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怪谈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午时列车
    废弃的飞船渐渐冲入天空岩浆,而洛何夕三人顺着时空隧道回到了蓝星世界,清晰的空气入肺腑仿佛一场空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里是当日离开时的茅草屋,再次回到人间,不得不面对的就是那日的神之子。

    无尽裂缝中的古老巨大手臂,至今洛何夕都不曾忘记,若不是那个三人也不会去异界漂泊。

    无法想象是怎样的力量可以制作出那样的怪物,亦或者那本身就是绝对的强大存在。

    无从考证,但三人既然已经回来这里,那维多的秘密也是时候要解开了。

    虽然很想帮助这里的人,但洛何夕明白,或者说三个人都明白,这里完全就是魔窟无法改变的魔窟。

    没有办法打赢那神之子,就算来了警察军队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那些神之子保护着邪恶的信徒以此获得未来的伙伴。

    正巧外面天色未晚,洛何夕道“胖子,你不说那大巴可以到维多吗?现在就去吧!”

    点了点头赵天年道“据我估计那车有两个点开,一个是中午点一个是晚上点。”

    “现在看天应该是点钟左右,时间充裕的很。”韩韵推开门仰望这天空,外面的风和日丽却降临在噩梦般的村子里。

    洛何夕拍了拍桌子道“把战衣弄出来,然后变化一下形态遮住现在的行头,就这样出去不被认出来才怪。”

    咔哒一声,韩韵的战衣瞬间着体,稍加变化完全就是普通旅客的样子,而洛何夕也同样如此。

    在空间夹缝的几天,赵胖子是缠着艾泽思也弄了一套战衣,不过他的战衣面具居然是个猪头。

    其他的样子也是和那二人的差不多,就是其衣服上的花纹时尚骚气颇有嘻哈的意思。

    三人去掉面具由赵天年带路,也不算远出了村口走些小路便能见一条公路,虽然路不宽但在此地也算大路一条了。

    一路轻松无比,那些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三个人是谁,在前几天这群人可是拿着刀追着他们砍来着。

    看着周围快要一个人高的密集草丛,洛何夕道“这个环境怎么看到瘆得慌,要是天黑点不就和鬼片一样了吗?”

    没有搭理洛何夕,但那赵胖子可是一哆嗦“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提鬼片,丫的怪吓人的。”

    也不愿胖子有些害怕,这高高的大树组成了森林,而里面雾气让人看不清其中奥秘,再加上一人高的草丛与荒地。

    这哪里是村子,完全就是鬼片高配好吗?

    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洛何夕与韩韵没走过这条路,不然打死也要准备一哈,正所谓防鬼之心不可无照头大,挑机关枪照头打。

    正当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突然天空布起了阴郁,不知道是轰鸣还是低语的巨响在耳边盘旋。

    赵胖子一缩脖子道“乖乖,这天怎么突然变了,跟真的要见鬼一样。”

    小声叨叨一句,却见一声嗡鸣响起,那大客车缓缓向这边行驶过来,整个车的车漆已经破损,慢车斑驳锈迹。

    若不是这车在动,洛何夕都觉得这车已经不能开了一样,其轮毂看上去更是被锈色掩盖有些变形。

    不知道这车怎么开起来的,轰响的机械声完全就是一辆报废车,上面也没有悬挂号牌真不怕被查?

    踢了赵胖子一脚,洛何夕道“就是这辆车?”

    刚刚低头画圈圈的赵天年一看道“我靠就是这辆,上次看还好好的,这怎么跟鬼车一样,要不是那驾驶员的我都认不出来。”

    如同鬼车般的大巴渐渐驶来,韩韵上去挥了挥手示意停下,指望那两个有些怕鬼的家伙完全不靠谱。

    天天连那些怪物都不怕,偏偏他倆就怕那个鬼,这你上哪说理去?

    看见韩韵不屑的眼神,洛何夕苦笑道“那些怪物我们是不怕,架不住鬼你看不见摸不着的才怕,能用武力解决的东西都不叫事。”

    那赵天年也是深表同意,那些僵尸你就不怕,为啥能爆头弄死。

    但是鬼就不一样了,你一棍子下去打不到,洗澡洗着洗着就突然出现了,这完全就木有逻辑。

    这种东西可怕就可怕在这,穿墙入地无所不能,虚无缥缈有给了你一个定式,那就是人干不过他!

    随着大巴的接近,洛何夕确实发现了其中的怪异,那个驾驶员看似正常不过衣服嘟嘟囔囔的地方像是有着什么东西一般。

    那绝不是人类的构造,疾病所致还是他根本就是怪物,亦或者是像这村子中的人一样变的十分奇怪。

    无法得知其中的一二,三人对视还是先上车再说,那大巴来到三人的面前缓缓停下等待客人。

    那车门打开一股怪物让三人不经有些恶心感,那是臭味不是普通的臭,如果非要说是肉类腐烂的臭味。

    暗自摸着湮灭,洛何夕第一个上车道“师父去维多吗?”

    那人看了洛何夕一眼点了点头道“这辆车终点就是维多,一个人十块钱。”

    将三十投入其中,洛何夕走进去四处打量,这时那司机道“好好坐好,乱看什么!”

    这一声大喝让洛何夕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股靠车门的位子,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车上的所有人。

    胖子和韩韵依次往后排,这几个单个位子被占掉,从这边到最后都是三个人的地盘。

    细细观摩络洛何夕无意扫了一个地方,顿时汗毛倒立起来,就连头发都感觉有些竖起全身打了个寒颤。

    那个司机的脖子虽然捂的结识,但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黑乎乎的一团,可以肯定那是空的。

    这个司机的脖子后边被人挖走了,留下的只是空的一大块,不过他可是好好的在驾驶汽车啊!

    察觉到司机扫了自己一眼,嘴角的怪笑让洛何夕一阵恶寒,连忙收回视线悄悄打量四周。

    不算司机与自己这边,这车上就三个人,其中两个男的披着大衣裹得的严严实实,但从那佝偻的后背可以看出他们或许不是正常人。。

    再说另一个就奇怪了,那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标准的瓜子脸化着淡妆眼色颤抖的是不是看向这边。

    从表现上洛何夕敢肯定,她很害怕,但是这个女人不敢说只能用眼神看向他们三个。

    guiiguaitan0

    。