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再见了空间夹缝
    达沃扭的离开,黑暗的城市终于迎来了光亮,那些疯狂的人们开始欢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最终暴徒也好,痛哭者也好,他们相拥而泣抱头痛哭,终于光明再次让世间看到了希望。

    别墅之中,艾泽思拍桌叫好,外面的光亮让他知道,那三个人成功了。

    作为一城的实际管理者,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沉浸在灾后的喜悦,他必须第一时间安慰民众。

    快步下楼,那些砸了许多东西的佣人瑟瑟发抖,醒悟的他们将要面临什么,坐牢?还是私刑?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艾泽思不仅没有罚他们反而给了他们许多钱。

    乘机收买人心的本事这一手不可谓不高,日后这群人必然更加卖力的办事,操纵人心的最高境界不是一味的,而是加内心的控制。

    将众人安抚,艾泽思将钞票放在桌上道“这些钱,你们去找人将这里打点一下,不够可以找我。”

    说罢,艾泽思径直离开了放在,光线有些刺眼,但温暖的感觉实在不错啊!

    微风拂过脸颊,艾泽思启动了飞船,在虚无之中只有生命会枯竭,而这些死物完全没有影响。

    熟悉的界面,熟悉的智能合成音,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不到十二小时的时间,艾泽思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

    那种煎熬的感觉,在死亡来临时的胆寒。

    放下所有思绪,艾泽思直奔指挥中心而去,现在他必须调动人员阻止城市正在发生的悲剧。

    而在达沃扭消失的地方,洛何夕三人好不容易恢复了点力气。

    睁开眼睛四周欢天喜地的人们已经开始忙碌,赵天年正目顿口呆的看着周围的建筑。

    没有了黑暗,一切景物都一览无余,以前只管逃命这还是第一次仔细的观察只管世界。

    天空的飞船快速闪过,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地面上千奇百怪的车辆正修复着破损的城市,各种生物亦是让赵天年大吃一惊。

    大量军队也开始帮忙搬运东西,各类器械是五花八门各显神通。

    一切都结束了,洛何夕心中李阑雨小声道“我只是睡了一觉,你们看上去怎么都如此疲乏?”

    有苦难尽,洛何夕道“我们见证了一场灾难,同时也作为救世主拯救了整座城市,怎么样厉害吧!”

    没有回应,过了许久李阑雨道“这里就是那大海之后的样子吗?”

    嗯了一声算作答应,就在这时,艾泽思出现在了三人面前,他满脸汗水显然是跑过来的。

    “感谢你们拯救了这里。”

    深深鞠了一躬,艾泽思满脸诚意,这一次他是真的感谢不夹杂其他,从死亡中得到拯救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那边的韩韵活动着酸痛的肩部,艾泽思这才注意到了三人脸上的疲惫。

    那赵天年还好,洛何夕与韩韵二人的眼睛都有些浑浊,显然是精疲力尽的结果。

    哈哈一笑艾泽思道“既然三位如此疲倦,家中那些房间就留给三位休息吧!”

    没有推脱,洛何夕已经累的半死了,随后艾泽思让一名士兵带三人前往家中,而他自己则是指挥着部队修复城市。

    这一天无数暴徒因为杀人被抓,他不得不在监狱中通过劳动改过自新。

    没有了尖锐蜗牛的暴乱,这座城市迟早会恢复生息,毕竟一些种族是通过特殊方式繁殖。

    只要有时间,艾泽思敢说,在一年之内就可以将城市恢复道巅峰状态。

    这一次洛何夕可没再和韩韵一个房间,现在他就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眼睛的干涩将眼皮缓缓拉上。

    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来时已经入夜,悄悄溜道韩韵的房间之内。

    本想来个恶作剧却意外的看见了圣光笼罩的马赛克,穿着衬衫的诱人场景,白花花的大腿让洛何夕瞬间清醒。

    刚刚定声,不知道什么黑不溜秋的东西就砸了过来,伸手一接。

    “我凑!”

    这出其不意的重量,洛何夕毫无准备直接摔再来地上,接着五花八门的东西都砸了出来。

    洛何夕直接逃出门外将门死死关上,即便如此那大门还不断发出巨响。

    “姐,头衔,认输!”

    惨叫着,洛何夕大叫祈求停战,再砸下去这门可就直接直接飞了,自己估计也够呛。

    再三祈求,里面的韩韵才停止扔致命的东西,舒了一口气洛何夕道“能进来了不?”

    没有回应,但估计也差不多了,试探性的开了一些房门并没有阻止的声音,洛何夕放开胆子打开了房门。

    由于没有换洗衣服,韩韵依旧穿着那件男式衬衫,安全裤却是已经穿在了身上。

    看那满脸生气的表情,洛何夕小步上去惨兮兮道“姐,你看打也打了,不要生气了哈!”

    从身后摇着韩韵的手臂,突然噗呲一声,韩韵笑出了声来。

    “大半夜的找我干嘛?”

    有些疑惑的说道,洛何夕随意的坐到床上“这不是睡醒了无聊吗?正好我估计你醒了就过来聊聊天。”

    “你是想说昨天那个被献祭的世界吧!”韩韵直接就猜到了洛何夕想法。

    面色一惊旋即笑嘻嘻道“不亏是韩韵姐,咱们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调笑间韩韵道“那个世界被献祭了,但那个位面真的就只有那一个地方吗?我们岂不是变相杀了无数人。”

    这一句话让洛何夕沉默了,他们如此正是杀了无数人啊!

    这样的献祭就如同是一个选择题,火车行驶前面的车道上有三个人,而旁边只有一个,纠结是选择三个人还是拿无辜的另一个拯救这三个。

    一方面是三个生命,而另一边是本来不会死亡的一个生命。

    这样的选择让洛何夕不知道怎么才是对,是公平还是选择轻重?

    很显然昨天他们选择了一个既不公平也没有轻重可言的选择,他们用一个位面拯救了空间夹缝的一切。。

    正在踌躇之际,安在洛何夕心中道“虚无是会蔓延的,昨天的那个位面如果g所说,已经没有了生命,那个祭祀并没有什么。”

    “真的?”洛何夕惊叫的问道,如果是安说的那样,自己心中的罪孽确实会小不少。

    guiiguait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