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黑雾遮掩的人性
    一路上总感觉有莫名之人跟着自己,行走间洛何夕的手指不断画着什么,手里纸张之上规整的符号已经跃然纸上正是空间的符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凭借它们洛何夕可以快速逃跑,也正是这样一路之上才能有些底气,那神出鬼没的家伙实在过于怪异了,防不胜防的杀人手段简直匪夷所思。

    余光一撇身后那佝偻的身影如此的高大,近两米左右的身躯有着异样的压迫感,冷汗打湿了衣服却没有扰乱洛何夕的步伐。

    其实洛何夕早就发现了这个身影,它正是时空夹缝中看见的东西,依旧被黑雾包裹模糊不清难以看到其真正的模样,但不用想也知道那后面或许是令人惊悚的恐怖脸颊。

    从它的手上便可以看到一些原貌,青色满是鳞片的皮肤明显不是人类该有的样子,这是一只凶险至极且精通空间力量的怪物。

    洛何夕无法判断它的智慧层次,而且就连安短时间内因为力量亏空也无法窥视这半能量体的怪物,虽说不是科技的产物,但能量体的神秘终究不是好破解的。

    较好的情况是,这个怪物到目前没有展开进攻,它就这样站在洛何夕身后肆意挥舞爪牙,就仿佛它要将人类的理智粉碎后再拖入地狱。

    洛何夕能够想象到的词便是玩弄,它想要给任何生命最为惨痛的教训,以此悲伤给死去的姐姐带来一丝告慰,但它不知道它的姐姐不需要告慰。

    甚至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对李阑雨其高洁气魄的侮辱,最为高雅的君子不需要任何告慰,因为她本就问心无愧又何来气愤?

    李阑雨虽为女子但她的气魄是许多人比不上的,她已经不在乎生死只在乎众生,她是圣人却又是作为人类来说蠢货,牺牲自己成就他人对自己来说本就是愚蠢,但对大多数人来说却是神圣的神明。

    只是她不需要祭奠,她需要的不过是满是温暖的和平便足够了,而身后的怪物没有明白这些,作为普通人它选择了大部分人都会选择的词语—“复仇”。

    那眼神至今存在的怒火,即便黑雾之下依旧如此明显,快要爆炸的怒火已经下在了脸上,只是一切都不是时候而已,毕竟洛何夕还没有绝望。

    “开火!”

    一声怒号火光冲天,枪械的响声震耳欲聋,洛何夕快步向声音源头跑了过去,俯身下来后面的怪物却早已消失不见,看来它并不想在人群中引发混战。

    探头一看,大批黑色战甲的特殊部队正攻击这崇拜者举行的祷告,被打断祭祀崇拜者疯狂的进攻这黑色部队,但这一次的火力完全压制了绿色洪流的冲锋。

    在重机枪的火蛇下,绿色的液体到处都是不知是毒液还是血液,但一两个同伴的死亡并没有让崇拜者止住脚步,尾部钩子甩出的毒液引得黑甲部队惨叫练练。

    那翠绿的致命液体迅速分解了厚厚的的铠甲,之后的皮肤被瞬间烧毁,手忙脚乱的打开战甲皮肤却已经寸寸溶解,而一些手脚慢的已经烧出了白骨难以救治。

    士兵们迅速后退,而两支机枪的快速扫射阻断了崇拜者的进攻,突然后面的士兵居然弄出了火箭筒看来这一次他们是不破崇拜者不罢休了。

    洛何夕见自己帮不上什么便迅速前往李阑雨的家,必须在科研八队之前完成封印,洛何夕不想与他们合作,毕竟谁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

    若是他们有办法发现自己体内的安,那么接下来的日子里洛何夕就只能在躲藏中度过了,上实验室是跑不掉的结局。

    至少以现在洛何夕的实力完全没有办法对抗科研八队,现在的自己需要一些势力,毕竟想破解邪神的秘密靠自己似乎有些不够。

    一脱离人群,那黑色的阴影又跟了上来,偶尔的凄厉惨叫却是一些低级吓人的把戏,到后来那怪物见洛何夕似乎没有被吓到发出了渗人的笑声。

    那极其尖锐刺耳的声音又带着女人的阴柔,结合起来就如同某种动物的声音,仿佛将洛何夕当做有趣的玩具它居然开始直接动手了。

    尖爪的利刃刺来,洛何夕利用空间符咒瞬间转移才躲过一击,现在想来自己的戒指似乎也有这种功能,但随意传送谁敢轻易乱用。

    瞬间看到洛何夕使用空间的神秘,那怪物露出一抹不敢相信,这个表情从黑雾中透出些许,但这些许已经足够让洛何夕认定其是有智慧的生物。

    躲开一击洛何夕直接向李阑雨家奔跑,那怪物一边发出诡异的笑声一边用畸形的动作前行,心脏在暴跳窒息的死亡感让洛何夕几乎崩溃。

    那笑声中的怪诞仿佛能够影响心智,但这扭曲变态的画面却就是如此摧毁理智,如果可以洛何夕现在真的想大吼一声为自己紧绷的神经舒缓一下。

    人类的奔跑速度虽然不快,但洛何夕被强化后已经跑步生风了,但后方那怪物却有着异于人类的步伐,或者说是反人类的步伐。

    膝盖在后一次跑步如同弹跳一般跑出丈远,一步又一步洛何夕已经到了怪物的面前,无论怎么加快步伐却如同没有动一般恐怖。

    胡乱的拽些东西,但那些匕首即便握在手中也还是不安,那巨大的身形让洛何夕几乎是望而生畏不敢反抗,不过不反抗只有死。

    眼见怪物一步步靠近,洛何夕喊道“你知道李阑雨吗?我知道你还有智慧,你应该是知道李阑雨这个名字的吧!”

    果然听见李阑雨三字那怪物慢了一步思考起来,而从戒指中洛何夕能感觉到李阑雨哭了,数次相遇下的决心在此刻被亲情冲破泪堤。

    但那怪物思考许久却只是大吼一声,那份亲情已经被恶念变淡,或者说那个对这感觉无比重要的人性已经缓缓消失,那被无限放大的恶念已经六亲不认了。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