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立威
    一听这么一个毛头小子要当自己的老大,底下的人直接炸锅了,杨轻雪眉头一皱喝道“安静,大家如果有事情等散会后再讨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这一次这群精英并没有理会杨轻雪,他们盯着洛何夕,其中一个略显老成的白大褂眼睛男说道“这小子不会是走关系进来的吧!我们都是臻尚的精英,没有必要刷业绩帮我们也拉来吧!”

    眼睛男的话让一众人表示附和,像这种公子哥走关系进来,调集一些有能力做些业绩帮助公子哥上位也是常有的事,但没有必要把各部门精英调过。

    看这么多的人赞同自己,那眼镜男对着杨轻雪说道“轻雪我知道你受韩总的命令,你别难做,一切交给我!”

    说罢没有理会杨轻雪有些愤怒的眼神,转头朝着洛何夕说道“你现在离开对大家都好,无论关系多铁,要是我们一起抵制,韩总也不能留你。”

    “就是!你们这些走关系的还欺负到我们头上了!”

    群声之中,洛何夕略到玩味的心中叹息一声“这个眼镜男不会是个直男吧!看他有意无意的在杨轻雪面前装大头,应该对杨轻雪有意思,但似乎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小聪明惹怒了杨轻雪。”

    当然话赶话到了这里,洛何夕见杨轻雪要反驳直接拉杨轻雪一下说道“有些事情我解决不掉,无论多好的创意都会给这里填麻烦的。”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杨轻雪不再做声看着洛何夕准备怎么干,走上前头洛何夕随意写了一串公式说道“我知道你们是各行各业的精英,那么你们里面不乏有擅长数学的,这个公式你若是解开我便让你坐我的位置。”

    此言一出那研究男轻蔑一笑走了上去,别的不敢说自己自问是这里数学最强的,毕竟自己天天研究来研究去终究和数学有关。

    但看题一眼瞬间就傻了,这题目完全没有见过,更别说其中解法,便是连题目本身都如同有一层面纱般,即便都是平日里用的符号与数字,但此刻却怎么也想不通其中含义。

    脸色一红不知道是恼怒还是羞愧,那眼镜男大喝道“这什么题目,我从来没有见过,是你自己胡乱写的吧!”

    冷冷一笑,洛何夕也没有多言径直走了过来,手中笔尖一动龙飞凤舞之间,那公式开始慢慢被其解开之中奥秘。

    密密麻麻的公式光是看上去就十分复杂,底下人看完之后终于有了一丝通达,但细细想来却怎么也想不通,但这公式是完全可行的,它证明了某种新的元素却无法理解是什么。

    底下的人看到这里也明白了,这孩子年龄不大,但其实力十分强大,别的不说这里多少数学天赋出色的人都不配与其相提并论。

    众人的表情中,洛何夕明白他要的目的达到了,将上面的公式擦去,那眼镜男被打断思考瞬间不满的看了洛何夕一眼。

    没有理货其他,洛何夕接着道“除了数学,我知道你们还有研究其他的人员,这样你们随便出题,无论多难,但凡我答不上来这位置我主动让出。”

    一群人你望我,我望你,终于有些胆子大的还是上来提出了问题,但洛何夕有着安的知识作为底牌,这些题在其眼中变的十分简单。

    随便借用一丝知识,洛何夕轻松的答出了许多上来挑衅的家伙,而且一些回答所用的知识十分前端,那些提问的人还需要思考许久才能明白。

    一番较量洛何夕用他们各自最引以为豪的知识击败了他们,那是的对于尊严的严重践踏,而这种践踏却归结于实力不足而造成。

    那种无力感让一群人再无触动洛何夕的勇气,杨轻雪在一旁虽然不觉得洛何夕所用的方法最为实用,但这种简单的手法却最为实际。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洛何夕这样拥有超越文明的知识,所以这种方法自然不是最为实用的方法。

    轻轻一笑,杨轻雪接声说道“好!我想大家应该明白洛组长为何可以坐到这个位置,韩总也是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洛组长完成一个大项目的。”

    众人一听眼睛中划过了一丝光芒,这得多大项目才需要这么厉害的组长带着一群精英才能实现,估计其他公司完全不敢这么干吧!

    洛何夕点了点头说道“你们现在不需要抱有太多希望,现在我要带着你们从小项目搞,大项目你们的配合还不够。”

    说完转身洛何夕迈步离开,威已经立了下来,接下来的红脸的戏不用自己唱,由杨轻雪去唱就好,毕竟自己实在不擅长这个。

    走出门外,杨轻雪在里面又说了一些安慰的话便也走了出来,二人离开里面的瞬间如市井一般吵了起来。

    “没看出,这小家伙这么年轻就如此厉害了!”

    “何止厉害,我从未见过在各个领域都如此全面的人才!”

    “这就是天赋呐!”

    里面混乱一片,不过他们讨论的话题却都是洛何夕,这样的稀世天才即便是说出去也没有人信,同时将各领域学到如此地步,便是百年也做不到。

    再说洛何夕正嬉笑说道“怎么样,轻雪姐,咱这个下马威立的,估计这里的人不会再有不听话的了!”

    “这种下马威可不是人人都能立的,其实有其他更好的方法的。”

    不置可否的一笑,洛何夕看着远方应道“其他的方法固然可行,但这里的人各个都是人才,如果拿不出东西便是没人服我的,有时候厉害的手段不一定会引来灾祸反而可以成为制衡手段。”

    轻描淡写间,杨轻雪愣了一愣不久笑了笑“你倒是看的明白,整日里笑嘻嘻的,没想到你还是如此心细之人。”。

    摇了摇头洛何夕应道“没有人心细,只不过毕业的时候把亏吃了一遍,现在知道别人的习惯也就可以对付过来了。”

    看着远去少年的背影,杨轻雪不由小声道“是啊!知道了别人的习惯才能对付他人,但知道这个过程其中酸甜苦辣也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呐!”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