悲鸣之音。

    渐渐记起孩童年代的事情,一切真相都是如此的逆转黑白,或许他们本就应该得到报应,这标本算是比较好的归宿。

    后来,祭祀一代代的传承下来,邪神离开了蓝星狩猎其他的古神,而安也变成了那虚弱的模样。

    根据记载父母打来电话的那天,又一个纯洁的孩童被献祭,鲜红污秽了祭坛引得底下安的悲鸣惨叫之音,那便是歌声的来源。

    后来渐渐清楚一些来龙去脉的军队希望调查此事,见纸包不住火河溪村之人借用邪神咒语来到了红玉血地之中。

    军队随后发出命令全体进入搜查,因为咒语那些卵和崇拜者并没有发起攻击,河溪村人将军队带到了中间的古代城市。

    那宏伟的炫目让军队之人也难以相信,但军令如山他们不得不前进追捕,将军队引入之到那片献祭的房间之中。

    古老的祭祀以所有士兵为祭品发出,瞬间惊人的黑色笼罩房间,河溪村人快速的逃跑,而那黑暗中怪物因为享受祭品却没有追踪。

    惨叫不绝,那些军队的战士被黑暗吞没,触手鞭挞空间引起爆炸,鲜活的血肉被吞噬殆尽,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扭曲之地。

    但河溪村人没有想到的是,那黑暗的无可描述之物并没有放过他们,那满是混乱扭曲的不详带领他们见证了最为不甘的现实。

    在恐惧中他们陷入了崩溃,最后玩腻了的怪物将他们的精神粉碎,而在周边一些卵降临世间,他们受召唤而来将这些人类做成了杰出的标本。

    一切因为贪念而起,也因为消散,人类的生命便是如此脆弱,脆弱到他们自以为救命的召唤也只是加快了生命的步伐。

    在尽头他们终于被报应纠缠,而作为受害者的安却要恳求罪恶之后复活,或许那个自诩神明的高贵生物也不过是如同自己一般迷茫的孩子。

    在某一天她因为神力而被封印,因为自身的伟大不断抽取,在痛苦中她只能放声歌唱,最后在凄厉中静静的等待一切结束。

    那是怎样的悲痛,又是怎样难以诉说的痛苦经历,作为人终究是一种虚伪的生物,自诩善良却如此的残忍。

    了解到全部的真相,洛何夕不得言语,就连韩韵也为人类的卑劣叹息,二人离开了这扭曲的亵神之地。

    没有任何留恋,凭借药剂和装备这里也不难离开,只是那惊鸿一瞥的怪物和另一只都没有碰见全貌,作为人类只能在黑暗中颤抖悲鸣。

    虽然没有见到,但内心中的激动还是无法平息,二人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定数月后继续探查真相,无论如何这些事情都要查清楚。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那古老遗迹之中,无形的黑暗发出了渗人的单音节的刺耳,他与另一只怪物低声细语,无数血红之卵破裂,一只只那崇拜者手中雕像般的怪物出现,一场计划开始了。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